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虧2億淪飯店股第二慘,為什麼寒舍拿米其林餐廳做吃到飽也救不了?

商業 周刊
圖為台北寒舍艾美酒店。 (來源:截自台北寒舍艾美酒店臉書粉絲專頁)
圖為台北寒舍艾美酒店。 (來源:截自台北寒舍艾美酒店臉書粉絲專頁)

作者:韓化宇/商周

擁有台北喜來登、寒舍艾美等飯店的寒舍集團,5月28日召開股東會,繳出上市以來單季最大虧損的成績。該公司今年第一季稅後虧損1.94億元,每股虧1.74元,營運成績在所有17家上市飯店股中,排名倒數第二。

疫情導致虧損,無庸置疑。但同為飯店集團的晶華,今年第一季卻仍能繳出稅後淨利1.57億元、每股賺1.16元的成績。

同樣面對疫情,為何晶華可以力守獲利,寒舍卻創單季虧損新高?

關鍵是這四個字:分散風險。

寒舍創辦人為已逝的霖園集團創辦人蔡萬春三子蔡辰洋,旗下有三個據點:台北喜來登、台北寒舍艾美、礁溪寒沐,以及持股25%的寒舍艾麗酒店。

坐落於台北車站周遭與信義區一級戰區的台北喜來登跟艾美酒店,是該集團兩大金雞母。拜地理優勢優越之賜,2019年,這兩家每晚均價分別約5千元和9千元的飯店,分別能達到73.98%和81.86%的住房率。

承平時期,重押台北市場,是寒舍集團用較少的資源,卻能槓桿出較大收益的關鍵。這兩間飯店2019年營收合計就39億元,相較下,晶華集團一整年、全台超過十個飯店據點,營收總計65億。

但,疫情爆發後,這傲人的優勢,卻變成致命傷。

台灣自從關閉邊境後,外國商務、觀光客禁止來台,台北五星級飯店,向來以接待外國人為主,沒了外國觀光客,等於斷了台北飯店的命脈。

然而,民眾出不了國,因而轉向國旅,使得國旅從小眾市場,搖身一變,成炙手可熱的生意,也成了飯店集團的救星。

以疫情最高峰的3月住房率為例,該月,台北喜來登住房率僅剩10.23%,寒舍艾美也只有14.46%;反觀,老爺集團的老爺知本大酒店,3月住房率竟然高達65.6%;晶華集團的太魯閣晶英酒店,住房率也高達60.34%。

有東部及南部的國旅市場兩大浮木,晶華因此可以挺過疫情,未陷入虧損。但寒舍營收近9成,都重押高度仰賴外國商務與觀光客的台北,邊境一宣布管制,就難逃虧損。

為了搶現金流,貴為米其林餐盤推薦的寒舍食譜,也跟著流行做起港點吃到飽,也反映出飯店業的無奈。

一名飯店人士表示,港點吃到飽的成本遠比一般吃到飽高,且需龐大人力,是容易虧損的生意,但各飯店為生存、拚現金流,只好不惜成本搶客。

寒舍身為霖園集團的一份子,雖有足夠本錢撐過這波空前寒冬,但外國觀光客「歸零」,證明統計學「極端風險」(Tail Risk)是存在的,再再提醒分散風險的重要性。

否則,重押台北市場,不僅無法分散入境旅遊市場崩盤的風險,當今年暑假國人湧向東部、南部市場旅遊時,其他業者大賺國旅財,寒舍卻只能徒呼負負,苦等邊境管制何時解封了。

更多商業周刊文章: 控制香港只是開始!中國不再為自己的獨裁愧疚,下一步是什麼?

※本文由商周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財經相關新聞
台灣5G資費全球最佛心 電信商卻最怕兩件事
疫情衝擊金融 央行提4大示警
應屆畢業生就業 最高獎勵13.8萬元
4月製造業景氣 第2個藍燈
搶經營權 張榮發基金會改選流產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