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林濁水】商務艙之亂獵巫大戲:選手奬金與成績

·1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民視
圖片來源:民視

根據美國數據分析公司Gracenote預測,這一屆夏季奧運會,「中華隊」可以拿下2金4銀5銅共11面獎牌,和過去比,好得太多了,真值得恭喜。但是如果和對岸比,就未免輸得太慘了——Gracenote預估中國有機會得到85面獎牌。輸那麼多,國家大小太懸殊當然是關鍵,但是國大國小卻不必然就定輸贏。

印度就是大而無當的典型。如果把時間拉到70幾年前「兩岸統一」的年代,比體育,小台灣就硬是把大中國比了下去。1948,正是台灣受到228事件摧殘的隔年,但是中國在上海舉辦全國運動大會,參賽的台灣仍然洋洋灑灑地囊括了男子100、200、400、400接力、1600接力、1500異程接力、跳高、撐竿跳等項冠軍,以遙遙領先的姿態穩坐為男子田徑賽總冠軍寶座;另外,女子田徑也獲得亞軍。今昔對照,天差地遠,令人唏噓。

國大國小就定輸贏?再拿最近要送台灣疫苗的中、東歐三小國來看吧。先記住,三國人口最多的捷克,只有1000萬,不到台灣一半,人均GDP也沒有一個趕得上台灣,而且他們都是蘇聯解體後才獨立建國,參加奧運會的屆數平均起來只有台灣的一半——7屆;但是到上屆奧運會為止,每一個國家累積的奬牌都比參加了14屆的「中華台北」多,三國人口加起來比台灣少了500多萬,但是奬牌合起來,是中華台北的四倍還多!

表格提供:作者林濁水
表格提供:作者林濁水

中華台北賽積超級弱 獎金世界排第一

比較下來,以前曾經睥睨全中國的超強台灣,今天已經成了典型的體育超級弱國。

為什麼弱成這樣,主流的看法是政府對體育沒有在照顧。

首先,中央政府體育主管機關地位太低,權威弱,能力低,只是教育部底下一個司,不足以有力推動體育。理由既然在這裡,於是盛行主張成立體育部取代教育部體育司。1990年代終於成立了部級的體委會。當時世界上體育由獨立部會掌理的國家沒有幾個,其中的中國、古巴都是共産體制國家;另一個匈牙利又是前共産國家,共産國家把這個體制叫「舉國體制」,簡單的說就是兼具國家主義和社會主義精神的體制,在蘇聯解體前,這體制雖然不足以鼓舞民間運動風氣,但是為國家爭獎牌十分有效。

相對的,世界體育霸主美國,基於體育是民間盛事,國家採取不介入的立場,中央根本找不到什麼體育主管機關;至於其他國家,立場大抵介於兩者之間,由部以下的機關掌理體育。基本上西方民主國家的這種體制,推動體育的主力在民間,不在國家,民間體育風氣反而鼎盛,遠遠超過「舉國體制」國家,結果,獎牌拿得也不遜色;遜色的是那些既不是共産也不算民主的國家——不幸,這不就是兩蔣時代的台灣?而台灣的舉國體制居然是在民主化後才建立,真是奇怪透頂。

體委會這個地位尊崇名列世界前茅的建制一直維持到馬總統時代,他進行組織再造時,體育業務才又回歸教育部體育司。如今選手經濟艙風暴爆發,批評國家不重視體育的聲音叫翻天,於是獨立成部以表重視體育的主張而又被提起。

其次就是認為國家要為體育多花錢。

從中央政府總預算上來看,和其他部會編列的各項預算比一比,體育的確少得不像話;但是如果比較各國主管體育機關的預算占GDP的比重,台灣卻又名列世界前茅,歐美國家,日、韓都遠遠比不上。雖然這樣,在商務艙風暴中,「體育控」立委(似乎是控?)仍然逼問蘇貞昌到底有沒有花錢在體育上,蘇只好辯護他就任院長以來,在那些鼓舞體育的項目上已經花了幾十億又幾億。

要懂政策預算比較花精神,所以談到照顧體育,社會最容易了解也最有興趣的是選手拿到國際比賽金牌後,國家會給多少奬金。

和其他的國家一比起來,結果真是了不得。奧運主流項目,田徑、體操、游泳三類得金牌,台灣獎金3000萬,硬是世界冠軍!在三類之外的項目奬金2000萬,仍然世界排名前三。

美國是世界首富,更是世界體育超級大帝國,二次大戰後,一出賽,金牌沒有一屆少於30面的。每年嬴到的金牌都比中華台北累積到2016年里約奧運幾十年的金銀銅牌全部加在一起還多!但是他們的奧運金牌獎金才區區80萬台幣!幾乎只是台灣的四十分之一!更可笑的是,美國選手拿到主流項目的金牌,獎金居然比中華台北選手在非主流項目拿到第八名的90萬還少!

英國更稀奇,人口6000多萬,排在一堆人口1億、2億、3億、10幾億人口國家後面,國家規模只算是中等,人口數排名才世界第20幾;但是最近三屆奧運拿到的獎牌數目的排名卻分別是第四、第三、第二,硬是把一些巨大國家都擠到後面去,很了不起。這個了不起的體育超強國,比美國更神奇,他的運動員在奧運會得獎牌,國家是不給獎金的。

總統好心被雷打

雖然體育預算、獎牌獎金台灣都名列世界前茅,而政府體育主管機關地位層級也曾和中國、古巴幾個極少數國家並列部會級,但是政府還是不斷被罵不照顧體育。於是2016年總統蔡英文便在奧運代表前承諾預算倍增,再加上開出給選手教練商務艙機票到東京參加奧運的支票當做總統重視體育的方法,不料風暴因此而起。

為了因應防疫需求,確保代表團到東京可以整團進入,不會和外界接觸,就包了華航一架330人座位的A330-300客機19日飛東京參加奧運。起飛後被發現,飛機上313個座位中的商務艙36席,坐的沒有半個選手,選手全部坐在經濟艙,但是坐商務艙的卻有幾個官員。

這一下不得了,立委、名嘴、網民不分藍綠,幾乎異口同聲連連罵,憤怒的鄕民更慷慨激昂到簡直要和政府誓不兩立。罵起來,用詞極盡其對人格蔑視侮辱的能事:「總統的承諾也敢跳票?!陽奉陰違!」、「君無戲言!」、「走人!」、「荒謬、荒誕、誇張」、「奧運主角是選手,官員居然坐商務艙去,不准去,省公帑」、「官員在台加油即可,你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去那裡是吃白飯的度假阿」⋯。

事件爆發當晚,總統、副總統、閣揆一個個道歉,教育部長、體育署長公開躹躬,第二天閣揆繼續道歉再道歉。教育部長說,疫情前參加國際比賽,搭乘飛機,都安排商務艙;但是這次因為防疫考量搭專機,而商務艙太少難安排,才沒有讓國手坐商務艙。至於回程,因為防疫需求降低,都已經安排好商務艙了。

沒想到這樣一解釋,更形同對已經罵得興頭正旺的人火上加油。只是,教育部這解釋到底合不合理?且分析看看。

教育部解釋的基礎是:為了確保選手能安全參賽,所以要包機,同時還要在包機上安排選手坐梅花座。只是23位教練又得依總統意思坐商務艙,這一來36席商務艙只剩13席,梅花座安排下來上選手恐怕只能坐不到5個,所以就只好讓選手依梅花座坐在277個經濟艙座位上了。

一架A330-300客機不夠教練選手都坐商務艙,這理由很難反駁,於是立委說,那包更大的飛機不會?其實包華航更大的飛機例如777-300ER型機,也完全無濟於事,因為777-300ER,商務艙多了些,但是也只有40席。所以要讓23個教練坐商務艙並且讓68名選手在商務艙坐梅花座,得包5架才行。這一來,商務艙坐滿教練選手,然後2、30個官員稀稀落落地散落在5架飛機的1500多席經濟艙中。坦白說,夠荒誕!不料仍然有超級運動控(?)蹦出火星語:包10架也應該!

政府領袖們成群結隊,道歉再道歉後,又趕快鄭重地公布了包機之外,分批到東京參加奧運人員機艙座位的重大決策:選手25人全部坐商務艙,體育署官員兩人都坐經濟艙。用激烈對比的策略表達政府自我懲罰和自我貶抑的誠心誠意,眾人很亮眼,但是仍然不原諒。

怒火延燒中,獵巫的亢奮激昂興起,既獵政府中那一個,或是那一群是巫;團長、總領隊也都被獵,質疑他們為什麼坐在商務艙?質疑為什麼罵選手不顧防疫,「去死好了」?被獵的,還有詹詠然姊妹,說其他選手都坐經濟艙,妳們從倫敦飛東京為什麼坐的是商務艙。

然而最關鍵要獵的巫當然是安排座位的人。結果獵出來的,不幸並不是什麼政治惡魔,而是防疫官。出於醫師的專業,所以他建議了19日的安排。於是乎,醫師的專業和他保護選手的考量就讓他成巫了。

選手教練坐商務艙真如此這般的國之重大政務,非要鬧到整個政府最上層歉道個沒完沒了,躹躬了還躹躬,署長又辭職不行?

鬧哄哄中,網路上流傳百年一見的偉大的體操巨星,美國的西蒙.艾莉安.拜爾斯舒適地坐在聯合航空豪華商務艙飛往東京參賽的照片。網路上還流傳另外三位美國體操名將坐商務艙的報導。(不幸,從小不幸的她,這次她健康又在東京不幸出狀況,放棄了團體賽,願上天好好保佑她。)

這一次奧運會,從美國到東京參賽的選手大多數都是乘聯合航空,所以西蒙.艾莉安.拜爾斯豪華商務艙的照片就是聯合航空po給大家看的。可是不要誤會眾星雲集在聯合航空上的美國選手也都和西蒙.艾莉安.拜爾斯一樣坐商務艙,並沒有,選手坐商務艙的很少,因為美國奧委會只給他們買經濟艙機票。坐商務艙的,都是被航空公司、廠商或支持者捐款贊助升級而來的。例如另外三位美國體操名將,就是支持者發動線上募款後才升級到商務艙。

文章寫到這裡,忍不住擲筆三嘆,原來是這樣:比獎金,比國家的禮遇,比體育預算占比,台灣都是世界超強國,只有獎牌是超弱國而已!這次奧運辦在瘟疫蔓延時,選手不宜群聚,否則白天比賽完畢一旦晚上,在台美關係正好的當前,兩國選手聚餐,一起聊起彼此的成績、獎牌、獎金、禮遇等等時,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一個氣氛詭異場景!

商務艙確保後還要加什麼碼?

正副總統、閣揆、部長、署長都那麼努力地道歉、躹躬請辭後,商務艙和獎金、體育預算等獨霸世界的禮遇,應該就此確保了;然而,體育控們對國家的要求,並沒就此打住。

早在2020總統選舉時,國民黨的政見中就有體育署擺脫隸屬於教育部的地位,升格成為體育部一項。這個要求由體育控們提出後,在機艙事件中嚇壞了的政府會怎樣處理,會不會讓中華台北的體育國家最高體育主管恢復到和中共、古巴共産國家一樣的地位?這就且看下回分解了。

拒做巨嬰國的巨嬰國民,讓台灣體育健康進步

最後,還是忍不住要建議:

1.不要再有體育既然這樣重要,就要有個很大很大的官和很大很大的衙門來管體育,這種源自共產國家的舉國體制觀念了。坦白講,藏在這個訴求後面的是體育控們的巨嬰心態。然而,從自己國家的經驗我們看到了,1997設置體委會前,田徑還有兩面奧運奬牌,設置了的16年中反而一面都沒有。再參考美國,我們甚至看到他根本沒有專管體育的中央衙門;但是美國卻是世界體育霸主,我們則反而是體育超弱國。比較下來,結論豈不淸楚?所以體育部或體委會的主張就不用再提了。

2.假如眾星雲集,又人高馬大的美國隊從美國可以坐經濟艙花11至15小時到東京,中華台北隊不過坐3小時到東京,就不能忍受,名嘴立委就要替他們呼天搶地,未免集體都嬌嫩如巨嬰了。所以建議此後出國比賽,台灣選手都應該和官員一起坐經濟艙。對體育的貢獻,每一個參賽選手都比奉獻了一輩子給體育的官員都更大嗎?否則刻意以商務艙、經濟艙加以隔離,未免階級意識得莫名其妙,濃得豈有此理。無論如何,不應該當官就高人一等,但是也沒有是官員就要低人一等的道理。

3.應該給選手依體型需要訂出坐商務艙的標準。否則要當國際賽跳高選手,男的門票是身高195;鉛球選手,男的體重起跳是120公斤,實在不應該坐經濟艙。

4.這次選手坐經濟艙雖然抵觸了總統的原意,但是畢竟因應防疫緊急需要,涉及的官員如果被重懲簡直荒唐,體育署長必須去職更是怪招。官員如有失職並不在「令君言成戲!」,而在登機才臨時告訴選手只能坐經濟艙,這當然是不對;但是無論如何,他們沒有資格當邪惡的巫婆而被綁起來燒。

無論如何,我們是驕傲的民主自由國家,這樣的國家有他發展體育之道,其前提是擺脫對舉國體制和自我巨嬰化兩種迷戀。最後也請眾領袖們,要有抗拒巨嬰需索的擔當,更不應該連自己都巨嬰化了。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