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崩潰論」是假新聞

潘華生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在台灣,大陸即將崩潰的負面徵兆一直充斥在各式媒體上,其實在不同時期不同版本的「中國崩潰論」都曾經大行其道,從早期國府宣傳的「暴政必亡、反共必勝、建國必成」到現在,顯見「中國崩潰論」在台灣有著悠久的歷史傳承。加上近年來中美關係急遽惡化,「中國崩潰論」甚至出口到海外,還成為不少對中國欠缺了解的西方媒體的理論基礎,最後再轉內銷回來相互印證、交互增強,讓「中國被崩潰」成為台灣部分媒體及族群不可動搖的信念之一。

超級大國的確也可能一夕崩潰,1980年代的蘇聯軍事力量仍如日中天,在1981年9月甚至舉行了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軍事演習,除了炫耀強大的武力之外,也震懾各附庸國的改革派。但美國《時代》雜誌卻在此時刊出了預測「蘇聯即將崩潰論」的專文,大膽預測蘇聯極可能在十年之內崩解。而蘇聯果然在十年之內瓦解。這篇超前時代的預測文中提出許多關於「國家風險」或「國家崩潰」極為前瞻的看法。例如:在經濟上,蘇聯長期經濟停滯,過於仰賴單一原物料出口,生產力下降;在政治上,政治權威下降,國民對現有制度極度悲觀,菁英對未來存在著嚴重的歧見、導致重大的政治與社會改革議而不決;在社會上,民族複雜且有嚴重的內部矛盾;在技術進步上,現有的政治經濟體制與技術進步無法相容。試想:一個連影印機都嚴格管制的集權社會又如何進入下一個資訊科技時代?

在1980年初期預測1991年蘇聯的突然解體是嚴謹而且超出想像的洞見,也坐實了社會主義國家不配適現代政治經濟甚至是科技治理的認識。的確「蘇東波」的衝擊的確曾嚴重衝擊大陸的體制自信,以加速的改革開放、融入世界體系作為回應。而西方學界則瀰漫著歷史終結的驕傲,這也是1990年代西方與中國接觸、交往,並冀望中國最終和平演變的理論基礎。

許多發展中國家都存在著許多先天或後天的缺陷,更何況大陸除了是發展中國家之外,還是一個前社會主義體制的轉型經濟體,必須摸著石頭過河。政治經濟體系的轉型必然遇到許多困難,因此,90年代之後,章家敦預期中國加入WTO必然崩潰的說法就曾經一度甚囂塵上。

須知發展與轉型的過程中極易出現政治與經濟的動盪而導致國家衰退。例如哈薩克因為油價的波動;土耳其2016年發生了政變;阿根廷長期陷入經濟危機;委內瑞拉則是持續的政治、經濟、社會動盪。但中國在加入WTO之後卻好似轉骨一樣突飛猛進。2001年大陸經濟規模尚不及日本的40%,2010年就超越日本,2020年已達日本3倍規模。中國在經歷這麼長時間仍能持續高速、穩定地發展,而且還是在西方的集體壓制下,不得不說是個極為特殊的發展案例。

在極為坎坷崎嶇的2020年,大陸經濟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肆虐下,以及美國以傾國之力的關稅行政貿易打擊下,仍能在第4季創下投資與出口最高紀錄,可見其國家實力、經濟基礎與治理能力已達到相當的水準。

持平而論,中國大陸在1979年改革開放之前的確經歷過許多路線的衝突及錯誤,導致內部的動盪不安,1956年的反右、1959年的「三年困難」,以及1966年的文革十年浩劫都是大陸官方所承認的歷史。中國在取得經濟發展成績的同時,政治改革也仍然長路漫漫,需要持續推進。

因此,看待中國需要有全局觀,中國這麼大的國家最不缺的就是各種問題。但在台灣,只要幾張圖片配合媒體人的想像,於是三峽大壩每年都會定期崩塌幾次,中國也每年都會崩潰幾次。這樣的論點也支持不少台灣人的精神優越感,「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顯見「中國崩潰論」在台灣不但有歷史,更有源遠流長的心理需求。看看經濟數據,再回顧這2、30年的「中國崩潰論」,這不就是個以不實資訊誤導大眾,以便在政治、經濟上得到利益或心理滿足的假新聞嗎?(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