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少甫】連勝文是否能踏出自我束縛的侷限選黨主席?

陳少甫
·8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最近,連勝文似乎非常認真地思考,想在今年七月競選國民黨主席。這一陣子連勝文躍上新聞版面,和弟弟連勝武的外遇誹聞沒關,和自己成功減肥塑身沒關,而是和連勝文自己的理想抱負有關。不過,要說這一次連勝文上新聞,和減肥塑身沒關係,似乎並不精準,畢竟,連勝文曾經表示,一旦他下定決心要選黨主席,連勝文競選到底的決心,將和他當年許宏願成功減肥一般的堅定。

政治分析通常難免出現盲點,出錯是理所當然,奇怪的是,彷彿某些熟悉政治圈內幕或是八卦的所謂記者和專家,似乎越容易做出錯誤的判斷。過度將重點習慣性地放在派系利益和個人利益的現實考量,經常忽略的或許是對參與政治的分析對象本身可能具備的真實性格,並且忽視他們對於未來的理想和抱負。

連勝文為什麼想選國民黨主席?有一說是江啟臣對路透社表示中國大陸是台灣最主要的威脅,此種視大陸為威脅的說法激怒連戰,結果導致連戰指使連勝文去選黨主席,意欲擊敗江啟臣。此說幾乎沒有可信度,當然和連戰完全無關。尤其若將連勝文視為連戰可以輕易指使的魁儡,可能高估了連戰現在的狀態,又過分低估了連勝文作為一個人的基本人格和價值觀。連勝文事實上具備非常有趣的個人特質,尤其吸引人的是連勝文本身具備的天真浪漫以及理想性格。

連勝文的人生和其政治態度,應當和兩起事件緊密相關。其一為2010年11月26日,連勝文為新北市議員陳鴻源助選時遭到槍擊,幾乎送命。其二為2014年連勝文代表國民黨競選台北市長時,慘遭民進黨支持的無黨籍柯文哲擊敗。基本上,連勝文的政治生命,在2014年就已經終結,但也正是在2014年,連勝文彷彿下定決心,終有一日要一雪前恥,證明自己並非活在連戰的陰影下。

2010年的槍擊案,讓連勝文在情感上和政治首次建立起非常個人的連結,對連勝文而言,自己只是為一個黨籍地方型的議員候選人站台,卻幾乎被人槍殺在選舉舞台上。這次槍擊事件讓連勝文產生了幾種情感,首先,連勝文認為,自己的政治理想和國民黨未來的前途,某種程度是相互產生連結的,自己曾經差點為了這個黨而丟掉性命。其次,連勝文認為,自己這條經醫護人員搶救回來的生命,應當要在政治這條路上創造出更多的意義和成就。最後,前述兩種情感,再連接到連勝文的初始感受,連勝文希望自己能從連戰的陰影中走出來。

從2016年開始,隨著國民黨的潰敗和藍營的潰散,坊間譏諷國民黨完全不得人心,尤其不受年輕人的歡迎。對連勝文而言,他從2016年開始,就以他認為有意義的方式去經營年輕人這一塊,尤其連勝文的父親連戰,雖然恰恰集中了所有台灣老中青三代所厭惡的傳統國民黨元素於一身,連勝文卻對於這種理應他原本極為熟悉的國民黨老人政治傳統,存在極為強烈的個人本能性厭惡情緒。

連勝文雖然出身於備受台灣社會厭惡和排斥的國民黨權貴家庭,連勝文本身卻不是國民黨典型的權貴子弟,應該說,連勝文事實上走的就是權貴子弟的人生道路,但連勝文的自我認知卻並非如此。連勝文潛意識和內心對於權貴出身的自我否定,讓連勝文相信自己屬於某種革新派,換句話說,無論外界如何看待連勝文,連勝文對於自己屬於國民黨內的青壯改革派,很可能是深信不疑的。

對國民黨懷抱著跨世代的情感,以及和黨存在某種生命連結的連勝文,曾經一次次的希望國民黨能發生改變。無論是吳敦義勝出的那場黨主席選舉,還是後來連勝文堅定支持江啟臣的去年黨主席選舉,亦或今年對江啟臣失望,導致連勝文希望戰一回的黨主席選舉,連勝文對於國民黨的態度和期盼都是一貫的。然而,連勝文本身存在的問題和盲點,其實就像他所批評的藍營人士一樣的明確,只是,連勝文或許想得出別人的毛病,卻不一定真正看得見自己的問題。

舉例而言,連勝文曾經寄希望於江啟臣,卻對江啟臣在領導國民黨後,出現的各種私心自用和缺乏溝通的領導風格深感不滿,然而,連勝文卻幾乎完全無法向國民黨內的黨員或是台灣社會證明,自己是一個遠比江啟臣更為可靠之人。簡而言之,江啟臣雖然也是地方派系出身,但江啟臣至少是個立委,是台灣選民經由選舉選出來的政治人物,縱使江啟臣無能,連勝文如何證明自己有能?

連勝文曾經對趙少康提出許多不同的意見,這些說法都被親綠媒體拿來做國民黨內鬥的文章;然而,連勝文針對趙少康的所有表態,有可能都完全不是出於惡意,而是連勝文從個人立場和視角提出的看法和想法。比如說,趙少康正式返回國民黨後開的記者會,連勝文隨即表態並強調黨的機制不能因人設事,然而,連勝文對於國民黨過去太多因人設事的不滿,卻突顯出連勝文對於國民黨的此時此刻,仍有過多浪漫的不切實際的幻想,自身的想像反而脫離了現實。

再比如連勝文指趙少康如果想選黨主席,就應該走出長輩圈和走出政論節目少康戰情室的好友圈,並指趙少康如果希望成為一名領導者,那麼,領導者的眼光不能只侷限在台北市,只穿西裝打領帶,開口閉口都是國家大事;反之,領導者應該要了解多元的團體,多接觸黨內不同層級的團體,如此才能接地氣,這樣才能解決問題。然而,趙少康雖然長年遠離政治圈第一線,卻反而因為長年主持廣播和電視節目的緣故,使趙少康在人生的某一階段得以跳脫深藍的侷限,並透過和截然不同出身的專業與背景的人士互動,更加理解台灣的現實。

關鍵在於,當連勝文嘗試對趙少康提出自己對於領導者的理解和見解時,同樣和連勝文對江啟臣的不滿與批評相似,連勝文依然完全無法向台灣社會證明,自己這樣權貴出身的人,相較於趙少康,眼光更不侷限於台北市、更瞭解多元團體、更常接觸不同層級的人、更不喜西裝領帶、更接地氣、更能解決問題。

連勝文就像一個走在自己順暢人生的盲目成功者,卻始終對於自己的某幾段人生困境和遭遇始終耿耿於懷,並且永遠活在那些困頓時刻。連勝文就像一個滿懷熱情卻又待人親切的權貴子弟,雖然滿懷理想和抱負,卻始終並未自己真正踏出習以為常的同溫層。連勝文對於台灣政治和國民黨懷抱各式各樣的不滿,卻無法透過政治行動的充分參與,貢獻奉獻出足夠讓社會有同等感受的力量。

當不只綠營幾乎從上到下對連勝文抱持輕視的態度,就連藍營都有許多人對連勝文明裡暗裡嘲諷甚至看好戲的心情,我個人對連勝文的政治處境感到惋惜。連勝文或許相信自己這些年來做了些正面的付出,但台灣社會卻從未因此認可連勝文,連勝文不能怪台灣大環境和風氣有問題,政治人物該檢討的是自己。

連勝文想選黨主席,部分藍營人士不斷對媒體丟出消息,幾乎從江啟臣到朱立倫的團隊,都並未將連勝文當一回事。連勝文對媒體表示這些對他個人的攻擊和貶低就像蚊子叮咬一般無足輕重,但連勝文並未做出足以證明實力的表現。舉例而言,連勝文釋出想選黨主席至今,猶豫的會不會太久了?不過是場黨主席選舉,連勝文作為懷抱改革理想的中生代,想有所作為,需要想這麼久嗎?

從社會觀感上看,連勝文領導的國民黨,未必會比江啟臣領導的形象更差,甚至,倘若連勝文具備眼光、格局和能力,有足夠好的團隊支持,連勝文領導的國民黨或許還存在被年輕人部分喜歡的可能性。然而,連勝文給台灣社會的感受,至今最多就是一個親切的好人,最壞恐怕變成一個無能任性的紈褲子弟。當今藍營正是大爭之世,實力代表一切,十年過去了,連勝文想法依然很多,做得卻相對太少。連勝文既然有心選黨主席,鼓起勇氣去挑戰看看又何妨?連勝文無需四處去討教請益旁人的看法,連勝文的問題,恰恰正是連勝文自己。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