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承認的社區感染爆發

王任賢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在華航諾富特酒店事件中,很多人一定會覺得諾富特員工怎麼會那麼奇怪。明明已經有主管生病確診,其他員工還在趴趴走地工作,即使剛剛接待完指揮中心督導人員的員工,也隨後接到確診通知。員工確診前的足跡遍及新北、桃園。

何以致此?指揮中心在第一起印尼籍機師被澳洲通報陽性個案後,實在不方便一下子就像罵東南亞國家一樣怪澳洲做錯,勉為其難擺個樣子做些有限度的密接篩查,還竟然篩出兒子也陽性,這下才爆發了華航機師事件。否則就像諸多境外移入的個案一樣,全部草草吃案結束。

雖然不小心篩出來讓社區感染成案,但指揮中心腦子裡想的還是境外移入。所以四起傳染給家人的案例都說是「家庭聚集」,傳到諾富特則叫做「酒店聚集」,就是不想說出國際認可的「社區感染爆發」。可以體諒指揮中心這種死要面子的說法,但很多政策是只能做不能說的,行動上要照著社區感染爆發來做。口是心非,才會出現諾富特事件。

揮中心在分析了機師的感染分布後,發現不同的機隊都有機師感染,而且都無法找到共同感染源,就攤在那不知所措,因為實在沒法歸納是由哪個國家傳入的。所以整個思維還是停留在境外移入,完全沒有已出現境內擴散的思想準備,所以行動上才會創造出家庭聚集與酒店聚集這樣的怪異名詞。

如果早早就能承認這是社區感染爆發,就能好好的去探討不同機隊機師共同的社區交叉點,諾富特過境酒店很快就會被查出來,很快進行人流與物流管制,也不會出現今天的諾富特事件。

因為「思路決定出路」,諾富特事件的處理模式仍然跳不出境外移入處置模式,沒法引領到社區感染爆發的處置方向。匡列接觸者確有體認到必須廣匡列,但沒體認到匡列後應該廣干預、快干預,才會出現酒店工作人員沒被限制行動,輪到篩查時才赫然發現是陽性。案1120也是匡列還去跳舞,還把責任推給跳舞的人怎麼沒戴口罩,問題都是出現在廣匡列後沒能有效管制行動。

社區感染爆發,干預必須快而廣,因為社區擴散的特徵就是多頭,與部桃的寡頭是不同的。剝洋蔥式的層層匡列,依風險逐級篩查的結果就會出現輪到篩查前已經逛遍大街小巷了,對社區不僅是破口,根本是千瘡百孔。諾富特事件只是這次華航機師感染爆發事件的序幕,後續可能還有得瞧。

態勢已至此,但仍有可為。多頭的散播對新北桃園的民眾該如何保護,這時可不能再下嚴格禁足令及嚴格口罩令了,在有多餘疫苗的情況下,這些都是過時的伎倆。指揮中心應趕緊畫定諾富特可能的擴散範圍,展現魄力發動新冠疫苗全面接種動員令,有效的保護疫區民眾,在二周疫苗起效後就可終結傳染鏈,才是最優雅防疫作為。不但可以解除諾富特危機,還可搞定疫苗打不完及疫苗到期報廢的政治危機。這神來一疫也算是天賜指揮中心的轉機,千萬不要錯過。(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