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肯定行不通 羅冠聰:不該對中共有幻想

·4 分鐘 (閱讀時間)

「部分政治人物對中共仍有幻想,這完全是沒參考它對香港做的事,否則不該相信中共會尊重條約或承諾。」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接受採訪時說,必須讓中共為侵犯人權、輕賤承諾付出代價。

「部分政治人物對中共仍有幻想,這完全是沒參考它對香港做的事,否則不該相信中共
「部分政治人物對中共仍有幻想,這完全是沒參考它對香港做的事,否則不該相信中共會尊重條約或承諾。」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接受採訪時說,必須讓中共為侵犯人權、輕賤承諾付出代價。(中央社檔案照)

獲英國政府政治庇護的羅冠聰4日發表新書「自由」(Freedom)。他在前言寫道,當權者總是希望被壓迫者「展望未來」,因為未來還沒發生。不過,人們必須保有記憶,才能理解自己走過的路、想像事情可有何種不同發展,「我奮力記住中國共產黨要我忘記的事,這就是自由」。

他在書中訴說香港近幾年的遭遇,為的是提醒讀者「自由如何在世界各地受威脅」;該如何保衛自由,「以免一切已太遲」。

羅冠聰是香港民主運動要角,去年落腳倫敦,至今仍遭香港當局以違反「港區國安法」通緝,但持續參與國際串連,在不同國家為港人發聲。

他在新書發表會上被媒體問及,滯留香港的戰友相繼遭判刑,他是否有愧疚感。他坦然回答「當然」,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力為運動付出、為戰友鋪陳脫離監獄的路。

儘管在倫敦能享受大片綠地、相對放鬆地踢足球休閒,中共的長鞭仍不時提醒羅冠聰,自由「有價」。他說,曾受邀在一場活動上發言,主辦單位卻遭中國投資客施壓而被迫取消計畫。

羅冠聰說,他的遭遇不是特例,他也不只一次領教過施壓、恫嚇、抹黑的能耐。但「永恆的警覺是自由的代價」,自由需要被捍衛、不可被視為理所當然,曾經是亞洲最自由城市的香港快速陷落就是明證。

他告訴中央社記者,北京的管制不可能尊重台灣的文化、社會、價值和民主,「一國兩制肯定行不通」;這並非是任何在台灣的政治勢力在挑動矛盾,完全是中共希望透過編造的歷史併吞自由民主政體。

他認為,中共的問題不只在國家主席習近平一人,而在對外輸出集權體制是中共內部的共識。中共譴責西方世界走回冷戰老路,但事實上,讓情勢升級,將外來影響一律打為敵對、邪惡勢力的,自始一直是中共;他們的冷戰思維、冷戰語言本質上數十年不變,自由媒體、公民社會等概念至今仍被打為「反動」。

不過,西方為了利益、貿易往來,往往不願與北京的衝突升級,且未正視中共透過經貿、外交等手段在全球對自由民主價值的侵蝕與破壞力。

羅冠聰說,自由民主世界首先應認知到,可以、也必須讓中共為未履行承諾及協議付出代價,試圖透過「溝通」改變中共是幻想。他強調,一如氣候變遷,自由民主的衰落是全球性的危機,各國應重視並聯合行動。

英國政府預計未來5年將有30萬名港人赴英定居。羅冠聰認為,英國政府仍缺乏協助港人安身立命、貢獻英國社會的整體策略,與香港草根組織、港人社群的溝通也不足,多仍借道既有中國大陸團體,而部分團體早已被北京收編。

至於台灣可如何協助港人,羅冠聰說,台灣現在也有許多憂慮,自己必須先有「萬全準備」。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德國巡防艦睽違約20年泊靠日本 強化印太地區參與
俄羅斯外交人員柏林墜樓亡 俄方不同意調查 疑為臥底特工
倫敦「百萬面具遊行」抗議者焚燒強生雕像 12名參與者遭捕
2月大男嬰託美軍暫顧迄今下落不明 阿富汗夫妻急求協尋
假ATM盜資料偷錢 警:工作16年第一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