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排除」判性侵有罪 他含冤逃亡

三立新聞網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記者謝昀燐、俞戎航/綜合報導

現代講究科學辦案,尤其DNA證物更是一翻兩瞪眼,但要是被錯誤解讀,可能連翻案的機會都沒有。2009年台中一名海產店老闆陳龍綺被捲入朋友犯下的性侵案件,一開始他以證人身分出庭,後來法醫報告出爐,從受害人衣物身上採集到的檢體,不排除混有陳龍綺的DNA,法官就在完全沒有其他人證、物證的情況下,判決陳龍綺有罪。陳龍綺因此帶著一家4口逃亡,期間罹患恐慌症、憂鬱症,但不排除真的能判有罪嗎?陳龍綺又是怎麼洗刷冤屈呢?

▲陳龍綺被冤枉性侵。

平冤者陳龍綺:「我就問他(法官)說你要不要再驗看看、會不會有問題,因為自己有沒有做最清楚嘛,你都一直覺得不排除,反正我就死在那邊了。」

這真是司法史上的創舉,因為「不排除」,所以有罪,2009年3月的一場聚會,陳龍綺從此背上性侵罪名,從天堂摔落地獄。

▲當時性侵案躍上媒體版面。

平冤者陳龍綺:「因為那個地方是我和我的朋友合租的地方,(犯人)他們要來找我朋友,他們自己去連絡傳播公司的小姐,那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連絡,那個部分是他們自己在處理,跟我也沒關係,我不會去介入也不會去過問,所以他們就開始喝,喝到一半我也覺得怪怪的,我就走了。」

事發地是陳龍綺和友人合夥租的房子,一群人找傳播妹開趴,陳龍綺以接老婆為由先行離去,想不到隔天接到警局通知要去做筆錄,這才知道2名友人挨告性侵。

平冤者陳龍綺:「一直到地檢署都是證人,到地檢署的最後一庭,檢察官才跟我說有驗到我的DNA,不排除有我,所以要把我轉為被告,當下我就嚇到說怎麼會這樣子。」

▲法官僅憑「不排除」就判決有罪。

當時警方在被害人衣物上採集到混有2人以上、17組混合型的DNA,就這麼巧都跟陳龍綺符合,法醫報告出爐,「不排除」混有陳龍綺的DNA。

時任辯護律師羅秉成:「那個檢驗方法,它有它技術上的侷限,所以結論為什麼叫做不排除,因為他不敢講說是或不是。」

▲時任辯護律師羅秉成。

台大法醫教授李俊億 :「其實當時做鑑定的時候,已經用了最新科技了,如果今天只是用陳龍綺的DNA,他做出的Y-STR的混合型,要在台灣找出相同的人,大概會有1萬1千多人,會有跟陳龍綺一樣類似的基因型包含在裡面變成嫌犯。」

▲若用陳龍綺的DNA做出的混合型,在台灣會有1萬多人跟他類似。

而當時陳龍綺還有多位不在場證明的人證,但法院全部不採信。

平冤者陳龍綺:「他們(犯人)講很清楚,講我沒有也不在場,那這樣你法官都問了,問那麼多,你證人都問、被告也問都證明我沒有。」

時任辯護律師羅秉成:「法官在看這個結果的時候解讀錯誤,法官不應該把這個『不排除』當作『有』。」

僅靠單一證據,陳龍綺被判4年2個月有期徒刑,他不願承受不白之冤,決定關掉在台中生意蒸蒸日上的海產店,展開大逃亡。

▲陳龍綺帶著妻小逃亡。

平冤者陳龍綺:「我逃亡是覺得人生是絕望的啦,想說明明就跟我沒有關係啊,那為什麼有辦法因為一個法院的宣告,把我搞到身敗名裂,不過他們就過正常日子,別人死都沒感覺啦。」

帶著一家4口從台中出發,卻不知到往哪兒去,只好一路往南最後落腳高雄,陳龍綺隱姓埋名,開始了暗無天日的生活。

平冤者陳龍綺:「那時候如果跑遙遙無期,就等於是跑到死嘛,幾乎是這樣嘛,不管你是經濟方面發生狀況了,還是精神上面出狀況都可能會想不開,想到最壞的處境就是死掉了,所以一開始跑就帶她去辦離婚了。」

▲陳龍綺的妻子。

陳龍綺太太:「一天到晚在家裡的時候,在家裡真的心裡很害怕,每天電視常常看14台(大廈監視器),你知道為什麼嗎?看有沒有警察來。」

唸國小的兩個女兒跟著爸爸亡命天涯,媽媽苦中作樂對女兒說:「我們來玩一個保護爸爸的遊戲。」

平冤者陳龍綺:「小朋友要叫我阿伯,一開始他們也不適應啊,都會叫錯叫爸爸,我都眨眼說叫錯了啦,人家會聽到耶。」

陳龍綺甘願過著流亡生活,心心念念只想平反卻四處碰壁。

陳龍綺太太:「那時候是法官跟我們說的,說我覺得沒有再驗的必要,你們自己去找人家驗,後來才知道這根本是在唬弄我們,外面一般的醫療院所根本沒有辦法驗刑事案件的DNA。」

▲陳龍綺曾有輕生念頭。

平冤者陳龍綺:「對啊,法官根本是在耍我,心情太差都會想要飛下去,你看這夠大片可以飛吧 。」

陳龍綺太太:「我問他你都沒有睡覺。」

平冤者陳龍綺:「那時候住20幾樓沒有安全門,窗戶打開就可以跳下去了。」

記者:「很常有這個想法?」

平冤者陳龍綺:「那段時間很常就想跳啊。 」

冤罪逃亡,陳龍綺罹患憂鬱症、恐慌症,夜夜失眠暴瘦10公斤,逃亡8個月財產見底,正當以為窮途末路時,老天總算開了一扇窗。

陳龍綺太太:「你知道我們逃亡的時候很沒有錢,我們還拿身上僅有的錢去組一台電腦,為了幫自己找證據。」

平冤者陳龍綺:「我們把錢湊一湊,硬是到高雄火車站去組一台可以上網文書用的電腦 。」

▲冤獄平反協會讓案情出現轉機。

上網搜尋冤案DNA,彷彿老天有眼,真讓陳龍綺連絡上冤獄平反協會,出現一道曙光。

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法官)在詢問說這個鑑定人員,那麼現在有沒有方法可以釐清、進一步的釐清,有沒有新的科學鑑定方法,鑑定人員就回他說有,我們本來驗17組,現在可以驗23組。」

2014年,平冤小組幫陳龍綺申請再審,法院請鑑識小組以新科技重新檢驗DNA,真相總算大白。

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3個月後加驗6組,排除掉陳龍綺。」

平冤者陳龍綺:「在台灣再審很難得,這一張就是保命符了。 」

▲陳龍綺最終洗刷冤屈。

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你要不要進去聽?羅律師問你說。」

平冤者陳龍綺:「宣布無罪了,走啊、走到太陽下,我無罪了。」

蒙冤1490個日子終於平反,成敗全在DNA,極為諷刺,陳龍綺成為台灣史上第2件靠DNA平冤的案例,首例江國慶已經被槍決,司法還給陳龍綺清白卻始終欠他一個道歉。

★ 三立新聞網提醒您:

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 反霸凌專線:0800-200-885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兇嫌罹癌保外就醫免坐牢 死者母痛心
女童遭鄰居性侵 慘裸屍捆綁塞塑膠袋
癡心小王錯愛人妻!一肩扛起殺人重罪
南迴搞軌案死者託夢 母跨海伸冤揪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