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打壓穆斯林》觸手伸向國境之南!千年前逃到海南的亡國遺民成新目標

蔡娪嫣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政府對新疆穆斯林少數族裔的鎮壓政策正逐步擴展到其他地區,包括離新疆1萬多公里以外的離島──海南。熱帶海濱旅遊城市三亞天涯區的回新社區、回輝社區一帶,住有總人口約1萬的回輝人,又稱為「海南回族」,屬於遜尼派穆斯林。

祈禱聲仍在近千年歷史的穆斯林社區小巷間迴盪,清真寺建築的尖塔上還裝有新月標誌,中共對這個小小虔誠社區的鎮壓非常難以察覺。但仔細對照仍能發現,以前這裡的商店和房屋上貼的標語寫著阿拉伯文「真主至大」,現在全換成宣傳「中國夢」的中文官方口號。飯館招牌、菜單移除「清真」(halal)食品,當局關閉了2所伊斯蘭學校,並兩度試圖禁止女學生戴伊斯蘭頭巾入校園。

紐約時報》(NYT)指出,海南島位處一帶一路計畫「海上絲綢之路」要道,回輝人幾年前在官方的鼓勵下,積極擴展與東南亞、中東的穆斯林群體交流,但現在政府對他們的政策已經出現逆轉。回輝人成為中共反對外國勢力和宗教運動的最新目標,中共正在抹滅這一小群離島少數民族的宗教身份,推動以漢族為核心的中國統一文化。

海南島三亞解放路步行街。(Huangdan2060 @Wikipedia/CC BY 3.0)
海南島三亞解放路步行街。(Huangdan2060 @Wikipedia/CC BY 3.0)

海南島三亞解放路步行街。(Huangdan2060 @Wikipedia/CC BY 3.0)

中共昔日讚揚的伊斯蘭「海上絲綢之路」起點

回輝人的單一民族地位不獲中國政府承認,被劃歸為「未識別民族」,甚至直接被中國政府認定為「回族人」,但其實他們和中國回族的源頭大相逕庭,反而與東南亞有深厚的文化紐帶。回輝話屬於南島語系,並沒有文字系統,與東南亞占族的語言及馬來文相近。

回輝人的先祖是宋元年間從占婆國(今越南中南部)外逃海南的占族遺民(Chams),當時占婆國國王已皈依了伊斯蘭教,後來占城遭到高棉入侵,回輝人的先祖便逃到海南定居下來。直到20世紀,回輝人在三亞開墾的回新社區、回輝社區已有近千年歷史,伊斯蘭教文化氛圍濃厚,也與東南亞地區保持著牢固的聯繫,但在文化大革命期間,紅衛兵摧毀了當地的清真寺。

隨著中國在1980年代初向世界開放,回輝人開始復興伊斯蘭傳統,與馬來西亞、印尼等許多家庭失散多年的親戚重新建立聯繫,這其中還包括了馬國前總理阿布都拉(Abdullah Ahmad Badawi),他的外婆就來自三亞。

三亞旅遊觀光業也在此時蓬勃發展,回輝人的對外交流擴及到中東地區,有些回輝年輕人前往沙烏地阿拉伯進行伊斯蘭研究,社區領袖為兒童和成人開設阿拉伯語文化學校,並著手恢復清真寺的圓頂和尖塔,擺脫傳統的中國建築風格。

迄今,三亞市共有6座清真寺。長期以來,清真寺對延續回輝族人傳統文化、培養伊斯蘭文化傳人和宗教管理人才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直到2017年,中國政府仍自豪地宣傳著當地的「回族文化」,回輝人成為「移居國外的穆斯林尋找根源並調查祖先的重要基地」,「是南海各國人民之間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

回輝人與漢族相處和睦,也成為打壓目標

7年前新疆發生一連串持刀襲擊與爆炸事件後,中共聲稱,對新疆穆斯林社區的限制旨在遏制宗教極端主義暴力。三亞幾乎沒有發生過動盪,回輝人與漢族之間大多和平相處,僅有發生過零星衝突,卻也成為打壓伊斯蘭文化的目標。

美國馬里蘭州霜堡州立大學(Frostburg State University)教授馬海雲說,中共加強控制回輝人,已經揭開了所謂「遏制宗教極端主義暴力」的真面目,「背後是為了加強國家控制,是純粹的反伊斯蘭政策。」

2021年1月19日,美國國務院宣布認定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AP)
2021年1月19日,美國國務院宣布認定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AP)

2021年1月19日,美國國務院宣布認定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AP)

中國政府一再否認「反伊斯蘭」的企圖,但是在習近平領導下,中共摧毀了中國西北和中部地區的清真寺、古代遺跡,將百萬名維吾爾族人關押在拘留營中,迫使他們放棄信仰伊斯蘭教。

中國國務院在2018年名為《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伊斯蘭教工作意見》的機密文件當中,要求各地方黨政軍機關遏制和糾正在伊斯蘭教領域「去中國化傾向」,遏止在伊斯蘭教活動場所建築、服飾、宗教禮儀、經學思想闡釋、阿拉伯語使用等方面的沙烏地阿拉伯化、阿拉伯化,並要求新建、擴建的伊斯蘭教場所突出「中國風格」。

逐漸被抹去的清真文化

自2018年起,三亞當局也開始限制回輝人與阿拉伯世界的聯繫。當地清真寺宗教領袖說,他們被告知要拆除叫拜樓頂部的廣播裝置,改成放在地面上,並調低音量。當地新建清真寺的工程也遭到當局刁難,因為其規模宏偉,還具有所謂的「阿拉伯」建築元素,而被迫平擺整個工程,現在混凝土鷹架已經蒙上厚塵。

一位當地宗教領袖說,社區被告知今後不可以建造圓頂建築,但中東的清真寺就是圓頂,「我們希望建造的清真寺能像一個清真寺,而不是像一間普通的房子。」

回輝居民說,三亞市政府甚至禁止18歲以下的兒童學習阿拉伯語。但居民認為,他們非常需要學習阿拉伯語,不僅是為了方便了解伊斯蘭文本,也是為了做生意,與阿拉伯遊客交流。部分居民對於嚴苛的新規感到失望,並對中共尊重少數民族的承諾起疑,有人更因此批評政府,遭到短暫拘留。

回輝社區有時也會抵抗。去年9月,三亞的當地幾所公立學校祭出《國家教育法》,禁止學生配戴宗教服飾頭巾入校,社群媒體流傳影片顯示,一群戴著穆斯林傳統頭巾的女學生,在警方圍繞下逕自坐校門外讀書;學生拒絕脫下頭巾、甚至集體罷課。最終迫使校方暫時解除「頭巾禁令」,罕見屈服於公眾壓力。

儘管如此,中國政府仍將同化少數民族視為建設強大國家的未來方向,回輝人只能繼續戰戰兢兢地與當局共存,任憑清真寺院子的中央,有中國五星旗升至與叫拜樓幾乎相同的高度,隨風飄揚。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公然歧視?徵才廣告條件「排除亞裔」 矽谷科技公司挨轟後道歉
相關報導》 用愛抗爭!俄羅斯的她們這樣過情人節:帶玫瑰花上街頭 為「普京頭號政敵」夫婦點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