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興與國藥新冠疫苗有效性究竟多高?

·7 分鐘 (閱讀時間)
2021年6月26日,一名印尼軍醫在雅加達進行的新冠疫苗接種推廣活動中為一名男士注射由Biofarma公司生產的科興疫苗。
中國的兩種主要疫苗科興與國藥在低收入與中等收入國家使用廣泛。圖為2021年6月26日,一名印尼軍醫在雅加達進行的新冠疫苗接種推廣活動中為一名男士注射由Biofarma公司生產的科興疫苗。

中國的兩大新冠疫苗近來成為了一些負面新聞的中心:在一些接種科興與中國國藥疫苗的國家,新增確診病例出現攀升勢頭,甚至還有死亡病例出現。

雖然有專家指出,這兩種疫苗同時也拯救了許多人的生命,但這些新聞還是使得人們對它們的有效性產生質疑。

這兩種疫苗均在低收入及中等收入國家得到普遍使用,因此這可能會帶來巨大影響。那麼,這種質疑聲音是否有道理?使用這些疫苗的國家政府又可以如何保護其國民呢?

兩支疫苗原理為何?

這兩種疫苗的研發公司均位於北京,分別為「科興生物」與中國國有企業「國藥集團」。兩家公司均採用滅活病毒(Inactivated virus,又稱不活化病毒)來誘導產生可以抗擊新冠病毒的抗體。

疫苗中使用的病毒在注射進入人體前已經被殺死,因此不會傳播新冠肺炎。

在巴西進行的一項大型試驗中,間隔14天接種兩劑科興疫苗對有症狀的新冠肺炎有效性為51%。而在多國試驗中,中國國藥疫苗的有效性結果更高,達到79%。

滅活疫苗的工作原理
滅活疫苗的工作原理

這兩種疫苗有一個關鍵特性:它們可以在常規冰箱溫度下保存,這使得在經濟狀況較困難、沒有條件使用特別儲存設施的國家更易使用。

科興與國藥疫苗已經在亞洲、南美洲及非洲部分地區共近100個國家得到使用。埃及與摩洛哥最近還宣佈,兩國將成為非洲最先開始生產這兩種疫苗的國家。

科學數據分析公司Airfinity表示,今年科興疫苗的產量可能達到29億劑,其中超過9億4300萬劑已經交付。

感染人口主要出現在哪?

在智利、蒙古及塞舌爾等國家,儘管當地人口已經廣泛接種中國疫苗,但感染病例仍出現上升勢頭。

為應對感染性較此前變異毒株更強的Delta變種,智利重新開始宵禁,並再度對旅行進行限制。該國有70%的人口已經完成疫苗接種,大部分人使用的是科興疫苗。

2021年6月22日,一名印尼醫護人員在西爪哇進行的新冠疫苗接種推廣活動中展示裝有科興疫苗的瓶子。
印度尼西亞的疫苗接種計劃高度依賴科興疫苗。圖為2021年6月22日,一名印尼醫護人員在西爪哇進行的新冠疫苗接種推廣活動中展示裝有科興疫苗的瓶子。

而塞舌爾與蒙古雖然人口較少,但最近他們的人均病例增幅均創下新高。

兩國均高度依賴中國國藥疫苗,且疫苗接種進度較快:塞舌爾68%的成年人口已經完成疫苗接種,蒙古55%的成年人也已經完全接種疫苗。

而在印度尼西亞,該國主要的醫生與護士協會表示,已有至少30名接種兩劑科興疫苗的醫療工作人員去世。

疫苗失敗了嗎?

疫苗並不是影響這些國家新冠疫情的唯一因素。

印尼主要的醫生協會表示,一些醫療工作人員的死亡可能與合併症有一定關係。

印尼只有5%的人口完全接種疫苗。紅十字會稱,該國正「處在浩劫邊緣」,醫療工作人員每個班次持續時間長,面臨的暴露在病毒之下的風險更大。

2021年6月16日,人們在聖地亞哥一個流動疫苗中心外等候接種科興疫苗。
尚未完全接種疫苗的人群早期進行聚集可能是智利病例增長的一個原因。圖為2021年6月16日,人們在聖地亞哥一個流動疫苗中心外等候接種科興疫苗。

在智利,一些專家將病例激增的原因歸因於人們在接種疫苗後太快聚集,尤其是只接種一劑疫苗,只能產生部分保護作用之後。

蒙古與塞舌爾的官員均強調,大部分死於新冠的病人或重症患者尚未接種疫苗。但專家也指出,沒有疫苗可以給予100%的保護,因此我們應該預計會有一些例外情況的出現。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預防嚴重病症及死亡。所有疫苗都在防止重症及死亡病例方面表現非常優異,」來自澳大利亞默多克兒童研究所(Murdoch Children's Research Institute)的菲歐娜·羅素教授(Fiona Russell)向《中國日報》(China Daily)表示。

2021年5月4日,中國國藥疫苗對新冠疾病有效性的相關展示在塞爾維亞進行。
科興與中國國藥疫苗都在試驗中對重症及住院治療病例表現高度有效。圖為2021年5月4日,中國國藥疫苗對新冠疾病有效性的相關展示在塞爾維亞進行。

在巴西的試驗中,科興疫苗對重症及住院治療病症的有效性達到100%。中國國藥疫苗對住院治療的有效性為79%。

香港大學流行病和生物統計學分部主任高本恩(Ben Cowling)表示,儘管對有症狀的新冠病例「效力適中」,但科興與國藥疫苗均對重症提供「非常高水平的保護」。

「這意味著這些滅活疫苗原本應已可挽救許多生命,」他向BBC表示。

變種毒株如何影響疫苗?

Rendering of the Sars-CoV-2 virus - stock photo
這些可用的疫苗已被證明對新冠病毒有效,但有效性通常相對更低。

不過上述對疫苗有效性的研究中,測試時使用的是在武漢發現的最早的病毒。目前尚未有這些疫苗對新變種有效性的新數據發表。

根據試圖模擬病毒免疫保護而進行的研究,高本恩教授預計,滅活疫苗對Delta變種提供的保護可能比原始毒株最多低20%。

他的計算顯示,這些疫苗對最早在南非發現的Beta變種的保護率更低。這種變種與原始病毒差別最大。

香港大學生物化學系教授金冬雁告訴BBC,中國疫苗對Delta等變種毒株有效性降低是「預料之中的」,而無法獲得有效性更高的疫苗的人仍然應該接種這些疫苗。

但他還表示,人們應該繼續遵循社交距離規定及其他阻斷病毒傳播的措施。

是否應該提供加強針?

2021年5月8日,斯里蘭卡的醫療人員畫出中國國藥疫苗圖樣,一些人同時正在等待接種疫苗。
專家表示,有機會接種疫苗的人仍然應該接種,一些專家還贊成接種加強針。圖為2021年5月8日,斯里蘭卡的醫療人員畫出中國國藥疫苗圖樣,一些人同時正在等待接種疫苗。

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專家和政府贊成對同一種疫苗進行加強針接種或者混合兩種不同疫苗。

金冬雁稱,一劑輝瑞(Pfizer)或莫德納(Moderna)疫苗可能可以增加一劑科興與國藥疫苗的原本保護率。

印度尼西亞的前線醫護人員將會在兩劑科興疫苗後得到一劑莫德納疫苗,巴林則敦促該國50歲以上人口在兩劑國藥疫苗後接種一針輝瑞疫苗作為加強針。

阿聯酋與土耳其兩國正在向該國公民提供第三劑國藥與科興疫苗,泰國也在考慮採取同樣舉措。

但高本恩對印尼推動第三針的做法提出了質疑,該國的疫苗接種仍然處在初級階段。

「與兩劑疫苗可以對一個該地年紀較大、還沒有機會接種疫苗的人起到的幫助相比,你必須仔細考慮第三針可以帶來的增量利潤是什麼,」他說。

科興生物表示,該公司正在對第三針的有效性進行臨牀試驗,結果令人振奮,但該公司堅稱,兩劑疫苗可以對新冠肺炎起到足夠保護。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稱,中國疫苗「在國際社會取得了良好的聲譽,安全性、有效性得到廣泛認可」。