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開飛機改醃臘味4】家鄉味博得好名聲 星級將領也光顧

邱莞仁
·2 分鐘 (閱讀時間)
1990年,田定忠在大陸溫州灣執行機密的掩護偵照機偵照任務,與中共殲八戰機險些開戰。
1990年,田定忠在大陸溫州灣執行機密的掩護偵照機偵照任務,與中共殲八戰機險些開戰。

1990年,田定忠在大陸溫州灣執行機密的掩護偵照機偵照任務,與中共殲八戰機相距不過2浬、險些開戰,為防衛台海的第一線飛官。後來他在國防部作戰次長室副處長,以上校軍階退伍,結束30年、總飛行時數3千小時的軍旅生涯。

2005年,朋友找他合夥在竹北開了餐廳「麵點王」,田定忠負責做餅、朋友做麵,韓素清在外場接待,全盛時期,1百多坪的店面,請了18個員工張羅。

取下剛曬好的臘肉,田定忠仔細地剪去臘肉邊角,避免豬皮將真空袋戳破。
取下剛曬好的臘肉,田定忠仔細地剪去臘肉邊角,避免豬皮將真空袋戳破。

「以前小時候家裡常領麵粉,麵粉很多,沒事就擀麵、做包子、饅頭,我六歲就在廚房跟著玩。但戰鬥機飛行員長期高G力飛行,10個有8個腰椎、頸椎會出問題。」田定忠的腰椎二度開刀,「最後痛得受不了,又遇上金融風暴,店開了6年,我開刀,沒有人負責做餅,店就收掉了。」

不開店後,田定忠寫書、偶爾上電視當名嘴,每逢冬季則在網路社團上接單做臘味。起初,買的大多是軍方星級將領,如今口耳相傳下,還有遠從東部來的訂單。

不同於臘肉要曬太陽,田定忠說製作香腸必須在陰涼處冷風烘乾。
不同於臘肉要曬太陽,田定忠說製作香腸必須在陰涼處冷風烘乾。

取下剛曬好的臘肉,田定忠仔細地剪去臘肉邊角,「豬皮曬乾很硬,所以要修指甲(修邊角),不然真空袋都會被戳破。」田定忠抓駕駛桿的手改醃臘味,小小的工作檯上,擺滿了準備打包的臘味,要趕在除夕前交到客人手上,「這就是過年的樣子。」

看著一桌豐收,田定忠心滿意足地笑說:「我現在做快樂、做健康的,就是讓生活更有滋味。人家說:『田大哥,你的臘肉有媽媽的味道,真棒。』我就是博得一個臭名聲,讓人家呵咾(閩南語:稱讚),對不對?」

田定忠用58度金門高粱酒、八角等香料醃臘肉,24小時翻缸一次,得醃上4天。
田定忠用58度金門高粱酒、八角等香料醃臘肉,24小時翻缸一次,得醃上4天。

顧客這麼說 懷念的眷村味

桃園人 宗先生
桃園人 宗先生

我是眷村二代,以往吃的是父母、岳母做的臘味,但長輩年紀大了沒法做,我一直在找替代品,就找到田教官做的臘味。買好幾年了,1次都買1年份。這吃的是一種移情作用,蘊含了我從小在眷村長大的思念,為此,我還特別買了一台新的冷凍櫃來冰。


更多鏡週刊報導
【不開飛機改醃臘味1】退役飛官做家鄉臘味 不到冬天不開工
【不開飛機改醃臘味2】考上雄中不敢念 他為家計投筆從戎當飛官
【不開飛機改醃臘味3】彷彿老天抽籤定生死 他多次遇同僚意外失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