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獨鍾】藻礁,多少邪惡假汝之名

放言Fount Media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陳玉珍、蔣萬安、經濟部臉書、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圖片來源:陳玉珍、蔣萬安、經濟部臉書、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文/鍾年晃(現為台灣知名媒體工作者、時事評論員。打官司未嚐敗績。 曾為華視《online鍾點讚》主持人,目前擔任綠色和平電台《新聞別晃神》、講客廣播電臺《新聞鍾點戰》節目主持人)

原本不被看好的藻礁公投連署案,農曆年後突然大爆發,一下衝到七十萬份。是該慶幸環保意識深植人心、公民意識抬頭?還是淺碟文化容易受外力影響波動?猶待公投結果解答。但不可否認的是,有幾股勢力利用此公投案,偷渡見不得人的邪惡目的,投票之前不可不察。

台灣北部地區用電量向來居全國之冠,長期以來勉強靠南電或中電北送維持平衡,以2020年為例,北部總體用電量佔40.5%,但發電量只有34.6%,全年統計下來,有高達48%的時間需要外地電力支援。這個現象在核二廠兩部機組及協和電廠燃油機組陸續除役後只會更嚴重。

北部地區可能將陷入缺電危機

為了彌補核二廠兩機組除役後的電力空缺,台電規劃在桃園大潭火力發電廠新增兩部燃氣機組,並在工業港區新建天然氣接收站(簡稱三接)。三接開發計劃在2015年核定,總面積達兩百三十餘公頃,但因為可能影響當地藻礁生態,在環保人士抗議下,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將開發面積縮減為二十三公頃,只剩原來十分之一,而且採取離岸碼頭,儘量減少對當地自然生態影響。

走筆至此,想必讀者應該對三接的必要性有一個簡單的概念。如果沒有三接,發電機無氣可用無法發電,北部地區可能將陷入缺電危機,這是在考慮所有可能方案之後的最佳解決方案。如果公投通過,為了維持北部地區電力穩定,只剩一個方法,增加台中火力發電廠燃煤發電量(重啟核四時間上完全來不及),繼續採用高風險、高耗損的中電北送。但是隨著台商回流及外商加碼投資,近幾年中南部用電量激增,將來是否有餘裕將電力北送,是另一個必須考慮的風險。

原本以為已經定案的三接計劃,卻橫生波折。或許是受到2018年公投案激勵,一直孤軍奮鬥的公投領銜人潘忠政提出藻礁公投,第一階段連署好不容易才達標,緊接著二階連署原本不被看好,但在社群網路發酵及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公開連署支持後,形勢逆轉,每天幾乎以五至六萬份速度增加,現在早已超過公投成案門檻甚多。

這項具有環保道德高度的公投案在年輕人世代中頗受支持,但提案方卻未提供完整資訊給連署人知曉。首先要釐清,三接預定地那二十三公頃真的還有珍貴需要七千年才能形成的藻礁嗎?潘忠政曾經在2013年投搞小英基金會負責的網路媒體「想想論壇」,他在「亟待救援的桃園藻礁」一文中寫道「由於桃園是台北大都會的生產事業腹地,30多年來陸續進駐的各類工廠,明的、暗的排放有毒事業廢水入河流,導致河口藻礁受到嚴重的摧殘,觀音工業區以北的桃園藻礁很快地成為死寂海域」。三接預定地所在位置正是潘忠政筆下「觀音工業區以北死寂海域」。即然已經死寂,現在拼了命反對,倒底要保護的是什麼?

核電幫隱身幕後

再引述觀音區大潭里長彭明聰公開談話,他提到,三接預定地的藻礁早在1998年鎘污染的時期就已經被破壞了。綜上所述,三接預定地是否仍存在值得保護的藻礁是個疑問,而鄰近的觀新藻礁保護區則有完整又豐富的生態,更值得投注心力維護。

國民黨參與連署當然不是為了環保,2015年馬政府核定兩百三十公頃開發案的時候,不見國民黨桃園立委出面反對,要求環保。現在個個聲嘶力竭,哭爹喊娘,當然只是為了掣肘民進黨的政治目的。

還有一批核電幫隱身幕後,意圖在三接案被否決之後,基於電力需求,屆時就可以名正言順推動核電。重啟核四和保護藻礁兩個公投案並陳,而且相互呼應,不正是最大的諷刺嗎?當你投下廢除三接的同意票,無形中增加重啟核四的正當性。這是你們保護環境的初衷嗎?

公民投票是直接民權展現,是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劍,任何一位負責任的公民都應該謹慎行使這項權利。這一票投的不是對政黨或政治人物的喜好與否,而是悠關自己及下一代的重要抉擇。

原文連結:https://pse.is/3d64bf

更多放言 Fount Media文章

《放・獨家》當面怒嗆立委、環團「不尊重在地」!大潭里長彭明聰無奈嘆:這裡好像變成他們的家,我們好像外人…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