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孫平林】台灣爭慰安婦人權 東京、京都兩地日本人助攻了

資深媒體人
政事觀察站

作者為媒體人

一座在台南「突然」揭幕的「慰安婦雕像」,讓日方措手不及而引發騷動,堪稱是慰安婦對日求償問題近年最高招的一步棋,逼得日本政府不得不面對台灣這個「老小弟」還有「慰安婦對日求償問題」懸而未決。其實,一直要求日本政府對慰安婦問題負起國家賠償責任的,在日本國內還有一群有識之士,長年在東京和京都街頭持續運動著,要用良知呼喚日人和日本政府正視。

「抗議雕像」其實是韓國慰安婦對日求償運動近年在世界各地採取的策略之一,因韓國民間團體發起每周三到日本駐韓大使館前的「周三抗議運動」,至今已26年、1300多回合,參與其中的抗議學生已成中年婦人,民運中堅份子也成老婦,受害倖存阿嬤更是陸續凋零、僅剩個位數,然日本政府仍無動於衷,眾人憂心倖存者全數凋零後,日本政府更不用面對戰爭責任,乾脆立起抗議雕像,24小時全天候對著大使館抗議,這也成為近日日本政府在各地遊說「防範」的抗議手段。

因日本政府至今不願面對這段違反人性的歷史真相,即使10萬、20萬慰安婦們當年都是搭軍艦和軍用卡車前往戰地,被視作「用以穩定軍心、維持戰力的軍用物資」,隨著軍隊和戰事一路遷徙,需遵從軍方設立的慰安所制度、由軍方派軍伕管理、軍醫檢查性病、服務日本軍人,日本政府仍不願承認國家應該對建立這套制度的戰爭罪行,負起戰爭責任,進行國家賠償、立法補償等措施,還故意以曖昧不明的態度,不斷釋放「慰安婦是自願前往」、「是民間商人設立的妓院」等訊息引發社會爭論、模糊焦點。

是這睜眼說瞎話的態度讓全世界慰安婦支援團體都怒了?連日本民間的有志之士也看不下去了,是這樣的無恥態度「支撐」這群支援慰安婦日本團體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持續抗議。

最積極聲援台灣慰安婦阿嬤的團體,分別在東京和京都各有一個,雖說是個團體,其實核心人物不過是個位數,不是台灣成立協會或基金會這款組成,而是每個個人力量的「聚集」。東京的靈魂人物是現年71歲的柴洋子女士,京都的靈魂人物守田女士現年56歲,倆人投入慰安婦支援運動都是從1991年開始,那一年全球第一個慰安婦倖存者金學順現身,證實日本人曾經「聽說」的事,原來是事實,讓很多家人曾受「戰爭」之苦的日本人挺身而出支援這「反日」議題。

柴洋子,原是一家小出版社員工,現靠著微薄退休金過活、還是不放棄聲援這個活動,她狹窄的租屋處,榻榻米上堆滿相關慰安婦議題的各式文件資料、書籍、影片、照片,她的父親是戰前被要求移居滿州的平民,戰後搬回國、一貧如洗,很辛苦地重新開始過活,所以她知道人民遭受「戰爭的苦」。

她投入慰安婦求償運動是這樣搞的,不再有任何私人娛樂或旅遊行程,把金錢和時間都投入了慰安婦運動,她開始頻繁地前往台灣、去韓國、菲律賓、荷蘭、印尼、中國等有慰安婦倖存者的國家,哪裡有慰安婦倖存者願意接受探視,再偏鄉闢壤她也去,哪裡有慰安所遺跡、再難抵達她也不怕舟車勞頓,她陪伴台灣慰安婦阿嬤,花蓮、屏東也一日往返探視,直到阿嬤離世,這幾年她送走了幾十名的台灣慰安婦阿嬤,她盡可能參加每一場告別式、甚至前往墓地、靈骨塔祭拜,告訴天上的阿嬤們運動的進展。

回到東京,她們有著一個「非正式」團體,一路跟著支援,成員是住養老院的台人、韓籍日人、教會牧師,百貨夜班倉管員、藝術工作者、學生等等,有時因為工作時間和財力問題,無法參加每一場集會,日本人的民間集會邀請倖存者或學者或NGO工作者演講,參加者每人酌收1千或5百日幣,靠這樣的費用支撐講者的費用。

柴洋子甚至用一己之力編輯了一本小雜誌,記載近期各國慰安婦運動進展,也包括台灣的活動,台南的「抗議雕像」也會是她下期主要刊登題材,這被她視為對日本政府相當有力的抗議行動,雖然她的發行量不到幾百份,但每一個看到的讀者就累積一份力量。

在京都的守田女士,她和丈夫都是日本學運時代的運動者,守田先生曾是大學經濟研究室的研究員,該單位因不景氣遭學校裁撤,加上剛好發生福島事件,他成為反核人士,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

先談談守田女士,她只是在不同安養院幫忙煮飯的兼職員工,卻能發起組織「第一水曜日風雨無阻」活動,無法比照韓國每周三的抗議集會,森田女士在京都至少辦到每月第一個周三抗議行動,只有10多人的集合,傍晚5時在公園集合後,一路敲鼓吶喊抗議,拉起準備好的看板,上頭列有各國慰安婦倖存者相片和故事,在熱鬧的京都五條街頭,一路高喊抗議標語遊行,之後到定點宣讀訴求、發送傳單,最近因為中國、台灣遊客增加很多,她們也準備了中文版文宣發送。

每一周對更多的人說出「慰安婦問題的真相」、「慰安婦問題是什麼?」每一個收下傳單的人、對她們來說都是一個力量。雖只有每月一次,卻是風雨無阻,守田女士的臉書貼文,可以看她在一樣的路口、一樣的慰安婦問題背板前發表訴求,從短袖到長袖、到大衣和沾著雪花的冬帽,真正從夏天到冬天、風雨無阻。

跟隨她一起發傳單的成員,有女校舍監、診所護士、學生、退休公務員、小店老闆、畫家、藝術家,真正的有識之士運動,真心且堅定地用身為一個「人」可以發揮的力量,想讓更多日本人支持,逼日本政府正視。

這群人、這些事、這運動,現在還在日本民間持續上演著,如果你正巧到京都差旅,在祇園清水寺和稻荷神社之外,如適逢「每個月第一個星期三」,在京都五條的熱鬧大街上,你會看到一群散發傳單的良心人士,請接下她們的傳單、給予他們支持和鼓勵。他們已經風雨無阻至少十幾年,至今日本政府還是不願為慰安婦負起戰爭責任。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