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蔡增家】無罪卻懷璧其罪—再見了平成時代

全球話視野
<span>日本明仁天皇即將退位,圖片來源:AP</span>
日本明仁天皇即將退位,圖片來源:AP

今(2019)年是平成三十一年,也會是平成時代的最後一年,只是距離四月三十日,日本新天皇就位還有將近三個月的時間,但是,日本人民卻早已在瘋迷於猜想新的國號,期待新天皇的來臨,彷彿希望早點告別那個「不堪回首」的平成時代。

只是,平成時代真的有那麼不堪回首嗎?

其實,對於許多日本人來說,整個平成時代就像一部經濟衰退史,因為自從1989年日本平成天皇即位之後,日本便從泡沫經濟的高峰轉向經濟衰退的深淵,從此之後一厥不振,由於戰後日本經濟最長的衰退期,都是籠罩在整個平成年代,於是,日本經濟學家便把它稱之為「平成不況」,從此之後,平成時代便成為經濟衰退的代名詞。

對於三十世代的日本年輕人,他們出生在失落的十年當中,成長於失落的二十年,如今還要面對即將到來失落的第三十年,他們從未分享到戰後日本高度經濟成長的甜美果實,但是卻嚐到日本少子高齡化、財政赤字高攀的苦果,這讓他們對於平成時代,自然沒有太大的好感。

而對於六十世代的團塊世代,他們出生於戰後的嬰兒潮,成長於七零年代的神武景氣當中,如今在退休之際,卻要面臨消費稅提高、老年破產的窘境,他們在年輕時,是日本戰後經濟高度成長的背後推手,但在臨老之時,卻發現若不再退休就業,將會成為下流老人的困境,這讓他們對於平成時代,自然頗多怨言。

然而,如果把視角放大來看,平成時代其實是日本戰後經濟的轉型期。

二次大戰之後,日本以官僚為主導的方式來全力發展經濟,那是在美國的羽翼下以及市場保護主義下,所形成一套日本型的資本主義,這套日本型的資本主義,只有在封閉型經濟體下才能運作,一旦面臨全球化的浪潮,便會開始逐步瓦解,而1990年即位的平成世代便正逢其時,讓日本面臨經濟轉型的陣痛期。

再從實證的歷史來看,平成時代只是日本經濟衰退的代罪羔羊。

美國為了要讓日本打開國內市場,便於1985年聯合英法德等工業國家,以簽署廣場協議來迫使日圓大幅升值,日圓的大幅升值形成1985-1990年期間的日本泡沫經濟,而1990年平成天皇就位時,便正好面臨日本泡沫經濟的瓦解,日本經濟也從此時開始走向衰退,這只能說是平成世代,來的真不是時候。

平心而論,如果沒有平成世代這三十年來的經濟轉型,絕對不會有現今安倍經濟學的甜美果實。

在平成年代,日本政治逐漸從過去的派閥政治轉向民主政治,小泉純一郎的美女刺客策略,讓許多黨內大老紛紛退位,讓年輕世代紛紛出頭,完成自民黨內世代交替的階段性任務;而日本經濟也從過去的官僚主導逐漸轉向多元決策,在民主黨執政時期,以政治家主導來改變過去官僚主導的運作模式,讓日本決策體系更透明化及公平化;最後日本社會也從過去的封閉體系逐漸大開大門,安倍改變過去排外的慣例,大量引進外來勞工,以彌補國內勞動力的嚴重不足,這項政策被稱之為日本的二次開國。

由此可見,沒有平成時代長達三十年的改革陣痛期,日本不會有現今的強力反彈,沒有歷經平成世代三十年的經濟不況,日本不會警覺來自中國大陸經濟的強力挑戰,沒有平成世代的經濟衰退苦痛,日本不會齊力走向全面性的改革,那是一種淪為第三大經濟體的集體恐懼感,也是對於戰後聯美制中戰略的高度不信任感。

因此,我們必須要以更高的視野來看待平成時代的功與過,在今年元旦,日本皇宮前聚集數十萬民眾來為即將退位的天皇拜年,可以了解日本人對於平成時代是存在著複雜的情感。

而一向迷信的日本人,希望透過更改國號來改變國運,只是,在制度沒有改變的情況下,又要如何期盼新天皇能夠改變日本呢?因此,平成無罪,但它卻懷璧其罪。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