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靜的香港二二八:47人因「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捕

獨立評論
·7 分鐘 (閱讀時間)
Supporters of one of the 47 pro-democracy activists react outside a court in Hong Kong Thursday, March 4, 2021. A Hong Kong court on Thursday remanded all 47 pro-democracy activists charged under a Beijing-imposed national security law in custody, ending a four-day marathon court hearing. (AP Photo/Kin Cheung)
圖片來源:AP

作者/獨立評論

文/蘇美智

2月28日,是台灣傷痕累累、濺滿鮮血的紀念日。在今年的2月28日,香港也添了一筆新傷,社交媒體上都是這些片言隻語:準備好。磊落。光明。可能一段日子不見。寫信。堅持。不捨。壓迫。平安⋯⋯

下午2時始,53個香港人陸續到各區警署報到。他們早料到這一去很可能便走進籠牢,事先跟親友和支持者一一道別。果然,當中共47人被指控違反「顛覆國家政權罪」,通宵扣押, 3月1日被帶上法庭提堂(成為被告後第一次出庭)。這些人都曾參與去年7月由民主派主辦的「初選」,包括42位擬候選人和5位籌辦/協調人。或可這樣理解:當代香港民主派有志參政的砥柱中流,都被一網打盡了。

那是一場民間前哨戰,由支持者票選民主派出戰立法會選舉的名單,旨在集結力量爭取議席,奪取議會控制權。主辦方設下17萬人投票的目標,但結果遠遠超乎所料。在那兩天裡,人口750萬的香港,有超過60萬人出來投票,多個臨時設置的票站排起長龍,人們安靜地以彼此的現身作為打氣,為苦無出路的抗爭打下一針亢奮劑。然而,這場初選指向的2020年立法會選舉,最終沒有發生──在爭議中,它以疫症為由,被政府取消了。

這宗案件,是《國安法》自去年6月底在香港實施以來,被告人數最多的一次。《國安法》是由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並且同日立即在香港以《基本法》附件形式實施的法例,當中三把刀「分裂國家罪」、「恐怖活動罪」和「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已經一一亮過相了。最令人矚目的是被控「勾結外國勢力」的《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至今猶在拘留所等候開庭。

至於第四把刀「顛覆國家政權罪」,這是第一遭應用。原來人們會因為籌備參與、並且爭取贏出一場合法的政治選舉而被入罪,確實顛覆了很多香港人的想像。

「初心依舊在,何懼圍牆高?」

被捕的這47人中,少數是我直接認識的,不少是臉書朋友,有些是朋友的朋友,有些只曾從新聞中了解。這裡請容許我為台灣讀者簡單介紹引用當中幾位的告別說話。畢竟,對於香港人來說,免於恐懼地說出自己相信的東西,已經變得奢侈。

即使世道未慣,我心到處悠然。有機會入來探望我的時候,不要哭哭啼啼。

──毛孟靜,63歲。記者前輩,早年曾代表法新社(法國通訊社)採訪六四事件,後來在《英文虎報》擔任英文記者,又做過電視新聞主播和電台節目主持,2012年當選立法會議員;是強悍優雅兼備,快人快語的揚眉女子。

今天為了我們共同的理想負罪,深感光榮。

──朱凱迪,42歲。前《明報》國際版記者,曾到伊朗的大學進修波斯語,並留在當地獨立採訪。港人愛把高舉理想主義的左翼分子戲謔為「左膠」,而關注環保兼且一直希望復興香港鄉村和農業的朱凱迪,又被視為「左膠之星」。但他身體力行,不懼暴力威脅,專挑環境運動矛盾最尖銳的地方參選。屢敗屢戰後,終於贏出2016年立法會選舉成為地方直選票王。

初心依舊在,何懼圍牆高?我頂得住!

──岑子杰,32歲,曾任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多次在大型遊行擔當領頭人角色,包括2019年6月16日的200萬人「反送中」遊行。其後他兩度被埋伏,一次更被鐵槌擊至頭破血流,重傷倒地。至於他的同志身分也成為攻擊目標,在示威現場不只一次被失控的防線警員指罵「死基佬」(男同性戀者的貶稱)。

毋須懷憂喪志,這條路是我們自己挑的,是整個香港一起挑的。挑了,就繼續走下去。歷史沒有回頭路,只有身前身。

──岑敖暉,26歲。7年前以學生領袖身分參與佔領中環爭取真普選,上台主持集會,上談判桌與高官辯論,留下「心中有尺,口中有度」的公眾印象。今年一月,他成為新婚丈夫,太太面對眼前的別離,在社交媒體留話:「你在我在。」

比起平安,我更希望尋求的是心安,而兩者有時相反。祝願各位,能夠覓得心安之途,然後,一往無前。

──何桂藍,29歲。密切報道反送中運動的前記者,當中一役令人印象深刻:2019年7月21日,元朗西鐵站內集結了一批持械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乘客。在當中的何桂藍堅持直播報道,直至自己也成為受害人。後來警方否認警黑勾結,她挺身在臉書直播中以自身經歷反駁。至於觀眾從主觀鏡頭見證、並且被清楚拍下容貌的施襲者,至今仍未落網。

放棄只需要一秒、堅持卻要用一生。

──吳敏兒,49歲。前空中服務員,工會創辦人,長年爭取勞工權益。近年最受注目一役是2016年以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主席身分,反對機管局違反「同行同檢」規定,讓時任特首梁振英的幼女享有行李被特別處理的權利。她提出的司法覆核最終勝訴。

請替我、替自己田灣好好照顧田灣。拜託了。愛你們。

──袁嘉蔚,27歲,曾參與佔領中環爭取真普選,目前是田灣區區議員(香港地區層次的地方議會)。年紀輕輕、外號「田灣女孩」的她,往警署報到前在社交媒體向街坊細細叮嚀:「田灣常常爆水管,以後未必能及時傳訊息給大家了,記得下載水務署程式⋯⋯垃圾要包裝好,否則會被野豬咬破⋯⋯駕車的朋友留意不要撞到野豬⋯⋯多照顧身邊的獨居長者⋯⋯」

這幾天我不斷安慰家人:我冇做錯、冇做任何違法事情,所以即使到最後被起訴甚至監禁,問心無愧。

──林景楠,33歲,「阿布泰國生活百貨」創辦人。前特首梁振英曾有一癖好:在社交媒體轉載刊在《蘋果日報》的廣告,呼籲擊持者杯葛商品以抵制報刊。作為回應,「阿布」在《蘋果》刊登「歡迎香港人轉載」的全版廣告,贏得不少掌聲。「阿布」曾為支援抗爭者的「612人道支援基金」義賣,並為醫護人員搜羅口罩應急。他有兩個女兒,么女去年出生。

⋯⋯

包括這8人在內的47人,正在面對最高可判終身監禁的刑罰。

在遠方的我們,也毋忘初心

前天早上,也在參與香港環保倡議工作的我丈夫,收到朱凱迪的訊息:「今日之後可能要過一段日子才能見面,不知你到時可否寫信給我,update我環境運動的新動態嗎?」丈夫讓我看,我先是想笑(雖然我跟朱凱迪不熟,但這則在關押關口前的訊息,正合印象中那個有點迂的謙謙君子),然後想哭,想到他跟我同齡兼且曾是同事的太太,以及他們年幼的女兒。

然而,既然被控諸位都毋忘初心,穩住了自己,曾是60萬分之一的人們,也實在沒有放棄關注的本錢。好人一生平安。

更多獨立評論文章
阿嬤的失智症,治好了我的憂鬱症

※本文由獨立評論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