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干擾BNT採購「不言而喻」?涉外高層:美日介入迫使中方放手

·5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積電、永齡基金會成功採購1000萬劑BNT疫苗,並對外發佈訊息。有一涉外高層分析,台灣取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疫苗,是需台德政府、台灣政府民間傾全力才能突破,而在過程中,中國干擾不言可喻。

該高層舉例,中央流行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說過,當初與BNT洽購案最後無疾而終,是有「合約以外的因素」;美國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更公開表示,台灣取得疫苗的途徑被截斷(cut off)。甚至即將離任的德國駐台代表王子陶(Thomas Prinz)也表示過,台灣購買疫苗的過程因某種程度的孤立遇阻,德政府盼疫苗交易不受政治外力干擾,因此聯繫德國疫苗廠BNT,表明支持台灣獲取必要疫苗的重要性,請BNT盡力與台灣政府達成協議。

前述人士提到,對於BNT疫苗採購案是遭遇多波折,需要動用到台德兩國政府,台灣最有影響力的台積電、鴻海兩間企業,以及信眾遍及全球的慈濟基金會,才能取得突破,這過程中,有沒有中國的政治力干擾,不言可喻。

有一黨政高層表示,中國企圖「以疫謀亂」,但美日「即刻救援」,讓中國被迫放手,趁台灣疫情爆發時重擊民進黨政府,甚至與台灣特定勢力,醞釀中國解救台灣疫苗缺乏的政治效應,表面上,中國方面的操作有所斬獲,民進黨政府也因疫情而受到衝擊。

該人士提到,但是,讓中國政府卻意識到操作成效不符預期,是從「央視」節目「海峽兩岸」直接批評「戰力不足,疫情凸顯國民黨困境」即可觀察得知,讓中國政府轉向「不卡台灣」,甚至急於退讓的真正原因,在於美國、日本及時向台灣奧援大規模的疫苗。該人士提到,截至目前為止,美日援助台灣的疫苗已經超過487萬劑,民主國家對台灣的「即刻救援」給中國產生極大壓力,中國此時若不願放手,反而證明是中國在阻擾台灣購買疫苗。

對於BNT談判的問題,有一執政高層說出,政府沒有意識型態問題,與BNT原廠談判,也從未迴避上海復星代理商的角色。上海復星是去年3月就取得BNT的大中華地區代理權,因此,無論是去年東洋洽購疫苗,或指揮中心洽購疫苗,甚至到這次的鴻海、台積電、慈濟三項專案,在跟BNT原廠談判同時,都沒有迴避上海復星的代理商角色。

政府堅守「原廠製造、原廠包裝、直送台灣」:沒有意識形態問題

不過,該人士也說,由於疫苗洽購與接種,是涉及高度「公權力行使」的範疇,必須符合《兩岸關係條例》第5條規範,因此,包括鴻海、台積電、慈濟三項專案的捐贈方,都同意按照蔡政府所提議,已經順利運作的「日本模式」進行。每個捐增單位都必須簽署兩份契約,第一份是「採購契約」,第二份是「捐贈契約」,採購契約給予捐贈方適度的商業行為彈性,政府的公權力角色則是呈現在捐贈契約中,這些契約當中,除上海復星外,都有BNT原廠簽署的法律文件。

因此,該人士說明,從契約的角度來看,真正的重點在於上海復星只是代理商,而非製造商,需要法律免責權的是BNT,只有台灣政府有權力提供BNT疫苗EUA和法律免責權,而非中國政府,中國政府也了解此法律關係。因此,台灣政府必須堅守台灣人民的「健康權益」與「健康個資」,都受到法律契約的完整保障,也必須確保當初「原廠製造、原廠包裝、直送台灣」的共識,並且必須釐清所有的法律權利義務關係,沒有意識型態問題。

而在商議BNT的過程,其實是與BNT原廠從去年8月談到今年1月,證明上海復星未必是唯一的管道,包括中央流行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曾公開表示,政府從去年8月20日開始與BNT原廠洽談,中間也有其他代理商來談。這過程當中,東洋在去年10月12日宣布取得BNT的有條件授權書,但因為與政府的採購數量、價格無法達成共識,因而在11月3日宣布破局。

涉外高層堅稱:上海復星未必是唯一的採購管道

在東洋宣布破局之後,BNT在11月9日宣布疫苗成效,美國及WHO也都是在12月才發予EUA;因此,當時東洋董事就林全在11月3日的記者會上也曾表達,「政府不單押一支疫苗,倒也不一定是個錯誤」。在東洋案破局之後,政府仍與BNT持續洽談,在去年12月底,指揮中心與BNT雙方曾就合約做最後確認,並在2021年1月6日報行政院核定。

後來,雙方今年1月7日已進入公開揭露事項與新聞稿的洽談,1月8日BNT強烈建議修改中文新聞稿的「我國」,我方在1月9日回覆修改為「台灣」。後來1月15日時,BNT表示因重新評估全球疫苗供應量及調整時程,簽約需要延後,之後便無疾而終。有一涉外人士指出,從這過程當中來看,無論是東洋或指揮中心,都是與BNT原廠洽談疫苗採購,也表示上海復星未必是唯一的管道,但由於鴻海、台積電、慈濟是捐贈者,捐贈者要與誰談判,政府部門也予以尊重。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台灣民意基金會民調》泛綠認同崩落、泛藍卻面臨危機?「最新基本盤」曝光
相關報導》 獨家》疫苗登記意願「收單前都還能改」 轉向AZ疫苗人數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