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立讓NCC臉綠了

林保淳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有關民進黨立委王定宇和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的「桃色新聞」,在媒體群中都有廣泛報導,但「三立」電台視若無睹,而對同樣是「桃色新聞」的「江宏傑與福原愛」事件,卻披露極多,在比例上相當失衡,令人懷疑這是因「三立」高層施壓的結果,故此有民眾出馬檢舉。

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陳耀祥的說法,此一檢舉已經受理,並函告「三立」,必須說明,一、兩個月內就會有結果。衡以NCC處罰中天新聞「報導比例失衡」而裁罰的先例,NCC會以何種方式處理,就令人關切的了。

在我看來,NCC處於騎虎難下的局勢中了,不罰或輕罰,一定都會被批評成「雙標」;重罰,又恐怕會得罪了民進黨海派。NCC所面臨的是個「作法自斃」的僵局。

「三立」其實是不該罰的,道理很簡單,有哪一條憲法或法律規定了媒體必須非得報導哪一個新聞的道理?台灣又不是專制政體,在「新聞自由」之下,誰有資格規定哪一個消息可報、哪一個不可報?緊緊盯咬「江、福」,而對「王、顏」網開一面,「三立」自有其立場及揀擇標準,如何可以強加範限?莫非台灣已走入了專制社會,連「不報」的自由都沒有了嗎?而且是非由閱聽眾去判斷,愛看不愛看,遙控器也在閱聽眾手中,NCC是要管什麼?

但是,同樣「中天新聞」的例子,中天卻因綠民的頻繁檢舉而挨罰、挨關,更是違反了「新聞自由」。有哪一條憲法、法律,規定了「報導比例」應是多少?有誰規定這是新聞自由的標準?可NCC卻不顧一切地嚴苛執行了。

「中天新聞」本是不該罰,更不該關的,卻是挨了重罰且被關;NCC對「三立」會如何裁量呢,大家都準備在看「雙標黨」的好戲了。

我認為,「重罰」是絕對不可能的;「不罰」又交代不過去。最多作作樣子,形式上來個輕罰,反正「三立」財力雄厚,也未必會有損傷。但是,最可怕的也就在這裡,NCC等於是媒體幕後的黑手,完全可以將魔爪伸入媒體之中了。此例一開,才真正會造成對「新聞自由」的更大戕害。

NCC號稱「獨立機關」但是否真正「獨立」,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當然是以「雙標」裁量一切的;但是,雖未「獨立」,卻偏要裝弄成一副「獨立」的模樣,這就好像東施硬要效顰,更在臉上塗脂抹粉,混充美人,令人作噁了。

(作者為大學退休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