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新絲綢之路」走不通了?

Thomas Kohlmann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澳大利亞政府只是叫停了與中國合作的幾個小型基礎設施項目,中國政府卻表達了憤怒和威脅。中國駐堪培拉大使館稱停止項目是 "不合理的、挑釁性的",並發誓要予以報復。

堪培拉去年通過了一項法律,讓澳大利亞聯邦政府有權否決各州與外國達成的合作協議。這項法律通過的背景是,維多利亞州於2018年和2019年與中國簽署了 "一帶一路 "項目合作協議。

澳大利亞外長佩恩說,這些協議與澳大利亞的外交政策相沖突,沒有法律效力。叫停這些項目也可能意味著中澳兩國在工業生產、生物技術和農業領域進一步合作的告終。

中國政府顏面盡失

德國國際和安全事務研究所(SWP)研究員迪特爾(Heribert Dieter)認為,取消合作對中國來說是一個 "極其嚴重的面子問題"。他說,中澳關系 "這兩三年來一直很糟糕,而且越來越糟糕"。

中國的"戰狼外交"受到堪培拉批評後,中國開始對澳大利亞進口產品征收關稅。澳大利亞政府帶頭呼籲全面調查在中國武漢開始爆發的新冠疫情起源,而且是第一個禁止使用華為5G網絡的西方國家。

迪特爾告訴德國之聲,澳大利亞政府的決定可能會推動其他國家延緩或者退出"一帶一路"項目。該項目最近變得疲軟,部分原因是新冠疫情讓一些中國伙伴國家面臨經濟崩潰--主要是亞洲和非洲的經濟弱國。

"新冠疫情對中國帶來極大的不便,因為許多國家正經歷著巨大的經濟困境。"迪特爾說,並舉例說, "一帶一路"項目伙伴巴基斯坦已經要求中國,為電力項目貸款提供減免。

迪特爾說:"中國要麼被迫延長貸款期限,要麼將項目暫時擱置。"

非同尋常的保密條款

對於中國與 "一帶一路"項目伙伴國的大多數貸款協議,細節都少有人知。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IfW)和美國喬治敦大學的研究人員評估了100份 "一帶一路"項目貸款協議,以"中國如何貸款"為題發表了研究報告。該研究報告證實了批評者長期以來對該項目的懷疑。

"首先,中國的合同包含非同尋常的保密條款,禁止借款人披露條款、甚至禁止披露債務的存在。"研究報告寫道,"中國貸款人還獲得了比其他債權人更多的特權,因為他們將'一帶一路'項目的債務排除在巴黎俱樂部協調的債務減免之外"。巴黎俱樂部是一個由主要債權國代表組成的組織,旨在幫助有財政困難的國家。

該研究還發現,"中國合同中的取消、增加和維護條款有可能使貸款人影響債務人的國內和國外政策。"

迪特爾稱這些合同條款是 "可恥的",因為它們並不像中國政府聲稱的那樣屬於不需要披露的私人貸款協議。即便中國方面的簽約方名義上是私人公司,但實際上也受政府支配。

迪特爾說,不透明的合同已經成為 "一帶一路"項目的標配,而且腐敗行為也伴隨其中。他舉了黑山的例子,"他們在那裡建造了一條昂貴得荒謬的高速公路,這可能是前幾屆政府腐敗的結果。"

越來越多的國家對中國不滿

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國家對中國不滿,澳大利亞的此舉可能成為一個預警。迪特爾說,印太國家聯手對抗中國意願明顯增強,例如澳大利亞、印度、日本和美國之間已開展新的軍事合作。

迪特爾說:"澳大利亞相對人口較少,如果更多參與者也跟著告別'一帶一路'項目,對中國的宣傳將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歐盟警惕中國的野心

有跡象表明,對於中國的野心,歐盟也在改變態度。柏林的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主任胡謐空(Mikko Huotari)告訴德國之聲,過去和中國關系不錯的歐盟國家。比如意大利,也正越來越傾向於支持歐洲和美國恢復盟友關系。

胡謐空說:"有一種危險是,德國政府在默克爾總理任期的最後幾個月裡,將繼續堅持其之前的中國政策,而沒有意識到其他許多歐盟成員國已經改變風向。"

迪特爾贊同這一評估。他說,德國政府是 "西方工業化國家制定共同對華政策的最大障礙"。他認為,德國政府推動歐中全面投資協定的簽署也發出了錯誤的信號,盡管該協定旨在促進中國開放經濟。

迪特爾說,現在幾乎所有歐洲國家都對中國發出強烈的批評,但柏林只是"踩踩剎車"而已。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Thomas Kohlm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