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少甫】疫情蔓延 人民還能監督民進黨嗎?

·6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肺炎疫情升溫 蘇貞昌、陳時中10:45共同召開臨時記者會
圖片來源:中央社

禮拜六(5月15日)中午,行政院提早公佈確診病例,人數從原先的10幾20幾人,暴增到180人,禮拜天則是本土206人。禮拜六第一時間看見本土出現180個病例,就該知道民進黨的網軍一定很快就會打出團結牌,事實上,防疫當然應該不分藍綠,全民共同抗疫,才是消弭病毒擴散最好的方法。然而,台灣是一個民主的國家,在野黨具有監督執政黨的天職,執政黨則有肩負起避免疫情蔓延的無可逃避的責任。如果民進黨只會操弄民粹,策動網軍驅使民眾成為暴民,再逼迫國民黨聽話和團結在執政黨的領導下,台灣民主岌岌可危。

我們回頭觀察這兩三天的網路輿論操作是什麼樣態。蔡英文上禮拜五還在解釋高雄興達電廠因為如此這般的原因造成台灣停電限電,禮拜六蔡英文和民進黨人迅速打出團結牌,蔡英文第一張圖文寫的是北台灣疫情新挑戰,中央地方攜手合作團結抗疫。蔡英文寫道,不分中央地方,沒有人樂見疫情惡化,也沒有人真心覺得口水有助於防疫。蔡英文儘管定調防疫不分藍綠,然而,從去年疫情在武漢爆發以來,我們目睹的就是民進黨的防疫政策擺明在刻意區分藍綠。

因此既然以蔡英文、蘇貞昌為首的民進黨人,在這一年半高舉防疫的大旗下,無日無夜地在區分藍綠,那麼當禮拜六疫情明顯失控時,民進黨突然喊出防疫不分藍綠、不分中央地方、嚴防假消息和宣傳大團結。作為民主國家的國民,我們如果珍惜民主和希望保護尚未成熟的台灣公民社會,台灣兩千三百萬同胞,理應具備基本對於權力的警覺。當民進黨政府刻意打出團結牌,這正是代表民進黨網軍正在帶風向、卸責和伺機擴權的操作。所謂民主,監督和制衡就是最為重要的機制,避免和防範民進黨濫權,是民主國家最基本的公民態度。

2018年民進黨縣市長選舉全面潰敗後,2018年12月到2019年初,民進黨開始以防範假消息為名,進行社會輿論的控制和箝制。當時打出來的名義是嚴防中共網軍擾亂台灣社會,等到接近總統大選時,再次以嚴防假消息為名,聲稱中共網軍企圖干預或者已經介入台灣的選舉。從行政院到內政部,再由民進黨指揮警察嚴查老百姓的私訊,從臉書到通訊軟體都不曾放過。表面上,民進黨說的冠冕堂皇,對岸又正在壓制香港,但影響的結果就是使台灣對政府不滿的聲音無法發聲,討厭民進黨的老百姓感到畏懼和恐慌,許多人遭到警局傳喚,更有許多人被民進黨籍的政治人物告上法院,或由警察偵訊再移送到法院審判。

蘇貞昌在解釋停電限電後,先是在臉書博取民眾同情。蘇貞昌說「指揮中心的主要幹部們都已經累了好幾天,大家的眼神裡都是疲憊」,接著,蘇貞昌進一步配合嚴防假消息的旋律,指出「網路上充斥許多假消息,無論是錄音檔還是對話截圖,都不要輕易信任,更不要散播任何未經指揮中心證實的疫情訊息。」事實上在疫情嚴峻的關頭,確實有必要針對和疫情有關的假消息嚴加提防,但蔡英文和蘇貞昌都有藍綠大小眼的前科,劣跡斑斑,如今讓老百姓如何放心?

蘇貞昌進一步在團結牌上,試圖打出電火球的威風凜凜。蘇貞昌抬出了台灣牌。蘇貞昌說「我們都是台灣人,危機會讓我們更加團結」,蘇貞昌進一步指出「中央和地方必須要攜手合作,每個人都很重要,每個人都是防疫國家隊的一員,每個人都是切斷病毒傳播鏈的關鍵。」事實上,蘇貞昌說的並沒有錯,台灣需要團結,但從民進黨執政後的這五六年來,蘇貞昌和蔡英文什麼時候在乎過團結?即使不提被政治迫害的國民黨,就連藍營佔台灣四成多的民眾,民進黨什麼時候將四成多的台灣人民放在心上?當蘇貞昌標舉防疫國家隊的同時,蘇貞昌暗示的是只要和民進黨站一起就是防疫國家隊,反之就是台灣的敵人。

作為在野黨,國民黨敢於在疫情擴散的當下,鼓起勇氣對民進黨政府進行監督嗎?國民黨的三十幾名立法委員敢說什麼話嗎?我們老百姓能不能追問,首先停電限電是怎麼一回事?台灣事實上就是缺電,政府為什麼說謊?股市瘋狂慘綠大跌,無數股民淌血,投資股市的年輕人失去了未來,老百姓能不能輕輕拍一下桌子,卑微地問問政府,為什麼這幾年民進黨都在鼓勵市場投機的氣氛?疫情為什麼從原本的有效防控,變成如今從北往南全面擴散的全面失控?疫情的蔓延是誰的責任?民進黨不能說都沒人有責任,難道防疫的好成績是假象?

國民黨籍的台北市議員游淑慧批評民進黨政府諉過卸責,搶奪防疫光環,指控民進黨粉飾太平,指民進黨欺騙台灣人民。游淑惠說的是錯的嗎?如果台北市長柯文哲沒有下令在萬華進行快篩,上禮拜六能出現180的本土病例?如果台北市沒有進行快篩,請問民進黨是不是在放任這180人到台灣四處散播病毒?倘若新北市和台北市由於嚴格執行篩檢,台灣出現大量確診者,民進黨政府是不是嚴重涉及隱匿疫情,極其邪惡地欺騙台灣社會?防疫的破口是誰的責任?

然而,國民黨全國有多少名立委以及地方縣市議員?他們這些領取我們納稅人薪水來過生活的民代,又有多少人有膽量和勇氣站出來監督民進黨政府?如果不敢監督,老百姓選這些國民黨人又有什麼意義?站出來的是女性議員游淑慧,而游淑慧遭到綠營網軍和暴民的辱罵和霸凌,請問游淑慧是不是國民黨人的同黨同志?有多少人聲援游淑慧?國民黨籍的從政者如果不敢聲援游淑慧,那麼難道是代表游淑慧說的是錯的,民進黨政府和綠營網軍說的才是對的嗎?

我們在這裡要嚴肅地質問有志參選台北市長的蔣萬安,台北市議員游淑惠是不是蔣萬安的同黨同志?蔣萬安認同的是游淑慧,還是霸凌游淑慧的綠營網軍?游淑慧委屈地問「你們又做了什麼?」當游淑慧遭到各種留言和私訊辱罵的時候,請問即將參選台北市長的蔣萬安,即使不敢批評民進黨,至少有沒有足夠的勇氣去聲援自己的同黨同志游淑慧?當游淑慧被罵是畜牲不如的民代、中國畜牲垃圾黨和政治渣敗類,蔣萬安認為暴民罵的不是蔣萬安的政黨和同志嗎?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