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時報》:台灣電子業移工沒人權!點名日商佳能、群創、日月光

·8 分鐘 (閱讀時間)
竹科移工接受篩檢。 (攝影者:程思迪)
竹科移工接受篩檢。 (攝影者:程思迪)

撰文者:張方毓 編譯

6月初,苗栗半導體科技廠出現移工群聚染疫,引起緊張,但避免病毒在移工中傳散的措施是否合理?《金融時報》直接點名,日商佳能、面板五虎之一群創、日月光以及其旗下子公司矽品精密,以不人道的方式對待移工,與台灣一般民眾面臨的防疫政策出現「雙標」。

《金融時報》檢視這些公司的內部聲明和員工對話,其中,日商光學公司佳能(Canon)在公司內部部落格告訴移工,除了工作以外,不得離開台中的宿舍,甚至警告移工不得聊天:「不得在宿舍群聊。」

佳能向《金融時報》坦承,他們的規定過於嚴格:「我們無法否認我們的內容和表達在某些層面太超過,因為我們過度重視員工及社區的健康。」佳能表示,他們已經於6月18日修改公司防疫規定、符合政府的建議。

而群創的移工則於6月13日收到一封公司訊息:「請注意,從昨天開始,你們所有人都被封鎖30天。 不能再出去了,大家請盡量待在宿舍,遵守群創公司的規定,一切都是為了大家的安全!」

之後群創表示,這個訊息是由其委託營運宿舍的仲介商發出的,公司和仲介商之間「溝通出現誤會」。

日月光和矽品精密工業6月時要求住在外面的移工全部返回宿舍,不然就會被記過,移工被記過3次將被解雇。移工返回宿舍居住後,除了工作以外不得離開宿舍,據2位移工的說法,輪班結束一小時內必須用電子證件在宿舍打卡,遲到的人會被關起來問話。

日月光對此告訴《金融時報》,目前並沒有移工被記過,他們「制定一項政策,要求移工遵守『點對點』行程表,例如從宿舍到工作,反之亦然。這是為了確保他們下班後儘量留在宿舍/住所,避免不必要的旅行和團體聚會。」

矽品精密表示,他們的規定有遵守衛福部的指導方針,但《金融時報》揭露,矽品6月5日發給移工的指示是:「為了保護所有員工的健康,公司禁止所有員工出去...公司和宿舍每天會檢查從工廠回到宿舍的時間。」

目前,在三級防疫警戒下,一般台灣人和政府雖然互相呼籲盡量待在家裡,但不違反群聚規則前提下,民眾仍能自由外出活動、採買。《金融時報》認為,上述公司對移工的規定明顯超出台灣政府的防疫規範。

佔台灣整體勞力8%,移工對「歧視」規定發出不平之鳴

這令人聯想到新加坡的類似狀況,自去年4月以來,由於新加坡移工宿舍爆發群聚感染,星國政府遂全面封鎖總共有30多萬人居住的移工宿舍,禁止移工外出,禁足時間持續整整一年。雖然此舉間接讓新加坡得以控制疫情,但直到現在移工仍不能隨意外出,引起質疑聲浪:新加坡高度仰賴的外籍勞工人權不受重視。

在台灣,主要來自菲律賓、越南、泰國、印尼的移工共有71萬3千人,佔台灣整體勞動力8%,其中超過6成在工廠工作,是台灣居家照護產業、電子零件代工產業不可或缺的動力來源。

去年台灣疫情不嚴重,但自從6月出現移工群聚感染後,移工開始覺得自己深深地不被尊重。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6月中採訪數十名日月光的移工,他們抱怨,他們其實一直都很遵守政府防疫規範,因為自己也不想在異鄉染疫,可能會永遠見不到家人。但公司強制他們返回宿舍居住,他們擔心,比起待在原本租屋處避免出門,宿舍環境對他們來說才是貨真價實的「群聚」,反而增加染疫風險。

一些負責延攬移工的仲介公司使用恐嚇的語氣對移工說話。《金融時報》發現,一間台灣仲介公司Alibaba發送給移工的訊息如此寫道:「如果你感染Covid-19而死,你的遺體將立即在台灣火化,你的家人甚至無法看到你的遺體,你的家庭財務將立即中斷。如果你沒死,你將對所有你接觸過的人負責,你將負責隔離期間的所有隔離費用和醫療費用。」

根據一份勞權團體調查,6成的移工現在都被禁止在下班時間離開宿舍。桃園群眾服務協會主任汪英達表示:「台灣對移工的歧視是體制性的,疫情讓這個問題更加嚴重。」

6月20日,首個出現移工群聚感染的京元電子一舉更徹底激怒移工,紛紛湧到關注此新聞的苗栗縣議員曾玟學的臉書貼文下發出不平之鳴。專門報導移工的網路媒體《移人》報導,京元電子一位菲律賓移工Jopay接受隔離2週以來,原本都非常配合政府的防疫措施,但他突然發了一篇非常憤怒的文章,原因在於他們被告知要短暫離開宿舍,但回來後,卻發現在竹南的宿舍被仲介公司亂翻、亂收,所有私人物品被隨意打包堆放在走廊,沒有事先通知他們。更離譜的是,裡面居然有其他人入住了,宿舍都是他們付租金住下的空間,Jopay跟他的同事們覺得不尊重到極點。

Jopay寫了以下文字,生氣的移工們隨後在Line和議員臉書重複貼上這段文字,表達憤慨:

「我們是外籍但我們也是人好嗎?

為什麼公司連一個公告,通知都沒有、仲介人員隨意搬我們的東西在沒有我們允許之下、這是哪個國家的法律規定. 你們是不是太不尊重我們外籍了??

我的財產,金錢不見了誰可以站出來處理?

你們說要配合公司那請問你們有通知我們嗎?我們人現在還在隔離你們就隨便的把私人物品當垃圾一樣收一收就丟去外面?

太不把我們當人看了吧?

Chia sẻ cho nhiều người đài biết đến nha chị em!(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議員曾玟學事後了解,仲介公司說清理房間是為了日後宿舍密度降載所需,但卻在未告知移工的情況下「棄置」私人物品。

他前往現場探查,拍下照片,移工的東西被裝在垃圾袋裡隨意堆放在戶外,真的就像一包包垃圾一樣,移工得一一翻找尋回自己的物品。許多移工在曾玟學貼文下抗議,表示真的無法接受這種「非人」作法;有些移工則表示痛心,自己非常喜歡台灣的環境,但無法接受這種對待,但即便如此,他仍願意繼續配合

移工私人物品被擅自打包得像垃圾一樣堆在走廊及戶外,引爆移工的怒火。 (來源:曾玟學 苗栗縣議員臉書)
移工私人物品被擅自打包得像垃圾一樣堆在走廊及戶外,引爆移工的怒火。 (來源:曾玟學 苗栗縣議員臉書)

《移人》評論,從把移工隔進未清掃乾淨且曾有確診個案的宿舍、不理想的伙食與隔離環境,到現在擅自移動私人物品,每一項都是多站在對方角度想一想就可以做的更好、實務上也都不是太困難的事情,卻因為他們是移工,所以可以這樣隨便對待。有人則回饋,這一部分原因是處理住宿空間降載的人做法不夠細緻、也缺少事先溝通,例如一個人就說大學宿舍也曾出現類似狀況,但移工的處境更誇張,私人物品被隨意移動、亂丟,成為引爆移工情緒的導火線。

對此,另一位苗栗縣議員宋國鼎6月24日下午表示,已經透過不同的移工組織聯繫、討論移工們的需求,提出幾點訴求:

1. 請勞青處與復工公司、仲介公司討論具體的復工計畫。

2. 提供多語言版本說明。

3. 落實「外國人生活照顧服務計畫書」,加強居住品質、管理層面:

(1) 住宿:「居住使用面積」部分,每人應在3.6平方公尺以上,而且要有個人床舖、衣物櫃。

(2) 管理:「照顧服務員」:聘僱100人以上至少要設置3人,每增加100人至少增置1人。「雙語能力人員」:聘僱達200人以上者,至少配置3人,每增加100人至少增置1人。

4. 確實翻譯並傳達「因應COVID-19雇主聘僱移工指引:移工工作、生活及外出管理注意事項」給移工知道。

5. 積極協商移工與相關人員的賠償方案。

在外媒及國內人權團體披露下,長久以來的移工歧視問題再次浮上檯面。當ESG(環境、社會與公司治理)已經成為所有企業必須正視的國際競爭力指標,改善移工權益的問題,也已無法再逃避。

參考來源:Financial TimesThe Guardian移人臉書曾玟學臉書宋國鼎臉書

更多商業周刊文章

海底撈市值蒸發2500億港幣!創辦人張勇:我對趨勢判斷錯誤…發生什麼事?

寧願離職,不願回辦公室!美國上班族:遠端工作,一年省下14萬

「若時光倒流,希望能陪小孩成長」爸媽們,疫情停課或許正是上天給你的時光機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