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治局常委表態支持俄羅斯 學者:烏克蘭應全面檢視與中國關係

俄羅斯2月24日揮軍入侵烏克蘭後,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列巴和總統哲連斯基,先後接受中國官媒《新華社》及香港《南華早報》專訪時,均表明希望中國協助讓俄羅斯停戰,但中國仍保持「中立」態度。德國智庫研究員研究員波伊塔撰文表示,烏克蘭領導階層已開始重新思考與中國的關係。

然而,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排名第3的常務委員栗戰書8日出訪俄羅斯,根據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新聞稿,栗戰書和議長沃洛金(Vyacheslav Volodin)會談時,向國家杜馬成員保證:「中國理解且支持攸關俄羅斯重要利益的議題,特別是在烏克蘭議題的立場。」

「我們完全理解俄羅斯為了保護自身利益而採取的必要措施,我們正提供協助」,栗戰書稱,美國和北約(NATO)擴張到鄰近俄羅斯邊界,威脅到俄羅斯國家安全和俄羅斯人民性命,直言「在烏克蘭議題上,我們看到俄羅斯如何被逼到不可能的處境,而在此事上,俄羅斯做出重要選擇及堅定回應」。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身為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研究員的波伊塔(Yurii Poita),也是烏克蘭非營利研究機構「軍隊、換裝及裁軍研究中心」(CACDS)亞太部門負責人。跨國專家組織「中東歐中國觀察家」(CHOICE)8日刊登他的文章,指出中國未回應烏克蘭的呼籲,因此烏克蘭將立即重塑對中國的外交政策。

中國支持俄羅斯對烏克蘭立場

波伊塔提到,庫列巴(Dmytro Kuleba)4月接受《新華社》訪問,以及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8月接受《南華早報》專訪時,都向中國喊話,敦促中國發揮影響力讓俄羅斯停戰。他表示,中國採取「親俄中立」態度,聲稱支持烏克蘭主權和領土完整,卻毫不譴責俄羅斯,反怪罪美國和北約。

「事實是中國沒興趣在此危機中幫烏克蘭,這已有許多例證」,波伊塔指出,當聯合國大會在戰爭初期表決譴責俄羅斯的決議時,中國就投反對票,還批評制裁俄羅斯是傷害全球經濟,且在反對西方陣營軍援烏克蘭的同時,自己加強與俄羅斯的政治、經濟與軍事科技關係。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波伊塔直言,中國不只沒有解決衝突,反而「火上加油」,並散布不實資訊,像是說烏克蘭境內有20個美國生物實驗室,以及納粹主義在烏克蘭境內復興。中國亦稱,烏克蘭應當「東西方之間的橋樑」,不應加入北約,這等於是否定烏克蘭有獨立選擇的權利。

波伊塔說,中國光說不練,就算烏克蘭遭受大破壞、俄羅斯犯下被認為是種族滅絕的罪行,這些都沒有改變中國的立場,「中國不僅沒放棄『親俄中立』態度,還持續在國內外散布親俄論述」。他表示,烏克蘭專家圈認為中國直接或間接損害烏克蘭國家利益,對吸引中國站到烏克蘭這邊也不抱任何可能幻想。

中國不可能站到烏克蘭這邊

「烏克蘭社會對中國的態度也逐漸改變」,波伊塔提到,根據3月進行的社會學調查結果顯示,17%受訪者把中國視為敵對國家,僅次於白羅斯(白俄羅斯)和俄羅斯,雖然仍有63%受訪者認為中國中立,但2021年4月的調查結果,認為中國是敵對國家者僅9%,現在則是增加近2倍。

2022年6月11日,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在香格里拉對話上發表演說(AP)
2022年6月11日,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在香格里拉對話上發表演說(AP)

2022年6月11日,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在香格里拉對話上發表演說(AP)

另外,哲連斯基6月在香格里拉對話上被問及台灣問題,他提到「部分特定政治人物的野心不滿於現狀」,即暗指中國,而庫列巴8月坦言,中國在論述面上是在幫助俄羅斯。波伊塔稱,烏克蘭謹慎的作法是避免與中國敵對,讓俄羅斯多了強權盟友,但這類做法凸顯對當前地緣政治局勢缺乏了解。

波伊塔表示,中國的目標是要成為世界強權,並在與西方陣營的競爭中勝出,因此俄羅斯對中國而言極為重要,中國不可能以任何方式支持烏克蘭。他坦言,不排除現在的烏克蘭政府內部,仍有人認為在戰爭後,中國會提供經濟和安全援助,但專家圈的看法最終會影響烏克蘭領導階層態度改變。

波伊塔提到,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北約7月發布的新版《戰略概念》(Strategic Concept)列入中國挑戰,而烏克蘭想要加入北約,最終會放棄與中國的戰略夥伴關係。此外,烏克蘭國會外交委員會主席梅列日科(Oleksandr Merezhko)8月首度表明,要重新檢視與中國的關係。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NATO)總部(資料照,AP)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NATO)總部(資料照,AP)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NATO)總部(資料照,AP)

烏克蘭應檢視與中國關係

波伊塔說,梅列日科也是新成立的烏克蘭國會友台小組主席,推動與台灣的友誼、經濟和文化關係,此為烏克蘭政壇上的新發展。不過他指出,中國對烏克蘭的影響力,可能對歐洲和歐洲-太平洋安全形成混合威脅,歐美研究人員對此議題的討論逐漸增加。

「會有這樣的關切主要來自於中國企業與中國政府及情報單位的往來」,波伊塔寫道,中國若在烏克蘭戰爭後,協助烏克蘭重建,影響烏克蘭重要工業,甚至可能讓烏克蘭保持對中國的友好態度,這會破壞歐盟和北約的團結,而這些關切也顯示,烏克蘭缺乏對中國的明確立場,且需要修訂長期戰略。

波伊塔強調,烏克蘭非常需要廣泛的討論,才能對涉及中國的長期風險有更加認識,而烏克蘭必須全面重新檢視與中國的關係,策畫如何應對挑戰的新策略,「或許戰略夥伴必須轉型為經濟夥伴,且設有紅線及限制,以保障烏克蘭國家利益,並與強化和歐盟及北約夥伴的關係相輔相成」。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俄烏戰爭也是文化戰爭!普京標榜「傳統價值捍衛者」,歐美極右派齊聲唱和
相關報導》 「俄羅斯人正在逃跑!」烏克蘭絕地反攻重挫俄軍,普京面臨自家軍國主義者指責
相關報導》 戰爭讓烏克蘭對中國信任大減 《日經亞洲》:烏克蘭傾向台灣氛圍漸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