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蕭景紋】十五歲墨西哥少女的成年禮

駐美兒童腎臟科醫師
愛的培養皿

作者為駐美兒童腎臟科醫師

十五歲墨西哥少女的成年禮。圖/蕭景紋提供
十五歲墨西哥少女的成年禮。圖/蕭景紋提供

那個星期六有兩場截然不同的生日慶會。

傍晚是小病人海倫娜的十五歲的生日。幾個禮拜前,她的媽媽特意打電話來給我:「醫生,妳一定要來喔!」中年婦人在電話另一端誠懇的說著。她的西班牙文充滿著濃濃的墨西哥鄉下的語音,有好多生字我聽不懂,但大致猜出內容。

海倫娜是我剛當主治醫師時的病人,在她七歲時就認識了。腎臟的慢性疾病控制了好幾年,後來我換了醫院之後,海倫娜仍然和我保持聯絡,每年定時邀請我參加她的生日派對。從她小時候在公園的噴水池邊吃烤肉,到如今十五歲華麗的成年禮,好多年過去了。當年新婚的我,現在小孩也快唸小學了。而海倫娜的腎功能漸漸衰竭,還在移植名單上等待著。

接到她的邀請,我欣然答應。

那天晚上,剛好有另外一個同事幫妻子舉辦四十歲的生日舞會。愛妻心切的他,包下了一家酒吧,邀請了醫院裡面許多同事和好友。他們別出心裁地辦了八十年代的主題舞會,請大家把孩子留在家裡,盛裝打扮來慶生。

這種舞會不常見,到我們這個年紀了,星期六晚上是屬於看電視打瞌睡的好時光,很少人會有這個心思去大費周章地邀請大家在夜店裡狂歡。我們年輕時也沒有這樣瘋狂過,成人之後更不可能了,甚至哪裡有夜店都搞不清楚。

於是,醫院裡一群平常很敬業但無趣的人,竟然很有默契地找保姆親人來看小孩,上網購買八十年代的服飾,準備著舞會的行頭。可以有藉口假裝自己年少輕狂,這個機會實在是太難得了。

那個下午,我們把小孩寄託在奶奶家之後,在輕飄的小雨裡往鬧區前進。南加州人的開車技術本來就憋腳,下雨時更是慘不忍睹。高速公路上的狀態非常糟糕,一堆小車禍讓交通癱瘓,我們費力開了好久才駛到了鬧區裡頭的小巷。

那時已經天黑了,傾盆大雨迎頭而來,我和先生抓著雨傘,穿著西裝和洋裝在凹凸不平的水窪裡奮力走著,鞋子都濕了,兩個人變成落湯雞。

舞會舉辦在一間不起眼的小平房裡。後院搭著帳篷,邊沿滴著雨,下面有很多吃飯的人和一個賣Taco的小車。一群墨西哥人隆重打扮,男人戴著牛仔帽,女人濃妝豔抹穿迷你裙和高跟鞋,排在隊伍裡頭等著吃Taco。那種氣氛看起來有點像南台灣廟口擺桌的場面,有一種獨特的小鎮風情。。

海倫娜穿了一件深紅色的晚禮服,頭髮梳得很漂亮,當年的小女生已經變成亭亭玉立的少女 。她很高興地和我們寒暄著,帳篷的漏洞裡雨水流下,打濕她美麗的衣服。她絲毫不介意,繼續跟我們說話。

她的媽媽也是濃妝艷抹,穿得很火辣。熱情的跟我們擁抱照相之後,就去招呼別的客人了。我和先生排隊拿了Taco後,和身邊的客人聊天著。大家都是墨西哥人,我和先生的西班牙文還說得過去,很有興致地談了關於一些醫院裡頭的趣事,就匆匆告別了。

第二個舞會在郊區的酒吧裡,雨已經停了。我們因為之前趕著去海倫娜的慶生會,沒有換裝,也是穿著之前的西裝和洋裝就前往了。到了酒吧時,才發現大家都打扮得很有趣,很多女生眼睛化成黑暈的眼線,頭髮梳成鳥巢狀,噴上大把的髮膠,就像年輕時,美國女孩流行的瑪當娜式庸俗裝扮。

寬大的T恤露出赤裸的肩膀和五彩繽紛的胸罩吊帶、緊身褲上圍著粉紅色的篷裙,還有雙手戴上剪掉指頭的蕾絲手套,露出鮮紅的蔻丹。有一些女生將頭髮梳成高高的馬尾,歪斜地綁在一邊,繫上大蝴蝶結,踏著鮮豔的高跟鞋,跳著熱舞。

同事們的心情都很好,或許都因為當了爸爸媽媽後很少出門,今天把小孩子托給別人帶,大家似乎都年輕了二十歲,又回到了高中大學的時代。

那晚,我們有時在酒吧的電視機前玩著超級瑪莉兄弟的遊樂器,有時DJ放著高中流行的嘻哈音樂時,大家鬧著一團。覺得偶爾歡樂一下也無妨,並不是每一天都要有太深奧的意義,也不需要為這篇文章提出什麼心得,說一些什麼人生的夢想還是地球毀滅的結論。這天只是純粹輕鬆一下,難得出來看看老朋友,很開心。

回家的路上,已經快要一點凌晨了,忘記有多久沒有那麼晚還在外面遊蕩。先生這時轉過頭來,說:「小孩都不在家,要不要去吃宵夜?」

這種平時我覺得很無聊的事情,突然覺得好特別。明天一早就要去奶奶家接小孩了,平常人的務實生活即將繼續,趁著這一個難得的夜裡,放鬆心情吧。

「走,我們去In-N-Out 吧!」我說著,想到美味的漢堡和奶昔時,饞涎欲滴。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所有言論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並經作者保證文章內容並未侵犯任何人之權利或違反相關法令。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 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