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大運宣傳給力,柯文哲扭轉爛民調!20歲網紅和50歲大伯,柯P為何完勝一票政客?

政事觀察站

作者● 周偉航/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柯文哲找「YouTuber」拍世大運的網路廣宣短片,引起政治圈與新創圈內的激烈爭辯。有人認為本專案數據效果不佳,也有人主張以百萬預算來說,現有數據已非常好看。

有人認為不該看數據,而是著重創新的質性效果,但也有人主張專案目標受眾設定錯誤,長遠看來會是夢一場…

這又是「一個柯P,各自表述」的例子。

隨著世大運即將開賽,這批網路短片也進入效果衰退期,會自然被人遺忘;但有些事情,或許隔了十幾年之後都還難以忘記,從這些往事,或許更能看出柯P拍這批短片的意義。

日前我和一些相關業者閒聊到柯P的這組廣告,有人無意間問了句:「這是誰的發想?」打聽之下,才知道是由知名新創團隊主籌整個專案,但還是有柯文哲身邊的年輕募僚全力支持,柯市長才會充份授權,並完全配合內容設計來執行。

「這代表他還是會聽年輕人的話呢!」有人給了這樣的結語。這話看起來沒什麼,但卻能指出一個多數人、甚至多數政客都會忽略的現實:當政客已經不再聽年輕幕僚的建議時,大勢可能就會急轉直下,往不妙的方向發展。

雖然現在很難想像,但近20年前,馬英九也是會聽年輕幕僚的建議,而且非常「乖」。在當時的台北市長選舉中,剛大學畢業的我,負責中正萬華地區的政策匯整與地方組織聯絡工作,業務重頭戲當然就是在地的問政說明會,也就是小型的造勢晚會。

但在舉辦晚會的當天,因為我上午還要去研究所上課,所以就將相關的文件資料準備好給「老闆」,讓他自己先讀。他看了之後,發現一些不懂和不能接受的部分,於是不斷打手機問我。

因為我在上課,所以他打來時,我總是:「這個不能改啦!」「對這樣沒錯相信我!」「白皮書(組)那邊說可以啦!」的敷衍掉。打來一次就回他一句,然後掛掉,反正他的任何質疑,就都被我隨隨便便的否決了。

到了晚上8、9點,會場內已是熱鬧滾滾,再10分鐘就要讓老闆「大進場」,這時我手機又響起,隨行秘書要我趕往老闆在外頭的箱型車。

我匆忙跑過去,一拉開門,「老闆」就一臉憂愁的指著文宣上的一行字說:「這個真的有確定可以做嗎?有問過OO了嗎?」

因為時間急迫,我當場爆怒:「都印出來了當然是全都確認過了呀!都要進場了,現在也不可能改了啦!」

他嚇了一跳,繼續低頭背稿。我看他沒意見了,於是帶上車門,轉頭就看到隨扈人員對我比了個讚。10分鐘之後,他站上晚會舞台。有照稿唸嗎?有。

而幾個月之後,幾年之後,甚至這十幾年來,他站上政治舞台的正中央。那他有聽年輕人的意見,照著唸嗎?

越來越少。到了最後的最後,不只是年輕人,他似乎什麼人的話都聽不進去了。然後,就這樣下台一鞠躬。

年輕人的話不必然就是治國良方,但如果願意聽年輕人的意見,就代表這人甚麼意見都肯聽了。老人的意見,中年人的意見,年輕人的意見,都會是他參考的選項,他就能保持見聞的廣度與活性。這是出來搞公共事務的必要條件。

有太多政客,「起家」時是禮賢下士,但上台之後,就以為自己是個人物,對於旁人的建議越來越不耐煩。若選舉又一路贏,自然會強化這種想法,最後也就走到了一個無路可退的絕境。等到發現狀況不對時,身邊已沒有年輕人,也沒有中堅份子,連老人也不想理他了。

回來看看柯文哲。這次世大運YouTuber專案的目標受眾主要是年輕人(但專案主事者有些和我同輩,也不算是年輕人了),當柯文哲還是信任他無法理解的創意,願意以討好年輕人的方式被「操弄」,甚至被「玩弄」時,就代表他還是處在一種高度可塑的情境。

講白點,柯文哲證明自己仍處在和選舉時相同的狀態,而其他可能的候選人,卻都是活在「我最懂」的狀態,要和他競爭,自然十分困難。有些政客甚至還在對YouTuber領域完全陌生的狀況下提出批評,那更是「殺敵零人,自損三千」了。

短片的效果再好,頂多只能帶來幾百萬的收益,相對於台北市的整體大政格局來說,實在很難成為一個值得深入討論的議題。

但「能推動這個專案」一事,其像徵意義是既深且遠。想在政治圈一爭雄長的人,可以好好反省自己能聽進什麼話,又能信任年輕人到什麼程度。

我相信大多數政客連「耐著性子,把這次專案所有影片看完」這種事都做不到。那還有什麼好爭辯的呢?

 

【更多報導】連王健林都守不住!兩週內變賣13座文化旅遊城、77家飯店,中國首富散盡家產實錄

※本文由商業周刊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Yahoo奇摩新聞邀請「三明治世代」投稿!你是上有高堂、下有兒女的「三明治世代」嗎?憂心台灣教育、煩惱父母健康、憂慮自己未來,來用文字表達你的看法,希望政府能夠做什麼?或者分享自己的經驗,如何做個開心的三明治世代?。快來投稿—->https://goo.gl/iy5TCA

【更多照片請點以下圖輯】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