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蔡增家】歹戲拖棚的日本東奧主席

蔡增家
·4 分鐘 (閱讀時間)
TOKYO, JAPAN - FEBRUARY 12: Tokyo 2020 Organising Committee President Yoshiro Mori bows for apology at the Tokyo 2020 Council and Executive Board meeting on February 12, 2021 in Tokyo, Japan. Mori resigned his post after being condemned for making sexist remarks.   (Photo by Yoshikazu Tsuno - Pool /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延燒下,當國際奧委會對於東京奧運是否能夠於今年夏天順利舉行,而舉棋不定時,日前卻傳出有日本「運動天皇」之稱,高齡83歲的日本東奧主席森喜朗,因為歧視女性的失言風波,謝罪辭職下台,更雪上加霜的是,原本傳出有意接任的前日本足球協會會長,今年也84歲的川淵三郎,在日本輿論的強大壓力下,也婉拒接任東奧主席,這讓日本東奧似乎出現群龍無首的現象。

坦白說,東京奧運組委會主席,這個官位看似不大,但,卻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勝任的,在森喜朗的政壇威望及長期遊走政商兩道下,硬是把職位更高的東奧會長山下裕泰給比下去,讓東奧主席成為一個真正掌握實權的位置,由此可見,而森喜朗的「運動天皇」美名,也並非只是浪得虛名。

當然,要成為東奧主席,也是沒有那麼容易的。

首先,他必須是個政壇大老,由於東京奧委會這個位置,是負責主導東京奧運的龍頭位置,在日本國民把舉辦東奧,當成是日本國家復興的象徵,特別是在新冠肺炎的疫情下,東奧主席必須要能夠壓得住國內不同的聲音,而依照日本「年功序列」論資排輩的習性,這不止要年齡夠大,最好還要擔任過首相,同時還是要鎮的住日本政商界的派系龍頭大老,這是身為自民黨最大派系「森派」掌門人森喜朗,之前能夠脫穎而出的主要原因。

其次,舉辦東京奧運,除了要與國際奧委會打交道之外,最重要就是要開拓財源,本身要有很強的募款能力,贊助東奧期間的所有開銷,森喜朗在日本政壇打滾將近四十年,在日本政界、官界及財界鐵三角的綿密關係下,幾乎每家大企業都曾經多少受到他的「照顧」,而在日本講究極度「人情」的慣性下,舉望日本政壇,也只有森喜朗的登高一呼,日本大企業才會乖乖地掏出錢,同時願意含淚吞下延遲舉辦一年的所有損失。

最後,他還必須要是眾大老們的「合意」, 這次日本能夠舉辦2020東京奧運,是由前首相安倍晉三極力爭取而來的,安倍的意見,自然不可忽視,出身安倍所屬的「森派」便成為必要條件之一,而現任首相菅義偉一直把舉辦東奧,當成是他連任首相的重要政績,他自然不願意有一個來搶他風頭的東奧主席,這是下台後的安倍,沒有擔任東奧主席的主要因素(當然,深受「櫻花賞」弊案也是原因之一),而出身「森派」,看起來又無害的森喜朗,自然是自民黨大老們妥協下的理想對象。

那麼在森喜朗下台之後,為何會出現一個出身企業界的川淵三郎呢?原來是森喜朗雖然請辭東奧主席,但是根據日本人事安排的慣例,卸任者通常會有指定接班人的權力,就如同過去日本國立大學教授退休之後,都會指定他的大弟子(第一位指導學生)來接替他在學校的教職。

年輕時曾經是日本足球國手的川淵三郎,在擔任日本國家教練及足球協會會長,長期受到體壇大老森喜朗的關照,因此,森喜朗下台之後,便指定「聽話」,同時又沒有政治背景的川淵三郎擔任東奧會長,而川淵也識相地「聘任」森喜朗擔任東奧最高顧問,讓森喜朗持續能夠在東京奧委會上發揮影響力,然而,川淵的人事案一曝光之後,卻引發日本輿論界的撻伐,抨擊森喜朗仍想持續把持東奧委員會,而自民黨政壇也擔心川淵壓不住陣腳,在外界的壓力下,讓川淵只好婉拒接任東奧主席一職。

如今,卻傳出奧運大臣橋本聖子,將接任東奧理事主席一職,橋本過去是日本競賽滑冰國手,曾經七次參加夏冬奧運,退出體壇之後,在自民黨支持下進入政界擔任國會議員,是自民黨「森派」的一員,而其橋本以女性的身份,雖然可以蓋過森喜朗歧視女性的輿論風向,但在橋本濃厚的「森派」成員色彩,讓外界質疑自民黨仍然要持續掌控東京奧委會。

特別是日本「週刊文春」已經預告,要揭露橋本曾經向日本「滑冰貴公子」高橋大輔強行索吻的黑歷史,橋本會不會成為另一個見光死的東奧主席人選?

歹戲拖棚的日本東奧主席人選,會成為拖垮今年東京奧運的最後一根稻草嗎?大家都在看著。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