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叫停螞蟻上市 香港股民哀鴻遍野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螞蟻集團原定周四(5日)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卻在周二(3日)遭中國監管機構叫停,香港投資者成螞蟻暫緩上市後的最大苦主。

「世紀新股」突然之間變成「世紀退款」,螞蟻集團4日稍早表示,其香港公開發售的申請股款將於今天(4日)及周五(6日)不計利息分兩批退回。退回申請股款包含1.0%經紀傭金,0.0027%香港證監會交易征費以及0.005%香港聯交所交易費。

該公司沒有披露退回申請股款金額,但據路透此前引述知情人士指,H股申購金額達1.3萬億港元(1,680億美元),申購倍數為389倍。

中港金融制度不同,香港允許投資者利用證券保證金融資,以增加他們分派到股票的機會,投資人押注首發股飆升,償還貸款以及小額手續費之後,通常能有所獲利。香港安山集團(Amber Hill Capital)資產經理人Jackson Wong告訴法新社,投資者原本預期上市首天股價飆漲三到五成,「因此對於有分到股票的投資人而言,那會是獲利很好的一天」。

散戶利息血本無歸

據香港當地媒體報導,香港散戶對此次IPO的需求中,約有一半來自保證金貸款。保證金貸款對香港的金融公司而言是有利可圖的,因為無論客戶是否能認購到股份,他們都能獲得貸款利息。他們還能從開設新的經紀交易賬戶中獲益。

對散戶而言,雖然可以退款,但大量孖展認購新股的散戶將蒙受利息損失。根據10月29日《明報》報導,綜合11家券商及2家銀行數據,合共借出3858億元孖展額,以公開集資33.41億元計,相當於超額認購114.53倍。

《明報》11月5日報導,螞蟻本次在港凍資逾1.3萬億元。當中匯豐以及中銀香港合共借出2,500億元,其余證券商合共借出逾2,407億元。以兩行收取年利率0.48釐及0.5釐計算,估計可賺取利息近2400萬元。銀行資金成本較低,但券商因需向銀行拆借,資金成本不輕。騰訊持股的券商富途率先宣布豁免利息,有券商坦言做法對同業造成壓力,最終普遍都免收或減收孖展利息。

31歲的自由業者Winni Cheung投資了20萬港元認購螞蟻新股,她形容螞蟻上市觸礁「是一個國際大笑話」,雪上加霜的是,她另外原本價值10萬港元的阿裡巴巴股票也受到螞蟻消息沖擊,股價大跌8%。她不滿中國當局臨門一腳改變決定: 「中國官媒說暫緩上市是為了要保護像我們這樣的投資人,但如他們真的想要保護我們,應該要在公司遞交審查時就拒絕公開招股。」

另一個投資人Chris Liu則是投資130萬港元認購螞蟻新股,其中90萬港元是透過證券保證金融資。他告訴法新社,自己看到新聞時第一個想法是「中國政府真的很不可靠」。他說: 「我從來想不到公開招股會淪落到這樣。」

「馬已今服」

螞蟻集團原定上市集資344億美元,估值超過3000億美元,有望成為全球最大型新股。然而周一晚間傳出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被中國四大監管機構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聯合約談,之後又演變為螞蟻集團暫緩上市,此事被視為是中國政府對馬雲這位商業巨擘的驚人之舉。

中證監周三(4日)深夜發布公告,稱金融監管部門的監管約談和近期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的變化,可能對螞蟻集團業務結構和盈利模式產生重大影響,屬於上市前發生的重大事項,「避免螞蟻集團在監管政策環境發生重大變化的情況下倉促上市,是對投資者和市場負責任的做法」。

螞蟻集團暫緩上市引起討論,很多網友提到了馬雲10月24日的「驚世言論」,懷疑暫緩上市是監管機構對馬雲的反擊。

在10月24日,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聯合各組委會成員機構舉行的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馬雲直接批評中國監管問題阻礙創新: 「做沒有風險的創新,就是扼殺創新,把風險控制為零才是最大的風險。」

馬雲還說: 「其實監和管是兩件事,監是看著你發展,關注你發展,管是有問題的時候才去管,但是我們現在管的能力很強,監的能力不夠,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監管,我們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辦法來管機場,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

張慈/李澄欣(綜合報導)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