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探討兇手為甚麼殺人而是留下來的人!《我們與惡的距離》製作人揭露過程中這件是最難...

秦宛萱

台灣原創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即掀起一陣旋風,更被網友大讚台劇天花板,開創台劇新高度。(圖片來源/FB@我們與惡的距離 The World Between Us)

「全天下沒有一個爸爸媽媽,要花一個20年,去養一個殺人犯」這句話逼哭你了嗎?這顆長達3分40秒的鏡頭,成為最沉重的一鏡到底。

台灣原創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下稱,《與惡》)於3月23日播出前2集後,即掀起一陣旋風,佳評如潮,之後不論是第三、四集播出後再創收視佳績,瞬間最高收視逼近2、同步直播的線上影音平台CATCHPLAY觀賞人數成長6倍,還是網路上一則則的討論,更被網友大讚打破台劇天花板,開創台劇新高度,均可預期《與惡》的熱度隨著劇情的播出將持續延燒。

在一場座談中,《與惡》製作人、大慕影藝負責人林昱伶分享從前期為甚麼選擇這極富挑戰性的的戲劇到執行過程的心路歷程。

我把過去幾十年的功力全都壓到這部片上

《與惡》一劇是由公視利用大數據技術開發,找來金鐘編劇呂蒔媛主筆,最終進行招標,吸引11個團隊前來競爭,最終由大慕影藝拿下,而《與惡》也成為大慕影藝第一個親自製作的作品。

大慕影藝在過去從事藝人經紀,也專注於電影、電視專案的與投資,如電視劇《麻醉風暴2》與《紅衣小女孩》系列,這次呂蒔媛的劇本卻深深打中林昱伶讓他選擇挽起袖子選擇標下製作案。

《與惡》的成功,首要歸功於扎實的製作過程。在劇本的部分,除了先有呂蒔媛獨自長達1年多的田野調查,之後劇組也實際走訪療養院、精神科病房、電視台,甚至到法院旁聽,而這些功課都是為了拍攝。

不論田調的多麼仔細,戲劇終究是一個虛構的創作,該如何在創作中去讓觀眾感受真實的力量,成為最大挑戰。除了劇迷已經知道的新聞台主景是由劇組搭建,其中的細節更不容放過。

林昱伶舉例,為了呈現「實鏡感」,劇中的副控其實是與公視節目部的副控,但節目部與新聞台的副控,操作邏輯完全不同,因此劇組得埋非常多的線,才能順利讓桌機在接通時亮燈,甚至一個新聞畫面的呈現的背後,可能是有10幾個人同時操作,用徒法煉鋼的方式才有辦法完成。

林昱伶說,從人物的建構、造型,或是場景的種種細節,「這些細節都是希望你們能夠在這樣的作品裡面,投入更多的情感,以及感覺到它更真實可信吧」,而最終呈現的高品質,更讓許多人向林昱伶表示,「不曉得它是個委製的戲」。

然而,第一次就選擇極具討戰性的劇本,外界看似大膽、衝動的舉動,對於林昱伶而言卻並非如此。林昱伶說,事實上,大慕影藝本來就有想要往那個方向前進,早在2年前就開始投入改編自作家林立青《做工的人》的自製劇,只是中途插入一個機會,便盡全力爭取,費時1個多月的時間完成企劃案,林昱伶笑著說,「所以我可能把過去幾十年的功力全都壓到這部片上。」

與CATCHPLAY、HBO合作創台劇第一

高品質的製作也受到國際平台矚目,繼《通靈少女》由HBO Asia出資合拍後《與惡》也在國際平台競逐下,創新交易價格紀錄,最終與CATCHPLAY ON DEMAND 和 HBO 合作,而即使 HBO 未正式參與製作,本劇仍掛上了 HBO Original(HBO原創劇)的標籤,證明其品質深受 HBO 肯定及重視。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以好萊塢電影平台起家的CATCHPLAY這次是首次購買台劇。

談起與CATCHPLAY合作的契機,林昱伶用「魔幻」形容。

林昱伶憶,有一天我在跟CATCHPLAY的執行長聊別的案子,然後會議結束了,大家都已經站起來要走了,突然執行長說對這劇很好奇,想問有沒有任何素材可以參考,我當時一點壓根也沒想到他要幹嘛,就把當天收到的13分鐘片花給他看,「它就走到窗邊把點的蠟燭吹熄,然後把窗簾拉下來,我們三個人就拿著我的手機擠在那邊看,是不是很魔幻?」然後執行長就失心瘋完全放下了我們正在談的事情,在更之後他就帶著HBO一起來公視來談這個案子。

然而,CATCHPLAY和HBO能勝出的關鍵就在「願意在購片的基礎上再加碼行銷預算」,除了巨幅廣告外,更帶著《與惡》到亞洲的23個國家與美國,成為台劇的第一次。

每一則貼文都戰戰兢兢,林昱伶說這件事最困難...

但即便有國際平台的加持,林昱伶依舊認為整個過程中,最困難的是「行銷」。由於《與惡》以無差別殺人為主軸,同時探討司法權益、媒體現況,以及思覺失調症等頗具爭議議題,讓林昱伶在行銷過中,即便是一則臉書的貼文都戰戰兢兢。

「我非常害怕如果一則什麼樣的貼文,讓觀眾覺得,『哇!你就是甚麼立場、甚麼觀點』,就失去這個戲,希望大家一起討論的意義了」林昱伶說。

因此,一分鐘的預告中,觀眾不會當中看到過多導引的字句,只留下「槍響之後,被留下來的我們」一句中性的話語,林昱伶強調,「我們其實要講的不是,他為甚麼殺人,而我們真正想要去探討的,是這個事件後,留下來的這群人他們的為難、站在甚麼位子上」

而從粉專貼文中也可以發現,在前期介紹的不是議題而是角色,但關於劇中加害者家屬李父與李母時,卻讓林昱伶糾結許久,最終「加害者家屬」5個字中從文案中被拿掉,選擇單純介紹角色,他說,「我們要做的是這樣一部戲,那麼自己在操作這件事的時候,是不是也可以小心一點,不要為了去求點閱,而傷害了一些我覺得不應該做的事」

林昱伶:戲劇的力量超乎我們的想像

林昱伶表示,其實有時候戲劇的力量超乎我們的想像,比方說真實的新聞可能在7天之後,就屬於炒冷飯的階段,但戲劇卻可以透過一些戲劇手法的處理,提供另一種不同的思考,然而,這個思考可以留在人的心中很久、很久。

他期許以後大慕的每個案子,自己都有一個投資份額在裡面,然後努力把品質最到最好,然後可以期待後面的回收,並成為業界的良性競爭、循環,製作方努力製作、投資方看好一個題材,接下來作品可以在市場上產生一個很好的回饋力道,不論事資金回收或口碑,「那我覺得這個產業就可以很令人驕傲!」林昱伶說。

更多信傳媒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