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副總理、鋼琴王子的「性事」如果發生在台灣

·7 分鐘 (閱讀時間)
<strong>圖片來源:民視</strong>
圖片來源:民視

性侵與嫖娼哪個可譴責性大?哪個違法嚴重程度高?在正常的法治社會,當然是性侵嚴重多多,罪無可恕,難逃牢獄之災。但在中國大陸,首先要看他是誰,屬於什麼身分,他與官方的關係為何;最重要的是,官方處理案件的政策性目標為何?在極端的事例中,被控性侵者可能沒事,還受保護;嫖娼則身敗名裂,事業全毀。

中國網球女將彭帥日前在微博驚爆,曾遭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強迫發生性關係」,她發的帖子很快被刪掉,至今也未傳出張高麗被黨的紀委或是警方、檢察官調查。反觀鋼琴王子李雲迪,他嫖娼不是「現場」被逮,只是曾在女子帳號留下匯款紀錄,被公告後立即就彌天蓋地的譴責聲浪席捲,相關專業組織急著把他除名。他們兩個所涉及的性出軌事件,如果發生在台灣,李雲迪最多淪為笑談,聲名與事業受損有限;張高麗就法網難逃了,被法辦、被罵臭是最起碼的,連帶他所屬的政黨也要承擔罵名,負起連帶責任。兩種不同社會,處理方式為什麼差別那麼大?

張高麗可不是老百姓,他從省長當到直轄市黨委書記再當上副總理並貴為政治局常委。而且,彭帥描述自己遭張高麗性侵,發生在市委書記任內,以後與他斷斷續續維持不倫關係。不管彭帥發帖子的動機為何,但貼文很快就被刪除,連她的名字、甚至「網球」等詞都不太能搜索到,這足以說明由民眾揭露共黨高官的不當行為,目前仍是禁區,即使是受害者,也完全沒有言論自由。

中共的官員經常有人被揭露「權色交易」犯下惡行,但都是被查處或是判刑者,而且都是由官方文書宣告,鮮有由民眾自下而上揭發的。誠如紐約時報所說,中國當局此前曾因兩性關係不端而起訴過不少高級政府官員,但通常是與腐敗調查同時進行,從沒有像張高麗如此位高權重者被指控過兩性關係不端,頗不尋常。更不尋常的是,被揭發者有權力傘保護,除非被當局列為鬥爭對象,否則可能不受調查與懲處,連進入司法程序都不至於。反而是揭露者要小心了,可能被調查、被封殺,甚至挨整。

中國大陸發生的性侵指控事件,官方處理方式因人而異,輕重大不相同。華裔加拿大影視明星與歌手吳亦凡今年7月被指控後立即被逮捕,成為整肅「劣跡」藝人的反面樣板。隨後,中國電商巨擘阿里巴巴一名男性高管遭女性員工指控,男方趁她爛醉時進她房間性侵,他很快被解僱,可能是因為阿里巴巴正被官方嚴厲檢查中。《華郵》指出,吳亦凡和阿里巴巴這兩案的揭發與討論未受限制,完全允許網民熱烈討論,官媒甚至還發表文章批評涉案被告。但是,彭帥的爆料所受待遇截然相反,她的貼文立即遭全面封殺,原因當然是因為張高麗的官職實在太高,經歷太過亮麗。

這起指控事件後續發展如何,要看緣起是否涉及權力鬥爭或是政治整肅,除非是最高當局設定的政治議程,或是懲處有利於政治目標的遂行,否則還是會被「吃案」。中共中央紀律委員會隨後突然公布天津有重大違規案件,部分案情還可能涉及張高麗任職天津市委書記期間的房地產開發作為,目前尚難確定中紀委往後是否會將調查矛頭指向張高麗,如果朝此方向發展,就可猜想這起性侵疑案以及婚外情醜聞染上中共權力鬥爭與整肅色彩。否則的話,對他只是醜聞侵擾,而非大禍臨身。

至於從無官職也無父蔭鋼琴家李雲迪,所受待遇就悲慘多了,他涉嫌嫖娼即刻在北京被拘留,「鋼琴王子」的美譽頓然被輿論扔進垃圾堆。北京公安先得意洋洋地在網上公示,各個官媒跟著發出海量批判文章,激起網路上議論浪潮,造成「牆倒眾人推」的輿論殺人效應。即使將嫖娼列為違法行為的中國大陸,量刑並不重,但對名人的實際懲罰卻被無限放大了。令人不解的,李雲迪好歹也是鋼琴國寶,受到如此不堪的對待,莫非是要再塑造一個了「劣跡」藝人的壞榜樣?警方後來貼出了一張鋼琴鍵的照片,配上的文字是:「這個世界的確不止黑白兩色,但一定要分清和畫清黑與白。這個,絕對不可以錯……。」或許正是反映北京當局如是渲染的用心,或許也是要宣揚「崇德守法,才有未來」的教條。

各方說得最篤定的是「朝陽群眾」又立了一個大功。有人戲虐:「朝陽群眾的眼睛到底是雪亮雪亮的,舉報了那麼多明星」;「北京朝陽區群眾厲害,其他區群眾也要跟上哈」。「朝陽群眾」是基層線報人員較為人熟知的泛稱,以位在朝陽區而得名。在北京,舉辦尖兵除了朝陽群眾,「西城大媽」的名氣等量齊觀的,近年崛起的「海淀網友」、「豐台勸導隊」等組織也不遑多讓,都是以行政區名稱,以及當地基層民眾的特徵而得名。這些組織的成員多以民眾面貌出現,其中不乏已退休者或只兼職輕度勞動工作的老年人,也有小販、清潔工、送貨員等較能自行掌控工作時間或採輪班制工作的中壯年人。在這些基層組織的強力運作之下,包括房祖名、柯震東等藝人以及敢言善道的公共知識分子薛必群(網名薛蠻子)等人都栽一一落網。這回北京警方大肆宣傳李雲迪嫖娼被舉報案件,或許只是為了替「朝陽群眾」壯大威勢,讓各方有名無名人士知所警惕,收斂一點,不要太過囂張。否則,下場就會像李雲迪一樣,被「掛著牌子在互聯網上遊街」,相關行業與其「畫清界限」也可能會在第一時間趕到。

李雲迪花錢享樂的行為在一般國家不算犯罪,甚至無關道德,但在常拿禮教殺人的中國大陸,卻被官方拿來做為立威或是塑造道德標準的祭旗。真正該受司法追訴並承擔法律責任的,反而是張高麗這種利用權勢侵害弱女子的達官顯要,但他卻獲得保護網的庇蔭,除非他涉及貪腐或是遭受鬥爭,才會遭受調查或是法辦。這樣的差別待遇,難道就是「社會主義現代文明國家」的是非標準與法制原則?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