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淘金客蜂擁而至的柬埔寨「西港」剩垃圾與停工建案

作者:Lan Ying Pin/柬埔寨隨記

在柬埔寨全面禁止網路賭博,並宣布其為違法行業後,原本藉由優越地理位置和相對寬鬆法規而大受市場青睞的西港(西哈努克市),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由於造訪人數大量減少,從建築業到旅遊業都出現為數不小的虧損,歇業的商店和暫停的建築工地隨處可見。

在此之前,西港可說聚集了大多數的淘金客,高聳的大樓拔地而起,蜂擁而至的投資者,特別是中國人,前仆後繼地湧入這塊蘊藏著無限商機的城市,興盛的行業從主要的建築和賭博,到日常生活的雜貨和餐廳,處處可見中國投資者的身影。

根據官方數據,在當地的中國人約有 8 萬人,與當地人數差不多,但實際上可能達到當地人數的 2 到 3 倍之譜。另外根據航空業所給的數據,在 2014 年西港並沒有開啟和其他國家主要城市直航的航線,且造訪人數不足 10 萬人,到 2018 年完全變了一個樣,除了造訪人數突破 100 萬人次,也和中國各大城市和航空業者開拓了為數驚人的直航航線,顯示西港的投資吸引力。

其中,身為主力的建築業和賭博業最為興盛,在西港處處可見的建築工地,9 成以上都是中國人負責的項目,包含公寓、商場、旅館和餐廳等等。另外,造訪者也大多都是中國人,主要目的不外乎考察和賭博,大家在這個紙醉金迷的城市熙熙攘攘,有的懷抱著發大財的美夢,有的是因為生活壓力不得已到柬埔寨討生活,交織成了一幅非常奇特的景象。

但這些繁華,都在在柬埔寨政府正式實行禁網賭命令後消失殆盡,絢麗的幻影破滅,投資神話不再,造訪人數銳減,留下的只有人去樓空的滿目瘡痍。

首當其衝的就是房地產業,原本日夜 24 小時施工的建築工地,因為造訪人數快速降低,造成已建好的公寓單位賣不出去,空屋率飆高,加上租金跳水,開始有工地停工的情況出現。原本西港的租金並不貴,但因為中國投資者爭先恐後地想租下最為精華的地段,造成租金在前幾年大幅上漲,有的地段漲幅甚至是原本的 10 倍之譜,出現了有錢但租不到地段的怪象。當時繁榮的情況已經到了只要一棟樓蓋好,就馬上有一堆公司行號等著進去設點裝潢,開始營業。但隨著人潮退去,原本高得驚人的租金頓時變成了沉重的負擔,商家貼出轉租紅條,公司行號負責人不堪虧損跑路,留下的是一整排空蕩蕩的商鋪,和要求補償工薪的當地抗議民眾。

其次是環境問題,西港的基礎設施根本無法處理爆增的人口數量,導致垃圾無法及時處理,只好隨處堆放,一下大雨,這些垃圾就順著水流跑到排水設施裡,也導致了 2018 年西港大淹水的災難。有些垃圾還直接順著水流流到海裡,汙染了海洋,讓海邊的沙灘上佈滿了人為的塑料垃圾,還不時傳來一陣陣的臭味,導致國際遊客更沒有意願造訪西港。

最後是餐廳和雜貨等服務業。因為飲食和文化差異,來到西港的投資者和工薪階級,大多無法適應柬埔寨的料理和飲食,因此大多都去中國餐廳吃飯,在中國超市購買雜貨,可說吃的用的全部都是由中國人一手撐起的一條龍服務;其價格也因為僧多粥少,飆漲到連長年住在柬埔寨首都金邊的我都覺得貴的地步,在金邊一盤 $6 美金的豬肉炒飯,在西港則是 $12 美金起跳。這樣的價格實在太誇張,也難怪在人潮退去後,各行各業都面臨了嚴重的虧損問題,不得不調降價格,甚至歇業來應對。

柬埔寨政府在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後,也開始擬定對應的方法,包含調整產業發展方向,並要求當地政府協助中國投資者安居樂業,並和當地民眾溝通,幫助他們找到合適的工作和排解勞資糾紛,但成效在現階段極其有限。畢竟在如洪水般襲來的金錢投資潮後,狂歡的宴會還是會迎來曲終人散的一刻。現在的冷清的市景,是當時誰都無法預測到的;又或者,這些投資者們其實都清楚地知道,這個投資狂潮是有保存期限的,只是大家都在賭,賭自己不是散場時刻,那個被套在最高點的倒楣鬼。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柬埔寨禁網路賭博後,中國淘金客蜂擁而至的「西港」,徒剩滿地垃圾與停工建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一段沒有結果的跨國戀情,只因「台灣人和柬埔寨人,是不能結婚的。

南向開創新事業!在柬埔寨就業必讀 5 項建議

作者簡介:

2012 年起常駐柬埔寨金邊,平時是個成衣供應商,下班後無事會到處走走晃晃,並將所見所聞紀錄成冊,寫下柬埔寨起飛的瞬間。現與泰籍老婆 Ms. K,在鬧區的僻靜處相依為命。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