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秋遠】立場新聞的「罪行」我也是「共犯」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翻攝立場新聞網站
圖片翻攝立場新聞網站

在媒體上,看到曾經熟識的人被逮捕,是一件很難過的事情。特別是,這個人是因為堅持新聞自由、捍衛人性尊嚴而被逮捕,那就更加五味雜陳。

2021年12月29日清晨,香港警方將何韻詩、鍾沛權等媒體人逮捕。香港警方認為,這些人利用媒體煽動國家安全事項,涉犯所謂的「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

我對《立場新聞》是熟悉的,畢竟從2014年開始,我在臉書上的文章,就經常被《立場新聞》(一開始叫做《主場新聞》)全文轉載。大約每隔幾天,他就會把某篇或某幾篇文章帶走,當然是無償的。身為高層,他親自發訊息,一開始問我,某篇或某幾篇文章能不能轉載,通常我都二話不說,直接說好。後來,因為詢問的次數太多,我們索性達成默契,他想帶的文章,就直接取走,不用再問。我們就這樣合作,直到今年,歷時七載。

他選擇文章的角度很特別,並不只有政治,舉凡與人權自由、性別平等,乃至於人生經驗的文章,他都會有興趣。而且,他取走文章以後,會細心的下標、搭配圖片,希望讓更多的香港人可以看到某些台灣觀點。當時,我並沒有注意到他是這麼有名的高層,畢竟一般打招呼要文章的媒體,比較多是基層記者,討論文章時,難免就會沒拘束的多聊一些,例如在2014年剛開始時,當他轉貼政治敏感比較高的文章,我會跟他開玩笑:

「我要是被中國列黑名單,進不了香港,一定算你頭上。」

「到時候我們定必挺你。不過面對中共,香港媒體的言文輿論壓力,其實沒什麼效果。」

這是2014年的時候他說過的話,而隨著時間經過,雖然從我這裡轉貼的文章更多,但是他卻越來越沈默。或許是因為,香港的空氣越來越不自由,連開玩笑的權利都沒了。他默默的繼續轉貼文章,我則是簡單的跟他說上一兩句、保重、加油,直到今年的3月14日,他再也沒有在線上跟我說話,或是告知我轉載了什麼文章,而今天,在媒體上看到他的名字。

如果,他的「罪行」是因為轉載了許多「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文章,想必我也是「共犯」之一,畢竟在這七年來,我的臉書文章,只要是關於中國、台灣、香港,在中國當局眼裡,必然都是犯禁之作。但是我何其有幸,活在台灣,可以繼續寫作;而他,為了香港的民主自由,已經鋃鐺入獄。所以,雖然我知道寫政治文章,只會讓某些人覺得,我的政治立場太過鮮明,但是,我仍然覺得應該持續的寫,不只是因為台灣,也是為了隔海的那一群為民主自由奮鬥的戰友。民主、自由、人權、正義,不該有國界。

在過去幾個月,何韻詩原本想要籌劃的現場演唱會,一再被干擾取消,最後只能轉型為線上演唱會。在香港當局一再限制她時,她說了這樣一句話:

「So what? JMGGJ!」

JMGGJ,是香港話「做乜咁驚啫」的拼音縮寫:Jo Mud Gum Gang Jack,意思是「為什麼要這麼怕」,或是「不用這樣害怕」。何韻詩告訴我們,就算被一個已經沒有正當性的政府逮捕而失去自由,也不用這麼害怕。因為,「幸運的人不會明白,能夠發聲也是一種奢侈,但我們感同身受。假若無聲者們能暢所欲言,可能那位中風的老婆婆就不需受到綁束,那罹患咽喉癌的先生就可親口祝福兒女的婚事,而那位讀障的小朋友,想必亦能展現他的才華吧。然而放眼香港,在街頭上、在馬路上、在窄巷裡的無聲者,你又看見了嗎?」(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

他們是邪惡的,不用這麼害怕。

今天被逮捕的這個人,是一個我未曾謀面,但理念相近的戰友,希望我們在未來還有機會見面,一起在香港的街頭吃燒鵝,繼續為無聲者發聲,見證香港的人權、民主重新來臨。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我相信總有一天,會的。畢竟在1991年時,也沒人預料得到,蘇聯就這麼垮台了,不是嗎?

全文轉載自《呂秋遠臉書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