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蔡增家】緬甸政變,大國角力

蔡增家
·5 分鐘 (閱讀時間)
Photo by: gotpap/STAR MAX/IPx 2021 2/6/21 Myanmar Rally in Los Angeles, CA.
圖片來源:AP

緬甸軍方發動政變至今已經超過一週了,雖然有多達十萬緬甸民眾上街示威抗議,但與2007年「番紅花革命」的全國遍地開花相比,似乎來的有些落寞,畢竟少了僧侶(上層民意)與學生(主流民意)的支持,猶如散兵游勇,實難以凝聚成一股反對的勢力。

而打著「民主人權」大旗的美國拜登政府,雖然屢屢威脅要對緬甸進行經濟制裁,但與當年小布希的大動作,通過延長「擴大對緬甸進口限制」及「阻止緬甸軍政府反民主法案」相比,卻顯得有點口惠而實不至,而在緬甸內部缺乏示威的改變動力,再加上美中大國都不願意發動第一擊,這讓國際社會對於這場緬甸政變,只能抱持著觀望的態度。

也就是看準大國不願介入的心態,讓緬甸軍方逐漸走上前台,主導整場政變的後續發展,過去總是躲在背後擔任影武者的緬甸軍人,這次卻主動對外發表談話,發動這場政變的緬甸軍頭敏昂萊,在記者會上,巧妙的避談軟禁翁山蘇姬的「人權」議題,而只談「民主」議題,意圖以民主來淡化人權,以「合法性」來掩蓋軟禁領導人的事實。

他重申將儘快重新舉行國會大選,將政權交給獲勝者,對外政策及經濟開放路線也不會有所改變,而緬甸軍方將焦點放在大選「舞弊不公」上,將在自身化為導正選舉舞弊的「民主鬥士」,同時也經濟改革安撫蠢蠢欲動的西方國家,這讓國際社會想要介入緬甸「內政」,便顯得有點忌憚、左右為難,這與過去丹瑞大將每每以國際社會為敵,以軍事鎮壓示威者相比,可以看出緬甸軍方這幾年的「成長」,在手段上遠比過去來得靈活、有彈性。

而過去國際社會介入緬甸政變,最主要便是來自於「民主鬥士」翁山蘇姬,翁山為了爭取緬甸民主,長期遭到軍方的迫害軟禁,如今翁山在擔任五年的國務資政(實質領導人)之後,在配合軍方鎮壓羅興亞人之後,「民主之母」的神主牌早已逐漸褪色了,過去的「被迫害者」早已成為不折不扣的「迫害者」。

對強調種族主義的緬甸人來說,羅興亞人是十足的外來者,對佛教徒支持者的僧侶來說,信奉回教的羅興亞人是異教徒,翁山蘇姬無法掌握軍權,只能迎合頂層階級的僧侶及廣大的緬甸民眾,這是翁山在遭受國際社會強烈抨擊、譴責時,去年仍能夠在獲得超過八成選票連任的主要原因。

猶記得2019年翁山蘇姬親臨海牙國際法院作證時,強調羅興亞人議題是緬甸內部複雜的種族議題,緬甸軍方的行動是對應恐怖主義的合法之舉,如今放任軍方屠殺羅興亞人的翁山蘇姬,也被軍方以「合法」之舉發動政變推翻下台,真是成也軍方、敗也軍方。

對中國來說,緬甸軍方的這場政變,雖然削弱了西方國家對緬甸的影響力,但卻也降低中國對緬甸的掌控能力,過去翁山蘇姬執政五年當中,連續訪問中國三次,是所有國家當中最多的,翁山蘇姬無疑是十足的親中派,而過去緬甸軍人執政時期,中緬曾經多次在邊境出現軍事衝突,在登盛政府時期甚至還終止中國援助的大壩建設,緬甸軍政府的搖擺政策,一直是中國最頭痛的的議題,這是中國對於這場軍事政變,抱持著謹慎態度的主要原因,儘量避開批評意味的詞語,而只呼籲西方國家不要介入緬甸的內政。

對美國來說,歷經將近十年的改革開放,緬甸早已並非過去的隱士之國,日本、韓國及新加坡,早已成為緬甸的最大外來投資國,對於這些國家來說,只要軍方持續經濟改革開放政策,不要影響到其在緬甸的經濟利益,與翁山蘇姬民主政府及軍方政府打交道,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差別,而這將讓美國意圖以結合盟國對緬甸施加壓力的力道大打折扣,例如日本雖然與其他七大工業國共同「譴責」這場政變,但卻不支持對緬甸實施經濟制裁措施,美國要如何結合同盟力量,來抗衡中國在緬甸的勢力,成為其外交政策上的最大挑戰。

對緬甸軍方來說,在改革開放之後,中國已並非其唯一的選擇,這是美國的轉機,而翁山蘇姬民主政權被推翻,讓緬甸回到軍人掌權的老路,這卻是美國民主外交的危機。

可以確定的是,這場緬甸軍事政變,將會成為美中大國政治角力的主戰場,至於翁山蘇姬會不會被釋放,可能不再重要了。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