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封院」嗎? SARS和平醫院封院血淚回顧 18年後有更好解方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醫院、醫護人員示意圖。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醫院、醫護人員示意圖。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部立桃園醫院發生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感染事件,至1/19已累計2名醫師、4名護理師確診,以及護理師的2名家人染疫、1例外籍看護,民眾憂心疫情持續擴大,甚至討論是否「封院」因應;對此,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強調,目前僅封病室,人員只出不進,沒有封院考量。回顧2003年SARS肆虐全台,和平醫院遭封院的慘痛教訓,台灣這次能找到更好的防疫解方嗎?

SARS席捲全球 台灣自豪「三零紀錄」不久破功

時間回到2002年底,中國大陸廣東省多人出現呼吸道症狀、甚至死亡,但並未引起關注。隨後世界衛生組織(WHO)發現此疾病在越南流行,之後全球各地陸續爆出疫情,2003年3月WHO發出全球警訊,4月16日正式將其命名為「SARS」。

台灣在4月20日舉辦全球第一場SARS國際研討會時,當時仍保有「零死亡、零輸出、零社區感染」的三零紀錄,不料隨後就發生台北和平醫院集體感染事件。

延伸閱讀》新冠肺炎台灣一天「零確診」無大意本錢!SARS從「三零」到和平封院慘痛教訓不能忘

衛生單位誤判 篩檢陽性卻被排除感染

事實上,和平醫院早在4月9日便收治了一名感染SARS的曹姓病患,雖然3次SARS篩檢都呈陽性,但因為該名病患並沒有旅遊史,導致衛生單位嚴重誤判,將她排除感染,導致院內未做好防護措施,引爆院內交叉感染。

424和平醫院封院 1200人被鎖在院內

在B棟8樓(B8)工作的護理長陳靜秋,4月17日就出現發燒、咳嗽症狀,隨後B8的醫護陸續病倒。政府4月24日無預警緊急宣布和平醫院封院,全院「只准進、不准出」,成有史以來最大區域的封鎖行動,總計約有1200人被鎖在院內,包含900多位醫護人員被召回返院隔離、200多位病患集中治療,更導致去過和平醫院的人隱瞞接觸史,全台防疫工作節節敗退。

「無差別」封院 醫護求助無門

部分醫護人員不滿被要求與疑似感染者「無差別」同院隔離,企圖衝出封鎖線抗議,但時任台北市長馬英九強調「防疫如作戰」,醫護人員如有抗爭,視同敵前抗命,將依法究責,許多醫護只能無助地從醫院隔窗觀望,或者向外投擲寶特瓶、紙條、爬上鐵窗企圖「申冤」。

「當年我有一個學生在裡面,和他通電話時感覺他有點精神崩潰了,非常非常的畏懼」,台大兒童醫院小兒部主治醫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小組諮詢委員李秉穎指出,當時很多人都是因為和平醫院封院在院內遭受感染,且把人關在裡面還造成心理強烈的恐慌。

缺乏配套、設備不足 7名員工抗煞喪命

此外,封院當下不僅缺乏配套措施,連院內醫療設備也嚴重不足,部分醫護甚至只能穿著輕便雨衣及口罩站上第一線。直到5月8日,和平醫院撤離最後一批病患及醫護,全院淨空徹底消毒,危機才暫時解除。最後一共造成154人在院內感染SARS,35人不幸病逝,當中更包括醫師、護理師、醫院清潔環保員、醫檢師、護理書記共7名醫院員工。

和平醫院抗煞殉職員工名單

  • 護理長 陳靜秋

  • 清潔員 陳呂麗玉

  • 護理師 林佳鈴

  • 醫師 林重威(台灣首位抗煞殉職醫師)

  • 護理部副主任 鄭雪慧

  • 病房護理書記 楊淑媜

  • 醫檢師 蔡巧妙

延伸閱讀》424和平醫院封院17周年 11位抗煞殉職醫護謝謝你們

醫居家隔離卻被批「落跑醫師」打官司獲平反

然而,政府下令和平封院後,當時一名醫師周經凱判斷,院內不可能隔離一千多人,只會釀下院內交叉感染,疫情更加險峻,因此決定自主居家隔離,並投書「不可入院交互感染」訊息,成為當時唯一「抗命」的醫師,事後還被記兩大過革職停業3個月、罰鍰24萬等懲戒。

周經凱自此淪為「落跑醫師」,於是開啟與北市府漫長的訴訟過程,甚至聲請大法官釋憲。2005年6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定北市政府敗訴,並撤銷周的停業處分,才使周經凱部分冤屈獲得平反,並重回和平醫院。周強調,幾十個人共用一間浴室,根本無法落實隔離,加上缺乏配套與設備,造成和平醫院內的SARS死亡率,竟遠高於越南、新加坡、加拿大等國,顯然市府當初的封院決策並不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