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單厚之】如今姚人多 昔日江宜樺

政事觀察站
姚人多日前陪同蔡總統出訪(圖片來源:中央社)
姚人多日前陪同蔡總統出訪(圖片來源:中央社)

在《勞基法》修法抗議過程中,總統府前用拒馬圍了很大的禁制區。幾天後,清大社會所學生會在臉書上發文嗆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質疑姚人多變成了拒馬、蛇籠的一部分,「從一個課堂上的傅柯主義者,漸漸無違和地成為傅柯所要批判的對象」。

看到姚人多的處境,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平衡一些?

太陽花運動佔領行政院,警方強力驅離之後,台大政治系學生發起連署給江宜樺的公開信、燒江宜樺的書、要求他下台。到了年底江宜樺因為國民黨敗選請辭時,又有畢業生立即發起連署,拒絕江宜樺回台大任教。江宜樺只能遠走他鄉,先到美國哈佛、史丹佛擔任訪問學者,之後轉往香港城市大學任教。

江宜樺應聘到香港城大任教(圖片來源:中央社)
江宜樺應聘到香港城大任教(圖片來源:中央社)

一個行政院長、一個總統府副秘書長,既然藍綠都有代表了,現在大家或許比較能夠拋開情緒,客觀、平衡一點來談這件事。

談到師道,很多人腦中自然會浮起「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這樣的句子,認為老師應該「身教重於言教」。如果按照教科書文白之爭的標準,這些恐怕有很大部分,都應該算是「威權遺毒」,應該要被扔進垃圾桶、從腦袋中清空的。

即便你真的接受這樣的價值,也不要忘了,他對應的其實是「天地君親師」、「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那樣的東西。這兩件事是一體兩面,你如果要求老師要成為方方面面的表率,你就要給視之如親、如父一般的尊重。

回過頭來看,現代的教育,從教育部到大學、中學、小學生,有哪一個對老師有這樣的期許?你選一門課是因為老師的高風亮節嗎?還是因為分數超甜?對於「恩師」,不能做到晨昏定省,但每年有寄張卡片給老師嗎?老師臉書發文有按讚嗎?

如果都沒有,你對老師的要求比對老婆還嚴、還多,有道理嗎?

回頭問問,不管是姚人多或是江宜樺,教你的時候夠不夠專業、有沒有偷懶、有沒有辜負那份薪水?如果都沒有,他們還有哪裡對不起你?

他們對你的義務,在你畢業那一刻起,就已經結束了。不必擺出一副他們欺騙你、欠你一輩子的樣子。

誰規定一個政治學者,就一定要是一個好的政治家?難道法律系的老師都是王牌律師嗎?企管系的老師就一定是好的CEO?戲劇系的老師一定要大紅大紫?

他就是自己知道紅不了、做不好、賺不了大錢,所以才去教書的啊!把書教好、不誤人子弟,就對得起你了。結果你不僅要媒人「包結婚、包生子」,還要媒人不許這個、不許那個,會不會太傲嬌了一些?

台灣社會很奇怪,老師值錢的就是學術、就是專業,但是我們偏偏不重視。審個課綱,學生委員比教授大聲,意見比教授值錢。教師評鑑,學生騎在老師頭頂上,結果是分數越甜、教學越混的老師,評鑑分數越高;認真要求的老師, 期末報告解釋不完。台大選個新校長,學生卻只關心操場、體育館不要外借。

我們不關心老師的學術專業、不關心學校的教學品質,卻在學術以外的領域要求一堆。要老師去罵馬英九、罵蔡英文,只為了我看得爽。最好你將來出社會,也是這樣罵老闆的!

《勞基法》表決當天,政務委員唐鳳到中正大學演講,談的是「從社會企業到社會創新」,結果中正大學的學生在唐鳳演講的投影前舉白布條抗議。

《勞基法》修的不好,很多人都心有戚戚焉。但鬧唐鳳的場來抗議,是個什麼道理?不用念到大學,大概也能知道,唐鳳管不到勞基法、勞基法也不關唐鳳的事。找唐鳳的麻煩、洗唐鳳的臉,是遷怒、找人發洩、逞英雄,還是真想解決問題?

大學的價值,不就是應該要教學生怎麼找答案、怎麼解決問題的嗎?知識的重量,也在於此。堂堂一個國立大學,是不會教、不能教、還是不敢教?

今之眾人,不只是「恥學於師」而已,更認定只要非我族類,必無可師之處。結果自然,「聖益聖,愚益愚」。

嗟乎!師道之不傳也久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