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包淳亮】中美貿易戰為何會引發輿論暴走

政治大學東亞所博士
政事觀察站

作者為政治大學東亞所博士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與美國的貿易戰好像是一件很嚴重的事,許多人都將之上升到新舊霸權你死我活的零和對抗的高度。我並不懷疑美國的軍情界可能將兩國關係如此看待,因為七月初在美國科羅拉多州阿斯本舉行的阿斯本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上,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已聲稱「中國正在將自己視為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經濟超級大國和唯一的主導性國家。這些角色一直是由美國扮演的,而中國正在試圖取代我們」,而中央情報局東亞事務中心(the East Asia Mission Centre at the CIA)助理副主任柯林斯(Michael Collins)也聲稱「中國的所作所為本質上是一種冷戰……這個國家正在通過所有可能的手段——合法的、不合法的、公開的、私下的、經濟的、軍事的——削弱其對手,而且還避免訴諸使用武力。」

 

確實,許多人都認為這次的美中貿易戰,是「舊強權對新強權的鬥爭,絕對不只是經濟目的。」甚至認為「這不是貿易戰,這是意圖改變政權政體的顛覆戰。」言下之意,這個世界正在滑入另一次冷戰的深淵。一些人可能,認為這是「普世的民主價值」在應對「中國民族主義」時所必須推動的方針,近日中國的「自由派」拿胡鞍鋼的「綜合國力超美論」說事,批評中國政府未能取悅美國以致於遭致此「禍」;他們或許也認為美國必須壓制中國的「霸權擴張」,而倘若美國失敗,將不再有可以將「中國民族主義」關進寶瓶的錫封,也不再有可以從外部推動中國民主化的力量了。

 

由於美國經濟規模僅與中國在伯仲之間,在這一回的兩強角力中,很難認為美國可以輕易取勝。雖然美國可能不甘於近期的失敗,而進一步推動對華冷戰,進一步降低美中經貿往來,但由於中國不僅並未對美國的多數盟國構成直接的挑戰,且對歐盟與日本來說,被美中爭相拉攏勝過變成被美國予取予求的乳牛,支持新冷戰也不如支持全球化,因此美國進一步推動冷戰的結果,未必能讓美國的盟國歸隊,而這將對美國的政治經濟構成頗大的壓力。而若美國真的在貿易戰中顯示出對中國的無能為力,甚至是失敗,那麼對世界各國、對整個世界的趨勢,都將是一件大事。

 

冷戰鬥士們雖然將這場角力包裝成民主對中國民族主義(或者專制、或者共產主義)的鬥爭,但各國未必忌憚那還未惡化為法西斯主義的「中國民族主義」,也未必認為必須將「西方民主」套用到實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中國頭上,各國但都會考慮最大化其國家利益。最能左右人們「選邊」的,恐怕還是誰會贏、誰會輸?川普總統近日聲稱中國股市下跌,因此看來美國會贏,但是對川普一直並不友善的美國主流輿論,則並未跟著起舞,反而繼續其對川普的敵視,擔心美國的貿易戰前景。

 

其實對於美國、歐盟或中國這類十兆美元等級的經濟體而言,牽涉金額高達幾千億美元的貿易戰,也未必真能搞到傷筋動骨;川普有可以說嘴的本錢,但對中國而言也是如此。與中國那些彷彿天要塌了的自由派不同,堪稱「國是派」的那些現實主義者,不僅認為貿易戰對中國的前途影響不大,甚至於只會加速中國的崛起。

 

國是派未必反對民主,但有自己的議程。例如8月4日大陸「知乎」網站的著名作者寧南山,就刊載〈作為一個中產階級,我對國家有哪些不滿意〉一文(這篇文章在6日並引起被視為民族主義報刊的《環球時報》老總胡錫進的回應)。他說中國的問題有三類,貿易戰或疫苗問題屬於人們關切且政府正著手處理的問題,其實無庸太擔心;更麻煩的是許多人不滿意但問題甚至還在惡化的問題,主要就是房價問題與教育問題。而最糟糕的是人口問題,特別是「宗教、民族、年齡失衡」的結構問題,目前基本無解。

 

在這次的美中貿易戰中,被點名為「禍國殃民」學者的,除了胡鞍鋼,還有商務部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他們也都對貿易戰的前景頗為樂觀,同時他們也都曾撰文質疑當前的民族政策。梅新育在〈維護胡鞍鋼言論自由的權利〉一文中,稱許胡鞍鋼差點作出另一項「足以載入史冊的貢獻。他提出深刻全面改革民族政策,可惜因遭到某委組織的上百篇文章圍攻叫罵,他喪失了堅持的勇氣,這一任務也就不能不留給後面的人了。」但胡鞍鋼這個被國是派視為必須再接再厲的「第二代民族理論」,則被自由派視為「遺害至巨」,「煽動民粹,反少數民族反宗教自由,把很多中國人帶向右翼。」然而在很大程度上,貿易戰的煙火之外,讓中國、歐盟與美國都更關心的,確實還是他們各自面對的少數民族問題。三大經濟強權都面對少數族群獲得優待,而本國多數族裔的中下層卻感到被剝削的問題。

 

回頭說,美中貿易戰雖然受到中國輿論的強烈關注,但美國人似乎並不以為意,讓川普的民調還繼續上升。但這種對抗並不真的刀光劍影,而且能放能收,我很懷疑是否這樣的貿易戰,會真的成為一些人所謂的「意圖改變政權政體的顛覆戰。」何況如同美中政策基金會主席、美國國會圖書館中國服務處前主任王冀在《南華早報》說的,「如果我們將『敵我』這樣一種簡單的模型套在對外關係上,那麼誰還會支持美國呢?……如果我們真的已經陷入與中國之間的一場冷戰,取勝的很可能並不是美國。」

 

或許,由於美國與中國的自由派主導的主流輿論,都擔心本國可能在貿易戰中失敗,兩國可以避免衝突的外溢與無限上升,從而將專注於國內的改革議程,與民族議題。無論如何,大國的前途,最終也只能取決於能否辦好自己的事!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