《斯卡羅》大結局:深仇大恨重重舉起輕輕放下的原因是這個,看出來了嗎?

·14 分鐘 (閱讀時間)
《斯卡羅》
《斯卡羅》

【文/雀雀】全劇 12 集的《斯卡羅》終於播畢,最後兩集故事進展有時一兩分鐘就一個場景與一個事件、快速將史料記載之外的空隙以故事填好填滿,大家還跟得上嗎?事實上,《斯卡羅》是一部敘事趕進度不等人、需多刷的劇集,很多看似平淡的故事處理,其背後的苦大仇深都被丟到了海的背面,為何這部台劇的大結局要這樣處理?一起來回味這最後一哩路,思考《斯卡羅》。

《斯卡羅》
《斯卡羅》

或許是李仙得的祈禱得到了應許。蝶妹夢見母親,醒了過來。李仙得帶蝶妹到瑪祖卡墳前,想與蝶妹從頭來過。他打開地圖,要蝶妹指出自己的老家。蝶妹看見「福爾摩沙」被改寫成了「生番」。她問,必麒麟是否已在她昏迷之際對李仙得說出了自己是斯卡羅貴族的身世?李仙得爆氣:「我要聽你親口說!」不解的他忍不住問蝶妹到底在怕什麼?「你媽就躺在那裡,你告訴她啊!說妳不知道家在哪裡、說妳是漢人,不是生番!」再次攤開地圖,要蝶妹誠實指出家鄉。

蝶妹終於指出了豬朥束社。

李仙得抬起蝶妹下巴,正眼對她說:「我們之間到此為止,你承認自己的出身、會認地圖,你文明了。公主殿下,該回家了。」

《斯卡羅》
《斯卡羅》

李仙得也告訴蝶妹以前自己在軍隊的真相:「士兵不相信我會像他們一樣、為美國戰鬥。,只因為我是法國人。我帶他們到去攻擊一艱難的碉堡,成功的話,我就能得到士兵的信任。至少我是那樣想的。最後,我攻下來了。但是信任我的人還是不多,只有五個。我帶了兩百人去,只有五個活下來。」

《斯卡羅》
《斯卡羅》

夜裏,阿水遞水給被清兵抓住的阿杰。阿杰怨阿水:「你跟我爸認識幾十年,他死不暝目。」阿水反怪阿杰的身份自我認同一直變:「你爸不知道你會變生番。你們家像是欒樹,會一直變色。半番半漢時,你帶船員逃走、引洋人進琅𤩝。現在你又變成生番。但是我沒變。我一直是生番的狗。放走船員,主人會打狗。狗是無辜的。社寮是無辜的。這一切都是你家造成的。如果你活下來,請放社寮一條生路。生番大人。」阿水已經無欲無求,只求社寮人可以活下去就好。

《斯卡羅》
《斯卡羅》

李仙得把蝶妹送往打狗醫事館,要必麒麟代替蝶妹充當通譯,不加薪。必麒麟嗆李仙得嗆上癮了,直白告訴他,「文明和秩序」那一套狗屎沒人聽得懂、對牛彈琴。李仙得回必麒麟:「所以不用浪費時間教大家文明了,我們會跟荷蘭人一樣,走禁忌之路、殺進部落。」必麒麟辯:「但荷蘭沒成功啊!」李仙得老神在在:「那就換法國人試試看。」

李仙得威脅阿杰,讓阿杰帶著清軍二十人部隊上山。

《斯卡羅》
《斯卡羅》

就在要攻堅的前一天,阿杰以番話通報。生番攻來,李仙得中槍。必麒麟被生番要求回去傳令、要清兵退出琅𤩝。

但總兵決定剿番。

必麒麟無語看著這些瘋子。他趕到打狗、要蝶妹回部落去說服舅舅好好和談,避免被滅族。

《斯卡羅》
《斯卡羅》

李仙得醒來,見卓杞篤盯著地圖。他對卓杞篤說:「看不懂吧?地圖是文明的象徵,用來毀滅你們這些野蠻人。」

卓杞篤反問:「怕迷路?我們在山上從不迷路。」(潛台詞:要畫下來才能把路記住這麼弱?)

李仙得聽不懂族語,但卓杞篤繼續自說自話:「(你地圖範圍畫得這麼大)我們並不需要這麼大的土地,有這片山林就夠了(用取所需)。洋人,你一定要消滅我們斯卡羅嗎?」

李仙得發現自己中槍的傷口被處理好了,他問卓杞篤:「你怕我死嗎?為什麼?想談判了?太晚了。」

卓杞篤起身:「時間到了。我部落的朋友。」(外人要當部落的朋友,就是要被出草。)

李仙得:「時間到了。我也想看看你們祖靈長什麼樣子?」

他們兩方是聽不懂對方語言的,但講話卻是對頻的。

生番以李仙得當人質、捎訊息要清兵退出琅𤩝。清兵深怕保力客家人不通閩南語,總兵嗤之以鼻,直接以北京話交代要成立鄉勇團練。果然根本不用翻譯,阿九聽了秒懂、走人去辦事了(原來大家都是聽得懂外語的)。

《斯卡羅》
《斯卡羅》

蝶妹上山。卓杞篤問她是否為了洋人而來?蝶妹說:「為了部落,也為了洋人。」

卓杞篤:「他是你朋友?」

蝶妹:「在山下,他是我主人。」

卓杞篤:「斯卡羅貴族,淪為奴隸?跟他回海的背面去吧!」

蝶妹:「如果他在部落被殺,會有數不清的大船來毀滅部落。我能讓洋人帶走軍隊。」

卓杞篤:「洋人畫地圖,地圖畫到哪裡,哪裡就變成他們的。漢人也一樣。我們呢?」

李仙得再見到蝶妹,感覺到她的變化,他怨:「文明與秩序,你以前也是認同的。兩種身份,只能選一邊站。現在看來,妳選擇妳媽的血液呼喚。生番公主,也認為你們族人有殺人的權利?我不怪妳。總兵會發動攻擊,我不希望妳受傷害,妳必須離開。」死到臨頭還在希望蝶妹好好活著。如果這不是愛情,什麼是愛?

卓杞篤看著兩人的對話,終於聽不懂,因為他並不知道這兩人之間是友達以上、而非單純主僕關係。蝶妹告訴舅舅:「船員是無辜的,亂殺人就要受懲罰。」卓杞篤嘆:「復仇,都是從無辜的人開始的。我不懂他說什麼,但看得見他眼裡有火。他不會撤軍。這樣還要放他走嗎?」卓杞篤其實根本拿不定主意:「妳帶來外人跟洋人,瑪祖卡的女兒,要不然妳來告訴我?」

蝶妹哭了。「我不想當瑪祖卡的女兒,我寧願是漢人、部落的敵人,我恨母親跟漢人下山,恨母親把我帶來這個世界。」

弟弟來了,覺得姊姊果然是外人:「妳回來了,但靈魂沒回來。看著部落怎麼對付你帶來的洋人吧。」

《斯卡羅》
《斯卡羅》

必麒麟看見阿勞楚來了,他想勸總兵,等通譯來再燒山也不遲。已經無兵可用的總兵生氣:「你確定李仙得還活著?你只是不敢確定他已經死了!」看到總兵想以番治番,必麒麟認為大家會亂殺一通。

阿水來了,總兵要阿水跟阿勞楚說,看到軍隊放火燒山、就讓阿勞楚殺進斯卡羅。如果沒照實傳達,就算社寮跟保力械鬥之後人都快死光了,社寮人也將要被徵召入伍!

蝶妹幫李仙得換傷口的包紮,李仙得嘆:「本來還想看你在這邊結婚生子的。」蝶妹白眼:「然後我的小孩會被來幫你報仇的洋人殺掉?」這兩人的打情罵俏,非常與眾不同。

《斯卡羅》
《斯卡羅》

卓杞篤給李仙得看部落擺置的人頭骨。李仙得覺得荒謬:「你們不可能勇遠躲在山上、逃避文明。」蝶妹翻譯不出來,因為族語裡面沒有「文明」二字。李仙得:「我就說吧!所以我一定要讓他學會文明的意義!」卓杞篤認為洋人的規矩(文明)就是「侵略」,這讓幾百年前的斯卡羅被荷蘭人差點滅了、剩下五個人:「仇恨就像蛇毒、滲進血液,我們誓言要向洋人報復。我們的規矩(文明)跟你們的不同。砍人頭是為了平息紛爭。被殺的人,我們把他當朋友祭祀,因為他的一顆人頭換來了大家的各退一步。不必把敵人(殺百人殺千人)殺到只剩下五個。一顆人頭就可以拯救部落。」相對之下,卓杞篤這段話,顯得更加「文明」不是嗎?

《斯卡羅》在此,也呼應了《賽德克·巴萊》的名句「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

《斯卡羅》
《斯卡羅》

李仙得無法為幾百年前的荷蘭人道歉:「雖然他們這麼做是不對的。但事實是,你的文化是過時的!不勞動、不耕作,註定要被遺忘。」話既已嗆出,李仙得知道自己沒有後路,可能要被出草了:「我不是動物活該被觀賞,你要殺就殺!」

卓杞篤:「你從海的背面來,根本不認識部落。我帶你逛一逛,再讓你當部落的朋友(到時候再出草你也不遲)。」卓杞篤也對蝶妹坦承:「我們互相不能溝通,只能靠妳。妳也沒有看過母親的土地。看一看,然後下山,別再回來!」

《斯卡羅》
《斯卡羅》

最後一集。蝶妹總算和李仙得看清楚了斯卡羅的風景。卓杞篤知道蝶妹心裡是震驚的。部落向漢人學到了耕種已經數百年,只是外人並不了解。卓杞篤向李仙得說:「你所畫的地圖,就沒有這裡。」卓杞篤深知人類對於死亡的恐懼,是會折磨一個勇士到筋疲力盡的,他並以此威脅李仙得,要他好好畫出(正視)斯卡羅的地圖。

李仙得坐下來畫著部落風景,嘆:「遠行過的人都懂得尤利西斯的幸福。... 他們回到故鄉,滿懷閱歷與智慧,與家人共享天倫。」李仙得平靜下來,想著兩人一路以來的種種,假設這是自己人生的最後一天,李仙得對蝶妹說:「謝謝你,福爾摩沙女孩。」

《斯卡羅》
《斯卡羅》

總兵的軍隊運松節油頗為吃力,他意識到整個琅𤩝人數兩千,遠遠超過了他的軍隊數量,擔心民兵叛變,希望速戰速決。

必麒麟要阿水帶自己上山。

李仙得再看見卓杞篤走過來,以為要被出草了。想不到卓杞篤是要放他走。卓杞篤嘆自己和漢人相處太久,最後自己變成獵物。他希望下次和李仙得見面,能一起戰死、倒在對方身邊。

必麒麟和李仙得會合了。必麒麟說了總兵要放火燒山的事。李仙得改變主意,他不要兇手了,他想幫斯卡羅。

《斯卡羅》
《斯卡羅》

蝶妹認為阿杰和斯卡羅根本不會相信她,但她還是傳達了李仙得的意思。阿水此時以平穩口氣告訴阿杰:「她說的是真的,阿勞楚也和軍官當朋友了。」阿水那是心中再無算計的平靜表情。李仙得跟阿水要一艘船,他想趕到府城。

蝶妹通報卓杞篤,卓杞篤怕是陷阱。他要蝶妹別拿自己的親人做賭注。

蝶妹問卓杞篤:「我還有親人嗎?」弟弟和舅舅都是她親人,但都不相信她,形同沒親人。除非卓杞篤願意把她當親人。

李仙得要道台命令總兵退兵。道台想等總兵完蛋再參他一摺、落井下石。李仙得威脅道台:「你給我的扇子上面沒有琅𤩝,武官功在戰場、文官功在太平。只要由我來和生番談判,大清就不用再花一兵一卒,就能把琅𤩝列入治下。但如果你任總兵失敗、琅𤩝還是化外之地,生番繼續殺人,屆時就不是美國和貴國的紛爭,而是生番和美國紛爭。美軍會派兵攻佔琅𤩝,琅𤩝就會出現在美國的地圖上。」

《斯卡羅》
《斯卡羅》

蝶妹以肉身去擋油車,告訴漢人只要不燒山、生番就不會報復。柴城一丙和保力阿九都恨她,拿槍指著她要蝶妹讓開。生番這才攻出來。阿杰對姊姊說:「妳這樣他們也不會感謝妳!」蝶妹只在乎一件事,她問弟弟:「這下可以相信我了吧?」

柴城交回軍旗、保力也閉庄。清兵已無兵可用。總兵仍想燒山。

風向站在卓杞篤這邊,他說服了阿勞楚休兵。

《斯卡羅》
《斯卡羅》

斯卡羅出來戰,和清兵混戰一場。阿水作壁上觀,要社寮人準備好行李,棄庄避難。

《斯卡羅》
《斯卡羅》

總兵被道台要求撤兵。李仙得趕來,卓杞篤已經殺紅了眼。

卓杞篤看見太陽閉眼(日蝕),以為自己的時辰已到。

《斯卡羅》
《斯卡羅》

休兵,雙方重新談判。

藍眼人和生番成了朋友,活著的朋友,不是死的那種。

《斯卡羅》
《斯卡羅》

卓杞篤和談後,轉頭就走。他不想讓更多話語破壞友善的的談判。自認勇士的他,自會信守承諾。蝶妹要跟著族人一起回部落。她告訴李仙得,她記起了母親的歌最後那一句:「你從海的被面而來。」表示李仙得在她生命中佔據的重要位置。兩人就此分手。

《斯卡羅》
《斯卡羅》

李仙得回去收拾善後,他告訴總兵絕對會盡力保住他不受道台陷害。總兵孓然一身卻自比唐吉軻德:「相信我,我比他表現得更好。」李仙得倒是揶揄他:「但是他最後沒有恢復理智。」

《斯卡羅》
《斯卡羅》

後來,身穿貴族公主裝扮的蝶妹,在山裏被兩名漢人射殺而死。她成了事後被清算記恨的箭靶。這個虛構的人物的死亡消息,成為社寮、柴城和保力頭人需要知道與確認的消息。蝶妹是否成為那個「一個死、換來所有人和平」的人?

兩年後,李仙得與卓杞篤再相見。他也去看了蝶妹的故居。蝶妹就葬在屋子裡面,成為屋子的一部分。李仙得告訴蝶妹,他買回了礦場、也挖到了珍貴的礦。

《斯卡羅》
《斯卡羅》

離開的時候,必麒麟問:「到底是誰殺了她?」

李仙得曰:「是我們。」

(全劇終)

《斯卡羅》
《斯卡羅》

《斯卡羅》全劇 12 集結束在這裏,以一個虛構的人物在戲裡的誕生和死亡,總結了這齣歷史劇企圖以戲劇的開始和結束,來作台灣多元族群之間數百年紛爭那顆被出草的人頭。如果一個劇中角色的死亡能夠換來那個世界的和平、如果一齣混合真實與虛構的台劇能換來戲外更多人願意彼此尊重,那麼高談闊論的文明與秩序皆可拋,因為台灣會迎來真正的自由。

--

※歡迎加入Y!電影粉絲團,接收更多Movie訊息!

※全新單元「追劇咖」,讓你防疫在家不無聊!手機用戶請點「線上戲劇」或「線上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