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賴榮偉】韓國瑜現象利空出盡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法學博士
政事觀察站

作者為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法學博士

圖片來源:民視
圖片來源:民視

現在人人都在討論韓國瑜,韓國瑜成為網路聲量最高的候選人。韓國瑜現象甚至取代柯文哲效應。但,網路聲量高真的不等於選票。尤其,隨著選戰的最後倒數,從空戰打到陸戰,從形象牌打到團結牌、政績牌甚至最後的兩岸牌。韓國瑜現象面臨利空出盡的窘境。

韓國瑜現象的形成,大環境是原因之一。民進黨中央政府的一系列改革,衝擊既得利益者;執政績效不佳,進一步加劇相對剝奪感的情緒以及不同黨派的奪權仇恨。教長事件、年金改革與衝突、邦交國斷交、跳電、香蕉與珍奶風波、張天欽促轉會爭議、中油出包、疫苗出狀況等,讓基本盤一向綠大於藍的高雄選戰有了出現變數的空間。

  • 形象牌:非典型

說到底,韓國瑜的形象牌包裝,所訴求的乃是滿足臺灣社會白色力量的期待甚至與其匯合。

白色力量,係指太陽花學運以來的一股超越藍綠的社會支持力量。社會上有為數不少的人民,對於素人、跳脫藍綠、非典型政治人物有高度支持。這種支持力量,不限於某人亦可轉移到其他黨、政治團體。白色力量,說到底,反映臺灣公民社會茁壯以及人民對傳統政治運作的厭惡。民眾常深感自己是下層受害者,被上層的菁英們(包括政黨、政治人物)壓迫與剝削。更進一步說,白色力量帶出近年的柯文哲效應,亦進一步鬆動政黨認同的鐵板一塊。

為迎合白色力量的期待,鏡頭前的韓國瑜,標榜的是非典型政客的正派形象。一碗滷肉飯、一瓶礦泉水與最強菜販,標榜他融入市井生活的群眾路線,顯示他乃各行各業基層民眾的代言人。但過度強勢包裝候選人親民的結果,讓韓國瑜的競選過程中,成為一場綜藝秀。願意帶假髮、與藝人或網紅一起上節目搞笑等,模糊了選舉過程原本該有的價值與政策論辯。這場高收視率的背後,卻是反智、享樂以及爭議不斷地語言,傷害到民主社會的價值。

高網路聲量不一定等於選票。網路聲量不等於真實民意。「李榮貴」事件,讓人發現到高聲量背後的網路義勇軍,IP來自俄羅斯、委內瑞拉、韓國、烏克蘭、墨西哥、日本、越南等海外,包括中國。尤其,中國的官媒更公開正面報導韓國瑜。網軍利用假帳號,透過假新聞,海量式的吹捧自己、撲殺對手,此等行為很難不聯想到中共對臺的銳實力操作。如此,高網路聲量可能背離了真實的地方民情,更多人民選擇投票前的沈默以避免網路霸凌。

  • 形象崩解的團結牌、政績牌、兩岸牌

正因為韓團隊深知高網路聲量不一定等於選票,隨著選戰倒數,韓團隊回歸傳統組織動員模式,以「馬路取代網路」,務求選票最大化。然而,團結牌、政績牌、兩岸牌的紛紛出招,反而進一步反噬形象牌,自我崩解。

為了彌補其在原高雄縣區的劣勢,前立法院長王金平親自下達輔選動員令,包括白派、市農會系統集結力量表態挺韓。王金平本人更親自下達「輔選動員令」,要求白派及市農會系統,一定要力挺韓國瑜,與韓陣營密切配合,目前包括市農會理事長、白派大老蕭漢俊,及前立委林國正及不分區立委黃昭順等。

團結牌的背後,原來還是派系政治。尤其當韓國瑜到雲林公開相挺張榮味派系的張麗善同時,吾人警覺到,自詡不受傳統政治制約的韓國瑜,還是擺脫不了地方派系分贓政治對於民主社會多年的傷害。

除了團結牌,政績牌的紛紛亮相,更是令人觸目驚心。從北漂、愛情摩天輪、旗津蓋賭場、母語回家學、人進貨出、禁止意識形態遊行、屁毛說到近日的用熱情承認九二共識的框架,韓的論述與邏輯之荒腔走板,已非在地深耕不足、雜亂無章、專業不足等可以形容。

一開始的「北漂」,根本是一種政治語言,定義高雄的邊陲地位,定調民進黨政府的無能,也定位高雄市民的二等國民地位,割裂臺灣的地理以及心靈距離,形同煽動族群對抗的仇恨語言。這等語言的背後,彷彿忘了謙卑反省國民黨政權對於南北差距該負的歷史責任。

搭配北漂語言,愛情摩天輪、旗津蓋賭場、母語回家學充斥著從臺北看天下的心態,視高雄為民智未開的草莽之地。愛情摩天輪、旗津蓋賭場,反映臺北人長期視南部為周休文化娛樂區;母語回家學,讓人勾起國民黨主政時獨尊國語統治的回憶,換言之,本土文化難登大雅之堂。

愛情摩天輪、旗津蓋賭場進一步昇華成韓國瑜口中的「人進」政策規劃,說到底,就是一種引進觀光客的澳門化模式,結合特種特許行業經營觀光產業發展的方式。「貨出」則是再度複製高雄港過往的「來料加工」的重工業製造模式。此等市政規劃簡直無視產業升級與轉型的觀念,輕忽城市治理中該有的經濟全區思維以及人與環境的綠色和諧關係。

令人冷汗直流的是,政見規劃專業不足的背後竟是一套反人權的邏輯。韓國瑜近日提到:「當上高雄市長,所有高雄街頭,政治的抗議、意識形態的請願,通通不准!零!」。威權體制的黨國菁英思維一覽無遺。這是一種上層菁英對基層民眾的法西斯統治思維,不僅排除人民參與公共事務討論,政治與思想上的異議者會被界定為「敵人」與「罪犯」。令人不禁想起,臺灣民主奮鬥史上的血淚一頁:白色恐怖。韓國瑜的「屁毛說」更讓人感受到本身的封建邏輯。據此道理,年輕人唯有老才能發言。韓國瑜自詡是新政治人物、為年輕人著想,真相卻是他反年輕、反民主。

兩岸牌的推出,更讓吾人驚覺到韓國瑜的深藍邏輯。他強調要用熱情和承認「九二共識」的框架,讓高雄變成對中國大陸很友善的城市,讓中國大陸覺得高雄沒有任何威脅感或不舒服感,全力為高雄拚經濟。直言之,他力主高雄不要談政治,要全力衝經濟;所謂的「南南合作」,即臺灣南部、中國大陸南方和東南亞結合起來。

令人觸目驚心在於,這是一種迎合中共定義的兩岸關係論述。這種「讓中國沒或不」的用語,本身已失臺灣的自主性,一反國際法的主權平等概念,形同干涉。更關鍵的是,中共要的「九二共識」根本就是「一個中國」,臺灣統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框架下的「一個中國」。這才是讓中國沒威脅感或不舒服感的定義。

因此,「南南合作」就是透過接受中共的兩岸關係定義連結到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以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等區域整合戰略。高雄對接的將是中國「一路」中的福建、廣東、江蘇、浙江與海南等。只不過,這是一種形同失去臺灣自主、臺灣主權缺位的方式來發展城市經濟。倘若進一步結合韓國瑜前述的反人權語言,不謀而合當前中共的黨國一體、黨國不分的威權社會統治邏輯:政左經右。政左,強調維持統治者的獨佔性,透過軍警力量控制異己的抗議聲浪;經右,則強調生產力的發展。這就是韓國瑜定位高雄時所謂的「不談政治、講經濟」。

迄今的韓國瑜,已經不僅僅讓人想到國民黨黨國體制的復辟,更讓人聯想到中共的統戰。在他語下的高雄,仍是舊國民黨時代北政南經的邊陲,城市面貌之一是娛樂城,另一則是透過中共同意與讓利而進一步的「港澳化」。高雄的經濟發展被統合至中國的區域發展戰略中。由高雄市所出發的兩岸經貿又再次輪迴到「對岸讓利—派系產銷—買辦直營」的模式。「不談政治、講經濟」的高雄,更失去民主治理的社會運動能量,成為中共統戰臺灣的木馬屠城根據地,甚至變成中國主宰國際大局上經營南海、宰制第一島鏈的重要地點。

國民黨精打細算,企圖利益極大化這波韓國瑜現象,亦即外溢效果。孰不知,外溢並非一定是正面。外溢,當然有可能溢回。換言之,外溢有可能帶來負面的影響。是否能正面外溢,必須得到無數公共論述者與知識分子的檢證,包括韓國瑜在內的國民黨一直輕忽臺灣公民社會內的理性批判與自省力量。這一場選戰已非單純地政策的辯論,儼然涉及臺灣價值的未來。號稱非典型候選人的韓國瑜,顯然是典型的深藍法西斯,所牽動的更是臺灣的自主與民主。    

韓國瑜自喻金庸筆下笑傲江湖的令狐沖,但到底是令狐沖還是岳不群?令狐沖的師父岳不群,一介偽君子,為了奪權不惜出賣自己派系與門徒甚至最後自宮走向毀滅之路。選戰尚未結束。從形象牌打到團結牌、政績牌甚至最後的兩岸牌,韓國瑜現象已經面臨利空出盡的窘境。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