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國祥】九二共識搭的便橋不垮也難

陳國祥
·資深媒體人
·6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應珍視「九二共識」的價值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九二共識」問世20年,其真正內涵為何,整整吵了20年。創造此說的國民黨與共產黨不同調,與民進黨不同調,連在黨內也無共識。前主席洪秀柱日前辦「護憲保台論壇邀」,邀請有意參選黨主席者談黨兩岸政策,討論九二共識存廢與如何與時俱進問題時,親近現任主席江啟臣的立委林為洲與黨的大陸部主任左正東接連遭洪質疑,爆出彼此缺乏共識的紛亂火花。

九二共識原本是陸委會前主委蘇起基於「創造性的模糊」而生發的概念,現任主委邱太山上任後要求兩岸另創「建設性模糊」的概念,明明與前主委心意相同,卻硬要模糊焦點,否定九二共識的存在價值,另創一個名異實同的概念。如此這般再折騰下去,九二共識在台灣殘餘的一點共識,恐怕更將消失殆盡。

九二共識從問世直到實踐,兩岸從來沒有對其內涵的完全共識,彼此各取所需,相互忍讓,為的就是存異求同,擱置主權互不承認的矛盾,便於彼此在勉強建構的政治基礎上交流互動。通過這條便橋,兩岸官民熱絡交流、互動、協商,通過兩會簽了23個協議,連馬英九總統都可以和習近平國家主席會面;九二共識之有大用,由此可見一斑。蔡英文總統上台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官方交流全面停擺,軍機入台領空層出不窮,連鳳梨都銷不過去,足可反證九二共識確有大用。從馬習會上場到鳳梨退場,其間的分野就在於九二共識這個通關密語從有到無,致使人車無法暢行。

九二共識本來就不是一條永久性堅固大橋,只不過是為了應急而搭建的便橋,提供人車通行的一時便利。正如洪秀柱所說,九二會談是破局的,九二共識經兩岸函電往來形成,只是我們叫「一中各表」,對岸是「兩岸不表」。不表是因為不能表,否則你說「一中」就是中華民國,我就不能不說「一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雙方表來表去,就會吵得不可開交,最後連便橋都給拆了。

九二共識之有大用,完全在於彼此不說破,陳水扁當總統時質疑九二共識的存在,硬說國民黨必須讓胡錦濤主席白紙黑字簽下一中可以各表才算數,這是完全漠視九二共識的創造性(也是建設性模糊)的本質。民進黨踐踏其本質,現在的國民黨忌憚其選舉不良效應,因而在選舉慘敗後入主國民黨的江啟臣急著澄清九二共識內涵,悉心與其保持距離。這個用心正如跟他親近的立法委員林為洲說的,九二共識在馬政府執政時較正面,維持一定兩岸互信,但蔡總統當選後不承認,2019年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兩制台灣方案」談話被民進黨抹成九二共識等於一國兩制,再加上後來的香港「反送中」事件,國民黨反背上九二共識重擔。九二共識被曲解後,兩岸政策從以往是國民黨能維持兩岸和平、促進交流的正面王牌變成負擔。

於是乎,國民黨用盡心力「好好闡述真正九二共識」,希望讓全民了解真意。江主席也提出江八點論述國民黨兩岸政策,結果是真理越辯越不明,黨內紛爭再起,民進黨質疑「舔共」本性不改,陸方譏評拿香跟拜,淪為「小綠」。可見說文解字並不能解決九二共識的爭議,反而治絲益棼,徒添爭議。

九二共識其實是自九二會談繁冗複雜的對話與函電提煉出來的結晶,當時我方提出「第八方案」,兩方爭議自從解套,原文是:「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馬英九執政期間,強調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在站穩馬步後,再以不統取信台灣民意,以不獨安中共心,由此開創九二共識大放異彩的豐碩時代。蔡英文執政後明指「九二共識沒有一中各表,沒有中華民國生存的空間」。習近平為了抑獨促統在2019年元月二日的談話中宣示統一決心,期盼台灣提出「兩制一國方案」,選情低迷的蔡英文抓到浮木,逕指「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全盤否定九二共識的積極意義,將其打上死結。

九二共識的死結趨緊,始作俑者當然是蔡政府,但北京為了破除台獨的空間,已將九二共識的詮釋空間緊縮,將其與「一個中國」的內涵緊密相連,並將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從「求同存異」移向「共謀統一」及「一國兩制」。這可便宜了民進黨「大內宣」的操作,藉著總統大選及香港「反送中」運動,將「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緊緊掛鉤,大有斬獲,遂使死結越來越緊。

民進黨固然從中獲利,國民黨遭受重創,也使中共操作九二共識的能量大大減弱,但蔡政府也因此作繭自縛,不但讓兩岸關係走入兵凶戰危的險境,也讓自己作繭自縛,無法回應美國拜登政府期望兩岸對話的喊話,無法滿足台灣部分民意要求政府處理好兩岸關係。九二共識已呈時不我予疲態,從原來為讓兩岸蒙福的政治「聖號」,淪落為三個主要政黨同受毒害的政治霧霾。

北京、國民黨與蔡政府現在都基於不同動機而試圖打開這個死結。這個死結很難不開,因為民進黨和共產黨之間對於兩岸關係的主張南轅北轍,一方明白而堅定地促統,另一方隱晦而堅定地求獨,沒有任何重疊的共識。各方對於九二共識詮釋的區別與擺盪,只不過是在統獨兩極光譜上的定位與游動而已,任何說文解字的努力都是反映自身統獨成份多寡的表徵與修辭而已。多言不僅不能拉近距離,反而傷害九二共識賴以維生的曖昧性與模糊性,當水分大減,空氣稀薄,九二共識還能存活嗎?

便橋就只是便橋,不能以永久性橋樑的標準要求它,只要人車尚可安全通行就不要動它,如果各方不斷基於各自的統獨立場而不斷挪移其走向,破壞其結構,拆解檢查其材質,敲打測試其安全性,而都假借說文解字的方式折騰,則橋斷報廢迫在眉睫。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