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秋遠】一起加入體育協會 成為改革最大後盾

·4 分鐘 (閱讀時間)
東京奧運中華代表團選手搭經濟艙,教育部長潘文忠、體育署長張少熙鞠躬致歉。(截圖直播畫面)
東京奧運中華代表團選手搭經濟艙,教育部長潘文忠、體育署長張少熙鞠躬致歉。(截圖直播畫面)

體育,越往高層,政治的意味就越高,從來就沒有「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這種東西。政府在安排選手前往日本的過程,確實有疏漏,也不知輕重,負責這件事的官員,即便道歉、記過、調職、辭職,也都是應該的,畢竟這是犯眾怒的事情,怎麼會比賽的人反而不是備受禮遇,這當然不是商務艙或經濟艙的問題。但是,既然已經完全執政,政府為什麼不想辦法改革「中華台北奧委會」,以及各項運動協會呢?

這個問題,就像是詢問日本方,為什麼疫情這麼嚴重,還要誓死舉辦奧運一樣,因為,主動權完全在國際奧委會手上,日本方根本無權自行因為疫情而片面終止主辦奧運,日本如果單方面終止,根據契約與非正式的計算,日本要賠償一萬億日幣以上。沒有人敢做這個決定,只有國際奧會可以。國際奧會是個充滿商業、政治計算的組織,他們掌握奧會運動賽事的生殺大權,並且可以決定誰能比賽、誰又不能參賽。他們最商業、最政治,但是口頭上都會說,體育歸體育、商業歸商業、政治歸政治。

那麼,中華台北奧會,是什麼組織呢?他們不屬於政府的一部份,最早的前身是1922年的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1924年,改名為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並且獲得國際奧會承認為代表中國的會員。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中國在1949年由共產黨執政,這個奧會也跟著中華民國政府來台灣。從1952年開始,中國奧會正式參加奧運,中華民國奧委會就被排擠,1976年,甚至加拿大政府禁止中華民國名義參賽,代表團退出當次比賽,而到1979年以後,強迫我們改名為中華台北奧委會,得獎的時候也只能放改編後的「國旗歌」,而不是國歌。

所以,政府可以「改革」中華台北奧委會嗎?不好說,因為這是民間組織。政府當然有辦法介入某些民間組織的改選,但是要「改革」中華奧會,根本無能為力。在戒嚴時期,蔣總統可以說一不二,決定要由誰來擔任中華台北奧委會主席、副主席與執行委員,但是,現在政府要如何干預?干預了以後,如果中華奧會向國際奧會申訴,認為自己遭到「不正確的政治歧視待遇」,國際奧會因為要求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因此取消選手的參賽權作為「懲罰」,又要如何處理?那麼,我們用政府補助的預算來「控制」這個民間組織,總可以吧?他們在109年的收入預算,不過只有1億2千萬元,補助收入才6800萬元,你真的覺得中華奧會擔心這件事?他們的重點在於,有能力向國際奧會告洋狀,就可以犧牲選手出賽的權利,誰在乎你政府這麼一點錢?你要改名為台灣奧會?我就先去告洋狀,要求國際奧會威脅選手,會喪失出賽權,運動員不就乖乖的接受中華台北這個名稱了?

他們把持了高層(各位可以上網站看他們的執行委員名單,幾乎可以千年不變),那麼,各項運動協會呢?協會,更是民間組織,除了民眾踴躍加入會員以外,他們的理事、監事、理事長,永遠都可以輪流著做,政府要干預、要改革?請問,政府要如何干預民間協會的組織運作?但是這些協會,領著政府的補助,同樣可以包辦與調度單項運動比賽的選手,你不乖、不聽話,我就可以把你冷凍起來,甚至在要命的時候來點疏忽,讓你無法奪牌。那麼,要怎麼改革?政府不給補助,鎖住他們的金脈,總可以吧?可以,但憑什麼?畢竟他們是中華台北奧委會承認的協會,代表台灣單項運動的行政方,現在是民主國家,如何用行政力去干涉理事、理事長選舉?會員的票,不夠就是不夠,政府還能怎麼樣?

所以,真的關心體育發展,就得要知道,我們的單項運動協會與中華台北奧委會,都是掌握在特定人手上,這些人,從戒嚴時期就掌握協會到現在,堅定支持維持現狀、不得改革。而且他們隨時手握生殺大權,可以讓誰參賽、誰不得參賽,在這種情況下,運動員根本噤若寒蟬。要改變這樣的體制,就請從加入協會會員,而且加入協會運作開始,政府沒有能力干預民間協會,只有民眾,才會是改革體育組織最大的後盾。否則,換了不同政黨的政府,也是沒用的。

全文轉載自《呂秋遠臉書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