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在打造韓國半導體資材供應鏈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三星電子將大力培育韓國國內的半導體相關設備和材料廠商。在1年多時間裡向9家主力企業共計出資2762億韓元。雖然三星電子對每家企業的出資金額很少,不過還將提供技術支持。在因日韓對立和中美對立出現半導體相關供應鏈斷裂風險的背景下,三星電子將加快構建韓國國產商品的采購渠道。

三星電子和出資對象企業提交給韓國證券交易所的業務報告書顯示,2020年7月以後三星電子至少已對8家韓國上市企業和1家上市企業的子公司出資,共計達到9家。三星電子以前只對幾家供應商進行過出資,最近1年左右不斷增加出資對象。

這9家接受出資的企業都是在特定領域具有優勢、銷售額在100億日元至幾百億日元的主力企業。三星電子的出資比例均為數個百分點。大多企業以第三方定向增資的方式接受三星電子出資,把獲得的資金用於研發等。

接受出資的企業有,生產在半導體電路形成工序中使用的氟化氫的韓國Soulbrain、生產半導體晶圓研磨設備的KC Tech等。這些企業的產品中,有很多品種日本企業佔有很高份額。

三星電子還對生產半導體掩膜用保護零部件的FST(Fine Semitech)、蝕刻材料廠商DNF等尖端材料企業出資。希望與這些專業廠商合作,推進半導體的微細化。

針對出資的目的,三星電子表示“將強化與多種合作企業的關系,提高自身半導體的競爭力”。

最近加速出資的原因是國際政治對立正在影響半導體業務的前景。

首先,由於日本政府從2019年7月開始嚴格管理對韓國的半導體相關材料出口,韓國企業開始強烈意識到“依賴日本的風險”。

韓國文在寅政府也對日本的措施進行反制,不斷提高材料·零部件·設備國產化的優先順序。韓國8月31日公佈的2022年預算案也提出“為了穩定主要產業的供應鏈,降低創新材料的海外依賴度”,作為產業培育預算計入了1.6845萬億韓元,比上年增加9%。

實際上,韓國的半導體相關供應商的銷售額正在增長。在韓國券商eBEST Investment & Securities選擇的因國產化政策而明顯受益的14家韓國國內供應商中,有可比數據的13家企業的2021年1~6月銷售額同比增長率達到39%,高於韓國企業整體(17%)。不僅是三星電子,半導體廠商SK海力士等也在加快培育集團內的材料廠商。

在半導體存儲器和液晶面板領域,韓國企業從日本企業手中搶走主導權。但韓國企業在需要長期研發和復雜技術整合的設備和材料領域並不成熟,因此設備和材料依賴其他國家的狀況長期持續。

三星電子目前在最尖端半導體領域向台積電(TSMC)發起正面挑戰,希望利用日美歐尖端技術的想法並未改變。

三星的半導體工廠

但政治風險也越來越難以忽視。三星電子在中國擁有半導體存儲器工廠,根據中美對立的動向,存在無法在中國使用美國供應商的設備和材料等風險。

韓國構建國產商品的采購渠道難以在一朝一夕間完成。但半導體年銷售額超過7萬億日元、投資金額超過3萬億日元的三星電子採取行動的意義巨大。包括以三星電子為大客戶的日本企業在內,供應鏈的國際分工或許會出現變化。

韓國“擺脫日本製造”在部分領域取得進展

在半導體相關材料領域,隨著日本加強對韓國的出口管理,韓國企業的替代供應在一部分領域取得進展。雖然韓國企業在技術實力上仍遜色於日本企業,但日本的材料廠商顯示出對韓國推進國產化的警惕感。

日本政府2019年7月針對氟化氫、高性能光刻膠、氟化聚酰亞胺等3個品類加強了對韓國出口管理。韓國貿易協會的統計顯示,來自日本的氟化氫進口額以2019年7月為轉折點出現銳減,2020年比2018年減少86%,降至937萬美元。

日資企業Stella Chemifa和森田化學工業的對韓國出口減少,大部分被三星電子出資的SoulBrain和SK Materials等韓國企業的產品替代。

另一方面,韓國對日本光刻膠的進口額2020年卻比2019年增長22%,對日本的依賴度持續超過8成。此外,氟化聚酰亞胺的日本依存度也未明顯下降。但日本化工企業的高管指出,“日本加強出口管理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韓國的國產化趨勢”,同時還表示“韓國企業的投資決策速度令人吃驚”。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日經中文網”(ID:rijingzhongwenwang),作者:細川幸太郎 黑瀨泰斗,36氪經授權發布。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