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決議 對台力求穩定

·3 分鐘 (閱讀時間)

隨著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公報的發布,外界高度矚目的中共百年黨史「第三份歷史決議」,即《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的基本架構、論述得以公之於眾。根據公報透露的訊息,《百年決議》涉及兩岸關係和對台政策的表述具有一致性和穩定性,而公報最後強調明年二十大的重要性,無疑奠定了未來1年求穩基調,相信對台政策也會遵循上述原則。

六中全會前,外界對《百年決議》曾出現許多討論,包括是否觸及黨史上敏感問題、人物,或者是否強調以「共同富裕」主線等,但事實證明這些都是「霧裡看花」般的猜測。根據公報透露的概要內容可知,《百年決議》的評價完全延續了習近平在今年「七一」建黨百年慶典的講話,同時亦與中共官方為建黨百年所推出的重要文獻保持一致。可以推測,儘管《百年決議》全文尚未發布,但在對台部分料不會出現新意,仍以強調中共既有方針政策為主。

即便如此,在六中全會公報中,仍能嗅出《百年決議》的一些特別之處。首先,外界討論的中共領導人如何「斷代」問題,決議給出了明確回應,那就是堅持「毛、鄧、習」的三個時代劃分,毛屬於「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鄧屬於「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新時期」並納入江、胡兩屆總書記,而習則屬於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開創者。其次,決議在列舉中共十八大之後的成績時,提及管黨治黨「寬鬆軟」得到根本扭轉,又說意識形態領域發生「全局性、根本性轉變」,還首度以「實現整體性革命性重塑」的表述描述部隊的變化,這些措辭都在襯托習2012年執政前黨內存在相當嚴重的問題,當然也意在更加突出習執政9年來的成績。

值得關注的是,公報在提及中共十八大以來對台政策與兩岸關係時,除了重申一中原則與九二共識以外,更側重於突出2016年之後反台獨、反外部干預的動作,卻沒有將篇幅留給2016年之前兩岸和平發展時期與馬政府共同創造的成果。想必這部分在《百年決議》全文中定會有所闡述,但公報偏重反獨、反干預等「硬話」,未提到和平發展、融合發展、兩岸交流合作等「軟話」,恐怕有明確的現實意義。六中全會前,民進黨已有蘇貞昌、游錫堃、吳釗燮被拉上所謂「台獨罪犯清單」,再加上美國會議員搭軍機抵台當日解放軍東部戰區啟動聯合警巡,在兩岸劍拔弩張的氣氛下,六中全會雖不會處理對台議題,但至少在表態上趨於嚴厲,自然在意料之中。

十九屆六中全會的閉幕意味著中國大陸已經完全踏入「二十大政治週期」,高層人事和地方大員的調整、未來5年政經社政策的調整與規畫,將成為未來1年內北京最重要的工作。此背景下,台海「不出事」、「少添亂」應是大陸短期內對台指導方針,盛傳下星期將揭幕的習拜視訊峰會,料將釋出中美如何共同管控台海危機的重要訊息。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