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日線職涯】你敢獨自在野外待上四天三夜嗎?

·7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惜音/Sunny Zibulla-Chang

8 月,在一個夏日湖畔的戶外生日派對上,我的先生拉著我去認識一位我素未謀面的女士。「她,你得認識。她和樹說話。」他這樣簡單直白的介紹詞,讓我們都笑了。

這位女士叫多特(Dörthe),她是植物溝通師以及自然療癒師。由於我之前有學過動物溝通的經驗,現在又是聲音療癒師,所以我們就開啟了話匣子,談起與動物和植物溝通的過程與經驗。

「我的丈夫卡爾(Karl)一年前開了一所野外學校(Wildnessschule)。目前,我在那裡幫忙經營。你們找天來拜訪我們吧!」她說。我們當下欣然接受她的邀請。我不知道究竟什麼是「野外學校」(我在網路上找不到已存在的中譯名稱,暫且先稱之「野外學校」),所以興致盎然,想要一窺究竟。

隔了幾週,在一個夏季末的週末,我們終於來到他們居住的地方,位在萊比錫(Leipzig)的東北方小村落特羅辛(Trossin)。到了那兒,才發現原來他們住在一個巨大的舊磨坊裡,緊挨著一條小溪、森林和一片草原。不遠處,就是他們海德福爾野外學校(Wildnisschule Heidefeuer)基地──一座白色大帳篷。

喝完咖啡後,夫婦和他們的小孩帶著我們在附近繞了一圈。我穿著涼鞋,走在高高的雜草上,我的腳第一次接收到這麼多種感覺:被蕁麻掠過的刺痛、被高高的野草劃過、被螞蟻咬、蚊子叮⋯⋯過去的我就算是去爬山,也從未讓自己走在沒有被整理過的道路上。卡爾一路介紹各種植物、莓果,觀察動物腳印和糞便,一邊分享動植物的相關知識。同時,多特與卡爾也一邊走,一邊領唱著一些歌曲:

「踏進一切的流動之中,我放手了

我打開我的身體、我的心、我的靈魂... ...」

野外學校:深入了解大自然的智慧

原來,他們的野外學校帶領參與者更認識自然,學習與自然共處以及野外生存的相關知識,例如生火、認識鳥鳴的意涵、製作弓箭與射箭、辨認可食用的植物、辨識野生動物的足跡等。他們的教育對象則包含親子、一般大眾、或是為森林學校的老師提供教育訓練。

野外學校的發源地是美國,一群非原住民汲取印地安原住民與自然和平共處的智慧,並向所有有興趣的人分享這些技巧、知識與價值觀。一位在萊比錫另一所野外學校工作的女士阿姆特(Armuth)便告訴我:「在野外學校,我們教導人在做任何決定時,都要想著這個行為會對未來 7 個世代的孩子造成什麼影響。這個概念就是來自於北美原住民的處事態度。」

這也讓我想起,近年台灣開始出現由不同原住民族群帶領的深度旅遊體驗,花幾天時間跟著獵人野營、辨識動物足跡和可用來治療、食用的植物、向他們學習在大自然生活的智慧。

為什麼越來越多在城市生活、長大的人想學習這些呢?隨著人們保護自然的意識提高,我們意識到工業化與現代化的潮流下,我們的生活與自然的關係失去連結。回頭透過原住民世代累積的知識,經驗、學習大自然,或許是我們重建與大自然關係的重要路徑。

然而,學習與自然環境和諧共處,也許不是唯一的動機。在大自然裡,我們的身心能夠獲得什麽養分?

自然療癒師的故事

拜訪卡爾與多特的當晚,我們晚餐後一起坐在花園旁的營火邊喝酒談天。抬起頭,便可看到夜空中的銀河與燦燦星光。

在閃動的火光旁,多特此時與我深入分享自然療癒師的職業。「這個專業的英文叫做 Nature Coach,但我覺得這名字不是很精準,好像 Coach(教練)是要改善別人的什麼東西。但這工作比較像是陪伴和引導。」

她說,自然療癒師的工作之一,就是帶領「Vision Quest」儀式。所謂的 Vision Quest 儀式也是來自美洲的原民薩滿文化,參與者要獨自在野外待上四天三夜,期間不能吃東西,不可使用任何電子用品或其他令人分心的物品,睡覺的地方也是僅用一些材料簡單搭建。在出發之前,自然療癒師會透過直覺給參與者一個「靈感」,像是一個參與者可以依循或探索的點子,然後在 4 天之中全然與自己獨處,自由地與大自然互動。

「過了 4 天,大家回來後又會聚在一起,分享這幾天發生的故事。分享完後,我會運用反映(mirroring) 的方式,把他們的故事再說一遍,讓當事人從中觀察、甚至頓悟自己的思考方式。」多特解釋。

「哇,我不確定我能不能承受這樣的活動。」我心虛地說。「我甚至連在大自然裡也從來沒有走進『真正』的野外,在台灣走的都是搭建好的山路。」

「也許台灣的自然環境也比較危險一點?」多特問。我想想,也對,台灣山林的地貌環境比平原危險,而印象中,台灣的平原地區,也鮮少野生自然又任人獨自進入的區域了。

我仍然無法想像獨自一人在森林裡好幾天,是什麼感覺。那或許是一種全然的自由,但所有的未知也巨大到也令我害怕:完全不分心的與自己相處,會讓我的大腦抓狂嗎?但我同時也意識到內心深處對於這種體驗的嚮往。也許某天,我也會壯起膽子參與一次 Vision Quest。

在大自然裡,沒有創傷

這兩天的交流中,多特與卡爾都提到類似的話:「在大自然裡其實是最安全、療癒的,因為所有的創傷都是人造成的。」的確,在我的聲音療癒經驗中,造成身體疾病或是情緒的失衡的根源,往往是埋在早期童年從未被釋放的創傷。

研究創傷的加拿大知名醫師與作家嘉柏・麥特(Gabor Maté)說,當某件事件的發生,讓當事者產生「做真實的自己是不安全的」的感受,創傷就因此產生。我們每個人一生中或許都在與他人的互動中經歷了些創傷。而的確,在大自然中不會有創傷,因為你能純然的存在,自由地做一切想做的事。

隔天一早,我走出屋子,站在一片草原之前,看著晨光穿透草原上瀰漫的薄霧,以及薄霧後隱約的一片森林。這樣靜謐的景色令我讚嘆又不習慣。若走入森林,遭遇的是可怕的毒蟲猛獸,還是一場深刻的療癒?

與大自然建立親密關係,也許也能讓我們重新與自己建立親密關係。那個未被馴服、原始的自己,也正遊走在森林中,等著我回去。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你敢獨自在野外待上四天三夜嗎?拜訪德國野外學校與自然療癒師:「在大自然裡,沒有創傷」》,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收入從哪來?不怕危險嗎?」19 歲起,她為何能隻身旅行至今?

「危險」的登山不要去,「華麗」的健走沒問題?──臺灣的「戶外教育」該怎麼走?

作者簡介:

惜音,政大新聞系及倫敦金史密斯研究所畢業,近年在歐洲工作、遊歷,現在在德國從事歌唱和聲音療癒。目前經營「惜音 Hsiyin」臉書粉絲團、「Sunny Zibulla-Chang」YouTube 頻道和 Instagram,志在分享聲音的療癒力量,並鼓勵大家探索貼近靈魂本質的生活方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