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對拜習會有過多期待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華盛頓與北京進行全方面與高強度的強權競爭的此時此刻,有關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能否在10月30日舉行的G20高峰會進行首次「拜習會」,及此次會談的過程與結果(若能會晤),無疑將是未來雙方關係發展與世界格局變化的重要里程碑。

從邏輯上推論,若是雙方能會晤,且會談過程與結果不至於太糟,則美中激烈的競爭關係或可獲得稍稍地舒緩,彼此可以重新盤整再出發;若是雙方能會面,但會談過程與結果卻仍是不盡理想,則美中競爭態勢將轉趨更為嚴峻;若是雙方無法會見,則美中關係的發展恐怕將出現更多與更強的衝突。

事實上,當今美中強權激烈競爭的情況與對第三次美中高層對話展望的保守,約莫可從過去8個月來的局勢發展看出端倪。首先,1月20日就職的拜登總統遲至2月10日才與習近平通電話。此前,拜登早已與英、法、加拿大等盟國領袖通話,也與俄羅斯總統普丁通過電話。而在通話內容上,拜登強調維持印太區域的自由開放,並關切中國在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在香港的鎮壓,以及對台灣越趨強硬的態度。習近平則表示中美兩國「合則兩利、鬥則俱傷」,新疆、香港、台灣都是中國的內政問題,美國應尊重中國的核心利益與主權領土完整。這顯見雙方只是各抒己見,並無真正的交集與共識,而這也為雙方往後的互動埋下了伏筆與可預見的結果。

3月18日,美中國安與外交高層在阿拉斯加舉行會談。理論上,此次會談也是美中關係發展的里程碑,然實際上彼此針鋒相對,這說明此後的雙邊關係發展很難往和諧、合作的方向前進。7月26日,美國副國務卿雪蔓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及副部長謝鋒在天津會面,這又是重要關鍵點。然而,在北京向華盛頓提出兩份清單之後,中國無疑是強力批判美國的對中政策,同時在所提的「關切重點個案」清單上給予美國極高難度的挑戰。

9月9日,拜登與習近平再次通上電話。按理說,此次也是美中關係另一個重要關鍵點。雖然拜登表示美中沒有理由因為競爭而必須造成衝突,況且美國亦無意改變「一個中國政策」,但習近平認為是美國的對中政策造成現今兩國關係的困難,雙方應盡速讓中美關係回到正確的軌道。這樣的對話無異於兩人在2月的通話情況。

華盛頓與北京似乎一次次地錯失可能扭轉雙方關係的重要「里程碑」或「關鍵點」。但這並不完全是雙方領導人與高層官員的問題,而是來自於一個遠遠超乎他們所能掌控的因素,一個源自於國際體系根深蒂固的「結構性」因素—即崛起強權挑戰既有強權。若是如此,則展望第一次的「拜習會」便無需存有過多的理想性期待。(作者為國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