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歷史決議vs.三個起來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本周在北京舉行,審議《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是中共黨史上繼1945和1981年後第三個「歷史決議」。

第一份歷史決議是1945年通過的《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的指導地位;第二份是1981年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確立了鄧小平的核心領導地位。這次審議通過的是第三份歷史決議,將首次確立毛、鄧、江、胡及習的中共百年「三段論」畫分,進一步突出習近平的功績,為中共二十大習繼續執政做好舖墊。另外,與之前兩個決議著重在解決「歷史問題」相比,新決議側重總結「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

從1921到2021年,中共建黨百年奮鬥,論重大成就莫過於三個「起來」:站起來、富起來和強起來。而這三個起來,又正好與中共百年「三段論」的畫分若合符節。

從1949年新中國建立、中共執政開始迄1978年為止的毛時代,通過對外「反帝、反霸」的抗爭,對內「反封建、反官僚資本」的鬥爭,的確讓中國人民從長年被壓迫受辱中站起來了;所以「站起來」就是中共在毛時代對中國的重大貢獻。

遺憾的是,毛時代在經濟發展上卻犯下了人民公社、三面紅旗、文革浩劫等重大錯誤,導致百姓生活困苦。1979年開展的鄧時代因此換一條路走,推動改革開放。一方面通過改革,釋放出久被束縛的生產力與創新力,另一方面通過開放與全球接軌,充分發揮了中國在全球化中的比較優勢。短短30年,中國GDP在全球的排名就從1979年的第15位躍升到2010年的第2位。所以,「富起來」就是中共在鄧時代對中國的重大貢獻。

2012年中共十八大,習近平上台。習時代的開始,同時面對內、外兩大挑戰。對內而言,發展出現了不平衡、不充分的困擾,而此時改革已進入到啃硬骨頭的新階段;與此同時,中國已走在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道之上,離偉大復興的目標越來越近,所以是大挑戰與大機遇並存。

對外而言,中國GDP取代日本成為全球第2之後,就與作為老大的美國雙雙掉入了老大、老二矛盾的「修昔底德陷阱」。為捍衛百年霸權地位,美國調動所有資源,用盡洪荒之力壓制中國,想要掐掉中國崛起和復興的契機。同樣地,與此同時,全球權力格局正在發生結構性的巨變,新興國家強勢崛起,包括美國在內的傳統西方勢力不但疲態盡顯,體制缺陷亦紛紛暴露,習近平2017年一針見血地指出,這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距今150年前的1874年,李鴻章向同治皇帝上奏摺,感慨中國國勢日微,說「此誠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同為大變局,李鴻章的「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折射的是中國國力運勢由盛而衰;習近平「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折射的則是中國國力運勢由弱轉強──「強起來」正在成為中國當前發展勢頭的最佳寫照。

三個歷史文件出現在中共一百年的三個關鍵時刻,也恰為新中國三代領導人的時代貢獻做了最佳的註腳: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是偶然哉,還是必然乎?(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