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增加海外軍事基地目標昭然若揭 美官員示警:在西非設基地只是時間問題

中國2017年在非洲東部國家吉布地設立首個海外軍事基地後,就陸續傳出有意在其他非洲國家增設基地。美軍非洲司令部情報分析主任米勒撰文直言,以為要在2050年成為軍事強國的中國只會在吉布地和柬埔寨有軍事基地,那就是目光短淺,更重要的是被鎖定為目標的非洲西部國家要能發聲。

美國《外交期刊》16日刊登米勒(Eric A. Miller)文章,內容提到中國的全球軍事野心愈來愈明顯,而中國海軍是進行全球擴張的要素,且美國國防部2021年提交給國會的報告中稱,中國考慮在13國設立海外軍事基地,包括安哥拉、肯亞、塞席爾、坦尚尼亞、柬埔寨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聯)。

米勒指出,中國開始進行海外軍事擴張,源自於2004年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所提的「新歷史任務」,要求解放軍扮演更大的全球角色,有能力執行「多元化軍事任務」。米勒稱,2011年初自戰亂中的利比亞撤離中國公民,可能讓中國意識到,解放軍要能支援這類情況。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米勒表示,中國2015年發布的《國防白皮書》首度提到「保護海外利益」是解放軍的「戰略任務」。2019年,中國《國防白皮書》稱,解放軍積極發展「海外後勤設施」,以「應對海外任務和支持包括海外撤離等緊急狀況的不足之處」。這些都顯示解放軍轉型為全球軍隊的意圖。

時間助中國默默耕耘

不過否認和轉移焦點是中國避免遭受國際批評的方法,像是《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分別於2021年11月、2022年6月揭露,中國秘密計畫在阿聯和柬埔寨設立軍事基地,中國都是駁斥相關報導。米勒說,可以理解中國選擇否認,因為中國想要營造和平崛起形象,而非軍事擴張主義。

另外,2021年中非合作論壇提出的2035年中非合作願景目標,隻字未提軍事基地。米勒稱,中國2018年啟動中非國防和安全論壇,吸引50個非洲國家及組織的高階軍官參與,但隔年首屆論壇登場時,名稱卻改為中非和平和安全論壇,「對北京當局來說,『和平』是比『國防』更理想的用語」。

中國援助柬埔寨的「雲壤海軍基地升級改造計畫」(AP)
中國援助柬埔寨的「雲壤海軍基地升級改造計畫」(AP)

中國援助柬埔寨的「雲壤海軍基地升級改造計畫」(AP)

米勒也說,柬埔寨的案例顯示時間的重要,因為《華爾街日報》2019年曾揭露,中國和柬埔寨簽署升級雲壤海軍基地(Ream Naval Base)的秘密協定,而在2022年6月順利進行動土儀式,「時間是中國最佳盟友,因為能讓全球被其他事件分心,而北京當局能井然有序地擴張解放軍觸角」。

米勒認為,這意味中國會強調,所有非洲國家都有全參與在其區域進行軍事化的協商,但軍事化所帶來的長期後果,會影響對非洲經濟未來至關重要的自然資源和戰略礦物開採,而中國在非洲西部海域的非法、未報告、不受規範(IUU)捕魚行為,以讓這些沿海國家付出可觀金融及人力成本。

經濟成中國運作手段

米勒引據1篇學術研究報告指出,中國約逾6成的遠洋漁獲量來自非洲西部海域,價值約50億美元,但非洲西部人民所攝取的動物性蛋白質,約60%至80%來自魚肉,因此中國在此地區大量捕魚,已對當地人生活造成影響,「這凸顯中國為了自身獲益,願意傷害當地經濟」。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當我們看非洲西部時,赤道幾內亞近來最受關注,也確實有好理由」,米勒寫道,赤道幾內亞和柬埔寨一樣,經濟都仰賴中國市場,赤道幾內亞出口量約有34%是到中國,而因貸款興建基礎建設,赤道幾內亞積欠中國的債務已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49.7%。

米勒直言,經濟是推動另個合作的很好手段,像是南亞島國斯里蘭卡無法負擔不斷增加的深海港口「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貸款債務,只好把此港租給中國99年。他表示,相較於吉布地,赤道幾內亞通往大西洋,還有3個定翼機起降的機場,其中1個鄰近巴塔港(Port of Bata)。

米勒亦稱,美軍非洲司令部司令湯森(Stephen Townsend)2022年3月在美國聯邦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上說,中國若在大西洋地區有軍事基地,屆時「距離美國本土就只有數千英里」。此外,巴塔港和赤道幾內亞首都馬拉博(Malabo)都是深水港,有利於中國發展軍事用途。

非洲中部國家赤道幾內亞(Equatorial Guinea)最大城市巴塔(Bata)(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非洲中部國家赤道幾內亞(Equatorial Guinea)最大城市巴塔(Bata)(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非洲中部國家赤道幾內亞(Equatorial Guinea)最大城市巴塔(Bata)(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西非國家應積極發聲

米勒指出,巴塔港初期建設資金由中國進出口銀行於2006年提供,並由中國交通建設公司(CCCC)一航局(First Harbor Engineering Co.)2014年完工,之後再由中交路橋建設公司(CRBC)進行升級工程。他建議,軍事互動和在該區域的部署、建材進一步用途、軍事或商用航班和船隻運輸量都是觀察指標。

米勒表示,中國《環球時報》在當地媒體交際思想,以及政府聲明也是觀察項目,而全新建造或更新的陸海空或後勤設施,會是更讓人信服的訊號。「這段期間,美國必須保持耐心和警覺」,米勒直言,「若以為中國會表明其真實意圖,這想法太天真」。

「對於中國,想要在2025年成為軍事強國,以為其在柬埔寨和吉布地有基地就會感到滿足的想法是目光短淺」,米勒強調,「或許最重要的是,這些受中國行為影響的非洲西部國家,應對他們想要的未來安全發聲。沉默和漠不關心只是確認中國何時會在非洲西部有軍事基地,而非會不會有」。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華爾街日報》美國機密情報:中國尋求在非洲建立大西洋首個永久軍事基地
相關報導》 想讓威權獨裁長長久久,何不建立一個新首都!緬甸軍方完美示範,這些國家準備跟進
相關報導》 不僅派軍支援,還協助庇護妻小 北韓在非洲的世紀盟邦:赤道幾內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