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寶之首 大千潑墨荷無價

朱真楷/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立法院收藏的張大千字畫「潑墨荷花」。(杜宜諳攝)
立法院收藏的張大千字畫「潑墨荷花」。(杜宜諳攝)

立法院收藏7幅名家畫作,其中以張大千「潑墨荷花」為首。這幅出自「500年第一人」國畫大師之手的畫作,曾因收藏來源不可考,10多年前一度被掛在院區內梯間,人來人往,有眼不識山。一次因緣際會才被發現大有來歷,被奉為立法院的鎮院之寶。

在兩蔣時代,不少政府要員與文人雅士私交甚篤,讓不少名家經典作品因這層關係進入了政治場域。

監察院過去就曾典藏張大千的「深山古柏」、中山樓的元首會客室藏有季康的仕女屏風。蔣經國在蔣公逝世後,也曾委託張大千畫了一幅描繪慈湖山水的「慈湖圖」,後來收藏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在立法院,列管造冊的字畫藝術作品就多達上百件,其中有7件被立院人員稱為「七寶」。

這7件收藏,分別是張大千「潑墨荷花」、精善工筆仕女的季康「仕女圖」、台灣水墨開創者傅狷夫的「歲寒三友」、蔣經國書畫老師高逸鴻的「巨松」、台灣傳統水墨畫振興者馬壽華的「墨竹」,與張大千以「渡海三家」齊名的當代國畫大師黃君璧「山水-雲山雨意」,以及中國書畫評鑑會祕書長、浙派畫家陳子和的「芭蕉」。

其中,傅狷夫、高逸鴻的畫作,陳列在接待外賓的大會客室,靜靜的,展現文化交流。

另外5幅畫作,分別陳列在立法院2處宴客廳。其中,張大千「潑墨荷花」就在宴客大圓桌、立法院長座位的正後方,不少賓客還指名要在畫前合照。

這「七寶」在當年並未建檔造冊列管,所以這幅張大千墨寶一度被懸掛在辦公室的樓梯間牆上,除大門警衛,幾乎沒有任何保全,更別說有適當的保存方法。

據傳,是到了王金平擔任立法院長多年後,時任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的黃光男有次到立院洽公,赫見梯間怎麼有幅張大千的畫作,王金平得知訊息後趕緊亡羊補牢,才將各角落的畫作進行通盤性調查、列冊,並改放妥適位置收藏展示。

根據2016全球藝術市場年度報告,當年張大千作品在全球拍賣市場總計拍出3.55億美元。如今,這幅墨荷推估是張大千旅居巴西時期的作品,粗估拍賣市場價格破千萬,但因早已成為立院鎮院之寶,因此真正價值說是「無價」也不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