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專家組成員有分歧 望中方提供更多原始數據

樂然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表示,從中國回來的專家在某些專業問題上有不同看法。計劃中的中期報告可能會呈現這些分歧。譚德塞說,“共同報告並不意味著專家們在所有問題上都取得一致”。書面報告計劃由所有專家或部分專家在新聞會上做介紹。

此間越來越多報道指出,世衛赴華專家小組成員希望中國提供更多有關第一批病例的原始數據。此前,世衛專家小組也曾多次請求中方提供原始數據,並希望能接觸到武漢地區的血液庫數據。有報道還稱,世衛專家在該問題上和中方進行了討論,甚至有過爭吵。但不清楚的是,為什麼中方不願展示第一批確診的新冠病例的原始數據。

第一批確診新冠病例的原始數據很關鍵

世衛組織食品安全和動物疾病專家、新冠病毒武漢溯源專家組組長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2月14日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采訪時表示,世衛團隊正在緊急尋求從武漢獲得數十萬份血液樣本。他說,在武漢展開溯源工作期間,中國科學家向他們呈現了174起2019年12月在武漢及周邊發現的冠病確診病例。世衛團隊對這些不完整的冠病基因樣本進行了檢查,發現在中國2019年12月的冠病樣本中,已出現13種冠病病毒基因序列,即冠病病毒當時已發展出13種病毒株。這些新發現可能表明,病毒在12月武漢疫情爆發之前可能已經傳播了一段時間,但未被檢測到。此外,部分毒株來自華南海鮮市場,但另一些和市場沒有關聯。恩巴雷克還指出,雖然世衛團隊尚未進行模型計算,但據他估計,武漢2019年12月已有超過1000人感染冠狀肺炎。

恩布雷克還披露,專家組獲得了中國科學家對2019年10月至2019年11月出現的92起疑似病例的分析報告,這些病人病情嚴重,並且有與冠病相同的症狀。

澳大利亞微生物學家多米尼克·德懷爾(Dominic Dwyer)向路透社等媒體指出,世衛專家團隊曾希望獲得有關早期新冠感染病例未經分析的原始數據,但卻只從中國方面得到分析“摘要”。 至於這是出於政治原因還是其它原因,他不想妄加猜測。

赴華溯源的世衛專家小組成員、德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獸醫學家雷恩德爾茨 (Fabian Leendertz)向媒體表示,他也認為2019年10月到12月期間武漢地區涉及肺炎、發燒、流感的病人數據對了解這場大流行具有關鍵意義。對於世衛專家逗留武漢期間曾和中方在提供數據的問題上有激烈爭吵的報道,雷恩德爾茨表示,每個人對爭吵都有自己的定義,他說,”是有很好的科學討論,但就我而言,我沒有觀察到爭吵。”他還表示,希望有關數據缺陷現在能夠得到彌補。“我們現在已經到了討論和場景研究的極限,因為沒有數據可用了”,他說。

澳媒質疑世衛專家公正性

在世衛部分專家表達希望從中國獲得更多最初病例原始數據的同時,澳大利亞天空新聞主播夏裡·馬克森(Sharri Markson)質疑世衛專家報告公正性的事件也掀起波瀾。她在2月14日節目中稱,至少有三名世衛組織專家組成員和中國官方機構曾有聯系。世衛新冠病毒武漢溯源專家組組長恩布雷克於2017年接受了中國食品科學技術學會和國際食品科技聯盟頒發的“科學精神獎”。世界衛生組織病原體顧問、美國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曾於2018年在個人社交媒體賬號上表示,與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在蝙蝠研究上有過長久合作,荷蘭病毒學家馬裡恩·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是廣東省疾控中心的科學顧問。馬克森稱,當一些世衛的“調查員”被“調查”出和中國有聯系時,公眾對這份世衛報告的信任自然就會受到損害。她還再次提到冠病病毒“有可能是通過實驗室洩露出來的……因此我們需要獨立的調查員,以開放的心態去尋找答案,而不是那些被中國政府認為沒有問題的科學家”。

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2月9日在中國-世衛組織新型冠狀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曾明確表示,關於實驗室病毒洩露的說法是極為不可能的,未來將不會就此進行研究。

對於澳大利亞天空新聞主播馬克森的言論,荷蘭病毒學家庫普曼斯在推特上回應說,“好吧,新的陰謀論又來了,我是廣東省疾控中心的科學顧問,所以我就成為了‘為中國政府工作的人’,噢,順便說一句,我還為歐洲工作,也為美國政府工作。”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也發文抨擊澳大利亞天空新聞主播馬克森是“澳大利亞媒體中著名的‘反華鼓吹手’”,”這也不是夏裡·馬克森第一次就病毒源頭問題造謠生事抹黑中國”。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樂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