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統戰機器人番外篇】蝙蝠與烏鴉(下)

陳昌遠
·6 分鐘 (閱讀時間)
李戡曾接受不少陸媒專訪,發現要在中國談台灣政治,「你只能順著他們的口徑去談,稍微提點不同意見,還要訓你不懂。」
李戡曾接受不少陸媒專訪,發現要在中國談台灣政治,「你只能順著他們的口徑去談,稍微提點不同意見,還要訓你不懂。」

我們以為統派的年輕人,都該有一張美好的中國夢風景。但李戡提起的卻是中國的官僚,以及人人想著賺錢的氛圍。「在那種社會裡,年輕人談的都是怎麼賺錢、怎麼投資,我不覺得這是不健康的社會環境,但在北京是非常明顯的。我讀書的第3年非常流行創業,像共享單車,就是我同學弄的,現在變廢鐵了,大家很喜歡找機會。」

作為李敖的兒子,李戡的起跑點在任何人的前面,是適合當政治買辦的名人二代,很適合作統戰的樣板台胞。「當時我有非常多的機會,我在北京大學給人在觀感上有潛在的加分。因為他們要的是年輕、學歷、家世背景,而且我比誰都會講,懂得怎麼用大陸語言去講話,馬克思那套哲學,我知道他們(中國官方)在講什麼,我也知道台灣人的政治語言,我真的要做的話,我絕對是第一名,但我沒想過,因為我跟我爸非常看不起這種行為。」

李敖的中國統一,是不拿錢的?「很多人跟北京唬爛,說我們賺錢是為了在台灣促進統一,根本胡扯呀。你在台灣何時看到這些人真的拿出個錢做什麼事情?沒有,就是講好聽的。真要有這個名目,他(李敖)也可以做,名正言順,但是他不要,所以我覺得他非常重視取得一種示範作用,我想跟他以前的經歷有關,他非常理想,非常嚴格要求自己保持始終如一的性格。」

市議員王世堅的辦公室主任沈志霖是李戡的好友。沈志霖說,李戡雖然看起來是個不懂事的小屁孩,表面拘謹,但內在聰明貼心,很能接受別人的意見。「也是一個有童心的人,我們政治圈互相稱兄道弟那種假的人不太一樣。」2人認識1年,時常一起聊天。「有時候我覺得他比綠營還綠,比如我們很喜歡在自媒體或私下罵中共,但以李戡沒有很高社會歷練的人,他批評國台辦,講中國維穩的作為多麼自欺欺人,切的角度是以前我們沒有的角度。他長時間在那邊觀察,以前很崇拜中國,再到他爸爸被那邊的人推崇,又到他跟他爸爸都被打壓,他慢慢了解到事情沒有絕對。」

沈志霖說:「我追求台獨,他追求統一,統獨不一定就是互當仇人。我建議他不要用政治立場看人,父親是統派,你也不一定也要是統派。」沈智霖認為,統獨是上一個世代的符碼。「他跟李敖追求的是一個理想的強大的中國,但養成與世界觀不一樣,就算做中國夢,本質還是不一樣。很多人說統派不會當兵保護台灣,但李戡有一次聽我聊野戰部隊的經驗,跟我說他想當3年志願役,他還是中華職棒的球迷。我認識他1年多,其實很想問他,你到底還是不是統派?」

17歲,李戡寫《李戡戡亂記》「我很清楚課綱對下一代年輕人的影響,台灣可能9成的人不認同,認為史觀不管怎麼改就是要去中國化,這我能理解,所以我最近公開講,為什麼去中國化在台灣是理所當然?或是社會共識?你北京、國民黨要檢討,為什麼中國2個字在台灣會變得不討人喜歡?」

讀北大經濟系時,李戡(右)數學唸得艱困,父親李敖(左)曾建議他轉歷史系,但他不想稱原本的同學師兄師姐,因此選課時避開數學,修了資本論與中國經濟史的課程,進而了解自己對歷史政治有著熱情。圖為李戡17歲時新書發表會與李敖的合照。(聯合知識庫)
讀北大經濟系時,李戡(右)數學唸得艱困,父親李敖(左)曾建議他轉歷史系,但他不想稱原本的同學師兄師姐,因此選課時避開數學,修了資本論與中國經濟史的課程,進而了解自己對歷史政治有著熱情。圖為李戡17歲時新書發表會與李敖的合照。(聯合知識庫)

他說北大的校園生活就是專心生活上課,只偶爾在網路上跟中國網友反唇相譏。他批評中國的民國粉對台灣的吹捧。「這批人盲目追捧民國來借古諷今,反映對現實的不滿,當時出了許多吹捧台灣的書,許多是懷念蔣介石、蔣經國的時代,但根本不了解,只是看共產黨不順眼,才去捧國民黨。共產黨又很笨,不知道民國熱,以及學界捧蔣介石會帶來不好的結果,後來發現了就收拾(官方控管),民國熱也就消失了。」

李戡總是在網路發文嘲笑。「反正就這2種人吧,恨共產黨跑去捧民國熱的這群人,再一種是共產黨本身強調大國崛起,努力想建立中國正面形象,但太官僚不了解台灣真實情況,他們(官方)去台灣採訪,說跟這些人見了面講了哪些話,講不好聽點就是國民黨那幾個人,專門承包兩岸交流好處的人。」

但他的觀點,中國官方不在乎。「我還被刪帖勒,被刪了好幾次,我講這樣的搞法會出問題的,果然,我大學第4年出現太陽花(學運),這些論述我之前微博都有,只是後來被刪掉了。」「共產黨非常相信錢可以解決問題,他們給訂單、ECFA、兩岸交流、惠台政策,我講不只一次,你們等著倒大楣吧。後來就有太陽花學運,那之後他們還是不思進取,在那邊自欺欺人,所以太陽花後開始出現很明顯的台胞樣板,因為他們自己知道騙不下去了。」

採訪時,李戡說起一件跟福建省官員打交道的趣事,福建人因地緣關係自認了解台灣,現在的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就是福建人。一次朋友帶他參加飯局,福建省官員對他誇口可以跟台灣鄉親把酒言歡、稱兄道弟。後來他跟朋友說:「你們這個官員,該去看一下精神科。人家只是看上你名片印的頭銜跟帶來的利益,等你走了,人家照樣罵你『阿六仔』。」

所以你們兩父子在中國,當的不是兩邊討好的蝙蝠,而是像烏鴉在啊啊叫囉?「對呀,現在回想起來很好笑,真的就是烏鴉,明明可以閉上我們的嘴,當個小買辦,因為我們整天講這些話,大陸不領情,台灣人也不領情。」

更多鏡週刊報導
【不做統戰機器人1】「就像酒店小姐四處坐檯」 他學父親李敖用4張書桌
【不做統戰機器人2】李敖帶來光也帶來影 他曾嚮往中國今呼國台辦巴掌
【不做統戰機器人3】氣中國放任假造李敖文章 李戡不屑當買辦與樣版

更多政治相關新聞
何時首次與蔡英文談萊豬開放? 蘇鬆口:接任閣揆不久
共機頻繁越界? 蔡正元:海峽中線實際上根本不存在
蔡與4強領導人 同登法雜誌封面
開放核食? 馬批蔡製造更多麻煩
羞辱原民 藍轟王浩宇低級當有趣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