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升空就撞牆 機長兩難抉擇

蔡偉祺、楊竣傑╱台北報導
中時電子報
不升空就撞牆 機長兩難抉擇
不升空就撞牆 機長兩難抉擇

中國時報【蔡偉祺、楊竣傑╱台北報導】

復航失事意外,目前以發動機故障的因素可能性最高,且因為從起飛到墜河前後不到2分鐘,專家研判,可能飛機加速時就出狀況,但礙於無法煞車,機長面臨不起飛就會衝出跑道的兩難狀況,只好勉強升空「賭一把」,只是最後無法成功返回機場或迫降,釀成慘劇。

曾駕駛ATR的機師根據網路上GE235失事軌跡分析,失事班機可能在跑道上加速後,機械就出問題,但因超過必須起飛的「決斷速度」,貿然停止會衝出跑道,不得已只好起飛;但飛機在1500呎就上不去,一直維持約100海浬最低速度,「以高度換速度」,避免失速墜機。

該機師認為,合格機師單靠一具發動機,應還能續飛2小時,所以除左邊發動機失效,另一具發動機的動力也不足,而且可能離地就發生了。他氣憤地說,復興航空一定要大體檢,有些公司對螺旋槳飛機維修是「能撐盡量撐」,恐是台灣航空公司通病。

前民航局長張國政表示,班機面臨的困難是高度和速度都不足,否則單發動機每分鐘仍可爬升400呎,只是單發動機飛行要保持平衡並不容易;成大航太系教授袁曉峰指出,飛機掉下來時,速度非常慢,似乎無法操控,加上距離機場不遠,可能是動力輸出不足,駕駛只能盡力維持穩定飛行,一面爭取時間,尋找空曠處迫降,基隆河道是合理目標。

中華科大航空學院院長祝如竹表示,ATR型的螺旋槳飛機起飛速度約190至200公里,起飛中若要反槳煞車,估計最少要200公尺以上的距離,而失事班機左側的1號發動機,很可能在起飛途中就發生狀況,駕駛想煞車,剩下的跑道長度可能不夠,不拉高起飛就會衝出跑道,傷亡更慘。

祝如竹指出,左側發動機失效,駕駛還盡力將飛機拉高,也就是這1、2秒的堅持,讓飛機才避開住宅區和高樓,但飛機失控無法返回機場,飛到環東大道高架橋時,右邊發動機也失效,才會形成「左翼下、右翼上」,呈90度側飛狀態,撞擊後再墜河。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