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田知學】你相信我

振興醫院急診室醫師
愛的培養皿
非當事人圖片(圖片來源:iStockphoto)
非當事人圖片(圖片來源:iStockphoto)


作者為振興醫院急診室醫師

在急診室上班如果遇到一點空閒,就會追蹤前幾天情況危急、有生命危險的,或是特殊病情的案例…..,看看他們現在狀況如何了。

這些通常都是被急救、被插管,或是重大傷病的病患。

最後一次跟他們說話的時候,經常是在千鈞一髮之際,我站在他們床頭用面罩罩住他們的臉給氧氣、準備插管,幾位護理師在一旁打針、抽血、給藥……..;雖然只有幾秒鐘的時間,我在心中沈住氣、穩定自己的的心意和腳步,給自己鼓勵和信心去面對這個只準成功不許失敗的關鍵時刻,並祈禱上帝給我信心和力量。

有時候是在心裡、有時候是直接跟還有意識的病患說:「不要害怕!我們都很努力在幫你!等下會讓你睡著!你不會有感覺的!跟我們一起加油!」,等護理師把插管器具準備好的時候,開始用最快速的動作插管急救。

那天,有一個拖了幾天才去心臟科門診的病患。門診護士很機警,發現他不太對勁,直接用輪椅推過來急診室。快速的評估之後,是急性心肌梗塞,但是他同時還有其他三個狀況存在,加上心肌梗塞,每一個狀態都可能獨立讓他致命,而這四個狀況的治療有些部分又相互牴觸…。

他處於一個接近休克的狀態。能給的藥物都給上了、跟緊急會診的心臟科討論之後,準備送心導管室 – 先保命、穩定心臟再說。

「某某醫師,我看我必須親自送他去導管室,你可以幫我cover一下其他病人嗎?我會盡快回來!」我的急診魂、急診直覺告訴我病患可能會有危險,所以決定帶著助理、住院醫師,跟護理師一起推病人去導管室。除了病患的點滴幫浦,床上還擺著心電圖監視器、電擊器、簡單的急救工具,床底接著氧氣鋼瓶。

「嗶、嗶、嗶…」心電圖監視器發出的聲音,像是司令口號一樣,帶領著我們的腳步。那是一個非常長的走廊,有加護病房的家屬、有等待手術的家屬……,我們用最快速的、最一致的步伐穿梭,沿路大喊著:「借過!不要在走道中間!趕快離開!請把小朋友移開走道!借過!借過!……」。

一進導管室,病患咳個嗽、嘔一下,就黑掉窒息了。我趕緊挖掉他嘴裡的食物、其他人給氧、抽吸,他很快就回復意識。

我站在他的床頭,他的頭就在我的胸前,他的胸口非常不平穩地快速起伏、顫抖著,彷彿用盡所有力氣要擺脫死神的拉扯。

將雙手放在他滿是冰冷汗水的臉頰,我低頭貼近他的臉跟他說:「我們還是得幫你插管了,我不會讓你痛苦,會讓你先睡著,你相信我!但是不可以放棄!你還很年輕!知道嗎?」。

他輕輕地點頭,眼睛平靜地閉了起來。

雖然不是熟悉的急診室,大家還是用最快的速度找器具、藥物…,很順利地插管成功,穩定病患的呼吸道。確定病患生命徵象穩定、交給準備做心導管的醫師之後,留下住院醫師繼續幫忙給氧到呼吸器送達導管室,我和助理先回急診室繼續原來的工作。

呼吸器抵達、心臟內科醫師用心導管確定問題,但是問題不是用心導管就可以解決的,轉而直接接上心臟幫浦、接著由心臟外科醫師團隊執行開心手術。
就這樣,這條命保住了!

一個禮拜之後,病患健康地走出醫院。

自始至終,病患或是家屬都沒有跟急診說謝謝。不過,其實我們已經習慣了!

台灣急診醫學,到現在也成立二十周年了!在所有科裡面還算年輕的。急診,就是一個科,大家常誤解急診室裡看到的醫師是 — 實習醫師、年輕醫師、上面下來輪流的醫師……,其實,你在急診室裡面看到的大多數醫師都是「正港的急診專科醫師」。

雖然有很多的情緒和壓力夾雜著,我非常喜愛當急診室醫師這個工作,但是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多厲害;相反地,每天的每一個病患都像是老師一樣提醒自己還有很多很多的不足,及可以學習、進步的空間。

醫療是一個團隊,每一個治療的結果 – 不管成功或失敗,都是由整個團隊一起完成的。而每一個幫助過的病患,也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功勞,是整個團隊,大家一起努力所成就的。

很多很多的責罵和催促,很少很少的感謝。你問我開心嗎?無法用言語表達的開心!可以延續一輩子的開心!尤其像這樣的時刻,相信參與的所有醫護人員,都感到開心!肯定自己存在的意義!並對未來的挑戰有更多的動力!

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