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紀炫宇】走下正義與邪惡的擂台 才能找到台灣價值

美國政治公關工作者
政事觀察站

作者為旅美政治公關工作者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10日到台北市議會進行施政報告。圖/中央社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10日到台北市議會進行施政報告。圖/中央社

在宗教自由史上,在思想自由史上,在政治自由史上,我們都可以看見容忍的態度是最難得,最稀有的態度。人類的習慣總是喜同而惡異的,總不喜歡和自己不同的信仰,思想,行為,這就是不容忍的根源。 不容忍只是不能容忍與自己不同的新思想和新信仰。

一個宗教團體總相信自己的宗教信仰絕對是對的,是不會錯的,所以他總相信那些和自己不同的宗教信仰必定是錯的,必定是一端,邪教。 一個政治團體總相信自己的政治主張是對的,是不會錯的,所以他總相信和自己不同的政治見解必定是錯的,必定是敵人

–胡適<<容忍與自由>>

「台灣價值」是近來政壇熱議的話題。蔡英文總統要求台北市長柯文哲必須重新闡述自己的「台灣價值」,柯市長的競選對手姚文智立法委員批評他拒絕答題,主張不明。然而,這種已經預設對錯,沒有討論空間的「價值」,是不是我們所需要的「台灣價值」?

過去短短400年內,台灣歷經荷蘭、明鄭、清朝、日本、國民政府與民選政府等政治文化迥異的政權統治,歷史的錯亂自不待言。「台灣價值」因此不該定於任何一尊。台灣需要的是經過討論與妥協,相互理解與包容的價值觀。這樣的「台灣價值」,才有可能消弭對立,帶領國家走向未來。

讚賞兩蔣時代的經濟發展,未必就是威權遺毒;懷念日治時期的秩序與建設,未必就是甘為皇民;希望與對岸和平相處,共生共榮,或是搭上對岸經濟持續發展的順風車,未必就是甘受共黨統治;希望透過正名立憲,建立新國家,未必就是昧於國際形勢的理想主義。

  • 改變政治風氣

胡適曾說:「年紀越大,越覺得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

政黨與政治人物競逐政權,政見攻防互比高下無可厚非,但大多數議題之既有爭論,就難有刀切豆腐兩面光的解答。惟有卸下正義與邪惡的判斷,跳脫對錯二分的桎梏,台灣的政治風氣才能提升,國家才能前進。

遺憾的是,過去的20多年,政黨惡鬥、社會對立嚴重,國家似乎陷入無止境的意識形態之爭,原地打轉。

過去幾任民選總統的就職演說中,都相當程度地觸及這樣的困境:國家不會因為領導人而偉大;全體國民的共同奮鬥,才讓這個國家偉大。總統該團結的不只是支持者,總統該團結的是整個國家。團結是為了改變,這是我對這個國家最深切的期待。在這裡,我要誠懇地呼籲,請給這個國家一個機會,讓我們拋下成見,拋下過去的對立,我們一起來完成新時代交給我們的使命。

  • 2016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說

新政府另外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導正政治風氣,恢復人民對政府的信賴。我們將共同努力創造一個尊重人性、崇尚理性、保障多元、和解共生的環境。我們將促進族群以及新舊移民間的和諧,倡導政黨良性競爭,並充分尊重媒體的監督與新聞自由。

  • 2008馬英九總統就職演說

台灣是一個多數移民的社會,不是少數殖民統治的國家,沒有任何一個族群應該背負莫須有的歷史包袱。在今日的台灣,不管你出生在廣東或者台東,不管我們的母親來自越南或者台南,每一個人都擁有同樣的地位和尊嚴。

阿扁認為,不管是認同台灣或者認同中華民國,其實都是相同的歸屬。「族群多元、國家一體」是台灣這一塊土地上最美好完整的圖像,沒有本土和外來之分,也沒有少數和多數之別,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應該是一個命運相同、榮辱與共的整數。

  • 2000陳水扁總統就職演說

每個人因為家庭、教育、工作環境對歷史事件有不同的認知與詮釋,對國家的發展有不同的期待與想望,領導人應該提倡相互理解與尋求共識,而非打擊與消滅想法不同的一方。我無意檢視或評判三位總統在任內的作為,但願意相信他們都曾經有以團結取代分化、帶領全國人民共同前行的初衷。

  • 憲政改革—–鼓勵多元政黨

除了期待政黨領導人幡然醒悟,或者也可從選舉制度著手,讓百家爭鳴,鼓勵更多的對話與妥協。兩黨制固然便於形成有效統治的多數,卻也造成了議題二分,非黑即白的政治思維,時常扼殺了對話的可能,消滅了妥協的空間。

第三黨在國會與議會中的存在與發展,不應該建立在大黨的憐憫與善意。選舉市場上,選民應該擁有藍綠統獨以外的選項。重大政策的形塑缺乏多元討論,也可能是目前社會對立嚴重的原因之一。

降低不分區分配席次的門檻已漸漸成為社會共識,衷心企盼日後能增加不分區委員在立法院的比例,讓更多以社會議題為導向的政黨能進入國會,參與國家重大政策的討論與制訂。

  • 政黨轉型—-以民意為依歸而非黨意

黨意凌駕民意不應該是常態,代議士最終應對選民負責,而非政黨。台灣政黨掌握提名權,在單一選區的立委選舉可說掌握生殺大權,因此當政黨祭出黨紀時,平時大鳴大放的國會議員也只能乖乖歸隊。

同屬於兩黨制的美國,國會議員與政黨的關係並不如台灣密切。政黨組織固然可以在初選中支持屬意的人選,但最終要由選區內登記該政黨的選民在公辦的投票中決定勝負。議員因此更重視選區內民眾的想法,而未必依照政黨政綱或政策立場投票。

根據統計,本屆美國國會眾議院議員中,投票紀錄與川普總統完全一致的共和黨國會議員只有4位;來自密西根州第三選區的Justin Amash與北卡羅萊納州第三選區的Walter Jones近半的投票與川普唱反調,Amash在法案表決時與川普立場不同的比例為44.3%,Jones更達47.5%。在野的民主黨國會議員並未「逢川必反」,來自明尼蘇達州第七選區的Collin Peterson、德州第28選區Henry Cuellar、亞利桑那州第九選區的Kyrsten Sinema都有超過一半的法案投票與川普立場相同,超越了Amash與Jones兩位共和黨議員。這樣的投票行為,恐不見容於台灣的兩大政黨。

2008年的國民黨,以及2016年的民進黨,贏得總統與國會大多數席次,同樣掌握著徹底改變台灣政治惡鬥的契機。可惜的是,要求大權在握的政黨與政治人物著眼於憲改改革,提倡對話與分享,恐無異於緣木求魚。我在此拋磚引玉,但願有志之士共同謀求帶領台灣走出政黨惡鬥、社會對立的解決之道。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當別人問你薪水 萬萬不可說會惹麻煩
以賺錢為目的的兼職,是最愚蠢的投資
Ptt之父挑戰臉書巨獸:ptt.ai啟動
溫吞總統搭配政治大姐頭
提議選舉權降到0歲 父母代理投票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