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建和】春枝阿姨死了一個兒子 巨大悲傷穿透玻璃而來

呂建和
·振興醫院公關組長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

從側門的玻璃門望見春枝阿姨的身影,平時瘦小的她,現在看起來顯得更為瘦小了,走路的神態顯然是漫不經心的,肩膀垂得很低,像被一股無形的重量壓得歪斜不堪,雖然隔著一道玻璃門,她的哀傷仍然那麼真實地赤祼祼呈現,不必隱藏,也不必偽裝。

春枝阿姨的兒子,在十多天前被人發現陳屍在一家鄉下小旅社的浴缸裡,以燒炭的方式,結束了他二十五歲正值燦爛年紀的生命,用布將浴室的所有門縫窗縫完全塞死,顯然他的死意甚堅。

春枝阿姨始終不願相信她的兒子已經死了,當得知消息的那一刻,眼淚奪眶而出,悲慟的淚水流淌在佈滿皺紋的臉上,口中不斷喃喃唸著,「我的兒子根本就沒有死,你們都在騙我,你們都在亂說!」即使她已經親眼看到了兒子的遺體,抱著兒子冰冷的身體,大聲叫喚哭喊著他的名字,「昆仔,我是阿母,我來看你啊,你有聽得沒?」春枝阿姨依然沒有得到她兒子出聲回應。

春枝阿姨向丈夫泣訴:「你的心好狠哦!為什麼都不讓我的兒子回家。」傳統的習俗是不能讓意外死亡的人的遺體送回家裡的,說是會為家裡帶來噩運,她應該不會不知道,但她卻管不了那麼多,只因為那是她最親愛的兒子。

「我要拿衣服來去給我兒子穿,我怕昆仔他會冷,他只有穿一條內褲而已,在殯儀館那裡一定會很冷很冷。」他會不會感到冷,沒有人知道,但身為母親的她知道,因為她的心正感受著兒子心灰意冷走向絕路的那一刻!

她的意識在虛與實之間擺盪著,春枝阿姨始終不願在信與不信之間切劃下一道線,因為那是一條陰陽相隔的線,那是一條說了再見就永不再相見的線,她終於精神崩潰了,現在她將自己的擺盪向夢囈的那一邊,控訴現實的殘酷對待。

一場不長不短的儀式,告別了二十五年的母子情緣,她又將自己擺盪回現實的這一頭,只希望這是一場夢境而已,醒來之後可以一切重來,但她卻再也分不清現實與夢囈間存在著什麼差距。

每個人都希望她保重,春枝阿姨說這些道理她都知道也都懂,但她就是不能忘記懷胎十個月的他,腦海裡還依稀抱著懷裡安穩睡著的他,後來還長得一付健壯的身體,怎麼可以這樣說走就走。

每個人也都說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怎麼可以這麼不孝,而對於兒子的死,春枝阿姨更是不能理解,她只是不斷自責為什麼沒有好好照顧他,或許這都是她的錯,才讓兒子走上絕路!

每個人都說這需要時間,但時間是什麼?時間可以撫平內心的傷痛嗎?時間可以將曾經發生過的事情遺忘嗎?時間可以找回曾經擁有的母子之情嗎?時間可以找出死亡的真正原因與意義嗎?時間可以解答她心中的疑問嗎?

在這麼多問題解答的背後,顯然,時間既說了謊也爽了約,時間似乎只是推託之詞,只是旁人在無可奈何無計可施,又找出不任何適當言詞下,所張出的網,而這個網所網住是一個巨大而深沈的哀傷!

隨著時間的滴漏,哀傷將會從無數的網孔慢慢散逸出去,飄浮且滲入感官與心靈深處,讓人無從逃脫,面對過往生命的漏失,只會不斷地反芻自己的缺憾與無能力,哀傷變得更加巨大無比。時間,是一個不太可靠的傢伙!

春枝阿姨從玻璃門前走過,看到的不只是她矮小的身影,更是她的哀傷與自責,清清楚楚地映照在玻璃上,而那股深沈的慟,卻也冷不防地穿透過來,在觀者的心裡隱隱抽痛著!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