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建和】罹癌丈夫走了 甚至連回憶也要被奪走

振興醫院公關組長
健康大補帖

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小真決定結婚,反倒阿弘猶豫了,癌症雖已控制住,怕有天會復發不想拖累她,「如果我因為你生病而離開了你,那我就不夠愛你,我的愛也不是真的。」結婚不到二年,阿弘的癌症真的復發了,他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當初手術又化療,醫師說一切控制不錯,定期追蹤即可,沒想到如此快復發,而且已轉移到骨骼及內臟器官了。

醫師說手術已沒有必要,但一定要做化療,不然只剩三個月,然而阿弘對治療已沒有信心了,他不想重來一次化療的痛苦,也只是多延緩幾個月的時間,與其痛苦的活著,不如三個月快點結束痛苦的一生。

小真知道他的痛苦,但不想讓他就此輕易放棄,一旦他放棄了治療,等於葬送了他們的未來,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機會,她還想和他繼續走下去,能走多久就走多久、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她幾近哀求要他不要放棄治療,只有他陪在身邊,她才有勇氣面對未來,阿弘落淚了,緊握著她的手表示願意接受化療。

小真申請了留職停薪,化療期間天天守在阿弘身旁,知道化療會胃口不好,想盡花樣讓他可以多吃得一點,有時他心情不好,她總默默在旁聽他大發脾氣,等他發洩完累了睡了,她才跑到走廊盡頭暗自低泣,哭完後擦乾眼淚帶著笑臉再回到病房,看著他睡著的臉龐也等著他醒來。

回診時醫師說化療效果不如預期,必須換新的化療藥物再來一次,他崩潰了,不想再受這種痛苦,只為了多活幾個月,一點意義也沒有,他決定不再接受化療,小真也被打敗了,要他加油再試一次的鼓勵話語,這次她一句話都說不出。

回家路上,她扶著他瘦弱的身體,兩人默默各擁心事地走著,沒有交談,回家後他說累了,直接回房沒開燈關上了門,重重的關門聲,像是他對殘酷無情所能發出的最大抗議,小真坐在沙發上,等著天黑讓黑夜遮掩她無止盡的眼淚。

朋友介紹吃中藥,他背痛好轉,也睡得安穩些,每天早上小真就陪著他到河堤散步,那段日子過得平靜,也去了趟花東旅行,她很滿足這樣的現狀,一直提醒自己這不是夢,打從心底微笑著,這是丈夫癌症復發後她第一次的笑容。

只是這樣的笑容剎那間凍結,小真心想或許她根本不應該笑,某天夜裡阿弘突然間怒睜著眼大喊痛,全身不安扭曲著,她不斷喊著他,一陣抽搐後,丈夫隨即陷入昏迷。陷入重度昏迷的丈夫始終沒有張開眼,小真知道他已不久人世,知道分別的時候到了,但她還沒有跟他說再見,他怎麼可以就這樣走了,她要把這輩子還來不及說的話都告訴他,希望他可以睜開眼看她最後一眼。

住院第五天,阿弘虛弱地睜開眼,罩著呼吸器喘著叫她的名字,她側耳努力聽著,「對不起,我先走了,原本答應要照顧你一輩子,我沒辦法做到,謝謝你,我欠你很多,你要好好照顧你自己,不要難過,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把我忘掉,再見了~」阿弘走了,留下小真與他失去氣息的身軀獨處。

處理完丈夫後事沒多久,小真還在收拾失去摯愛的心情,痛還在傷還在,但現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這點而已,好多事等著她處理,只是沒想到,她不用自己動手,已有人急著替她處理,甚至連她的回憶也是。

小叔夫妻倆到她家收拾東西,事先都沒有通知,目的是要來把東西帶走,酒櫃裡的酒、一些名貴的東西,甚至連丈夫的西裝,小真呆坐客廳裡看著這一切,怎麼有這樣荒謬的行徑,她丈夫過世都還沒四十九天,抑制的悲傷情緒一時之間全湧上來,哽咽低聲近乎懇求,「如果你們真的要把東西拿走,可不可以再過二天,四十九天過後再來拿,好不好,拜託你們了。」小叔夫妻倆互相看一眼,「那我們先把這些帶走,其他的過二天再過來拿。」碰一聲關上門,再見也沒說。

悲傷在淚水中蔓延開來,小真放聲大哭,怨他一個人走,「你叫我不要難過,還叫我把你忘掉,難道他們把東西都拿走,我就可以忘掉一切嗎?難道他們不知道,把東西都拿走了,只是把我已掏空的心,再傷害一次嗎?我已經遍體鱗傷了,還要我怎樣。」

四十九天過後隔天,婆婆又帶著小叔夫妻倆登門,一句話也沒說開始指揮搬這搬那,完全無視她的存在,裝好了一袋一箱就往樓下的車裡送,裝不下的就先堆在一旁,臨走前婆婆丟下一句話:「其他的我會叫他們明天就過來拿」。

望著這個曾熟悉的房子,卻突然間感到陌生不已,她不斷在房子裡四處找尋丈夫曾經存在的點點滴滴,怎麼才一天的時間就全被掏空了,她為什麼會被遺棄在這裡,為什麼找不到存在的印記,她為什麼要被迫遺忘,為什麼不能擁有那些記憶,她有千百個為什麼,現在只剩下這個空虛的房子陪著她。

以為結束了,不,婆婆三天二頭打電話給她母親,要她快點搬離那個房子,即使房子在她名下,是丈夫留給她最後的東西,但婆婆仍要她搬離,甚至請出家師父打電話要她放下不要執著,「我還不夠放下嗎?我什麼都沒有了,連丈夫和我共有的東西,甚至丈夫穿過的西裝,都已從我身邊拿走了,我難道連保留最後一絲的回憶也不可得嗎?」

母親年事已高,禁不起打擊,看到母親不斷接到婆婆羞辱的電話,暗暗掉淚為母親感到委曲難過,「女兒,媽媽很關心你,也很不捨你,搬回家來吧!」小真簽下了放棄繼承同意書,房子無條件過戶給婆婆。

整理好屬於她的物品,小真才發覺她的東西不多,二只皮箱就夠了,她帶走唯一最珍貴的東西就是一本本相簿,他們相愛的證明和曾經走過的點點滴滴,也是她所能擁有的唯一回憶。

離開那天,小真拉著二只單簿的皮箱,最後一次打開大門,只是不會再回來了,回頭望了最後一眼,浮現一種奇異的陌生感,她真的住過這裡嗎,她真的有這裡的記憶嗎,這樣的陌生感讓她感到無限的酸楚,關上門那一剎那,全身癱軟跌坐地上,淚水無止盡流,想要放聲大哭,彷彿一切不曾存有過,但為什麼那些記憶卻又那麼鮮明在腦海裡像鬼魅遊盪著,她不懂,她真的不懂。原來她帶走的是,「剩下沒有氣味的回憶」而已,又像夢一場,這場夢似乎永遠不會醒。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夫妻間發生這3件事 就是逼太太出軌
罹癌丈夫走了 甚至連回憶也要被奪走
為何陳菊一席話,能激怒所有北部機車族?
武則天:成為女領導人之前,得先做好一個「女人」
一場完全「對人不對事」的遊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